金剛經講錄

(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)

 

道源法師講述

基隆市海會寺能仁佛學院

 

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

 

丁二、詳示(分二)

戊一、正報無住

 

須菩提!若有人言:如來若來、若去;若坐、若臥。是人不解我所說義。何以故?如來者,無所從來,亦無所去,故名如來。

 

前面二十八分是略明「無住」的道理,二十九分就詳細的開示「無住」這個道理。現在講戊一、正報無住,「正報」是「佛果」;這一科是說證得了佛果,他「不住佛果」之「相」的道理。「須菩提!若有人言:如來若來、若去;若坐、若臥」「若有人言」這個人就是指凡夫之人,也是佛的弟子,但是他還沒有空掉「人我」之相,就在那婸﹛G「如來若來、若去;若坐、若臥。」都是「有來、有去」之「相」。釋迦佛到了舍衛城來了,又從舍衛城離去;回到祇樹給孤獨園,吃完飯後,又盤腳打坐。佛是隨順著世間相,到了中夜分他也是臥下來睡覺(佛是臥右脅調息的)。但是釋迦佛的行、住、坐、臥,都保持著莊嚴的威儀。這個人,他是親眼看見我如來「有來、有去;有坐、有臥。」就以為佛是有這個相的,要是他這麼認為,「是人不解我所說義。」說這話的人,對我所說的義理,通通沒有解悟,他對我所講的大乘法,這個「無所住著於相」的「般若妙慧」,他完全沒有解悟。「何以故?如來者,無所從來,亦無所去,故名如來。」眾生看見如來「有來、有去」,實際上如來,在他的本位上,並沒有動,如來他「來而不來,去而不去」,這個道理就像「雲駛月運」,「舟行岸移」的道理一樣。天上一片薄薄的雲彩,把月亮遮住了,但是在薄薄的雲彩中,還是可以看見月亮;這片雲彩飛快的行駛,走得很快,好像比月亮走得更快。在雲彩飛駛的對比下,月亮好像也跟著走快了起來。月亮本來是由東邊出來,走向西邊;今天由於雲駛的關係,月亮看上去好像是走向東邊去了。這就是一種的錯覺,看走了眼,其實是月亮下面那一層薄薄的雲向西飛的原故。你起了個錯覺,就認為是月亮往東走,其實月亮根本沒有往東走,這是「雲駛月運」的關係。「舟行岸移」又怎樣呢?我們上了船,船開行了,我們在船上看岸兩邊,好像兩岸的景色,都在往後退,其實兩岸並沒有動;這是你所坐的船在走動,你感覺兩岸的景色都在往後退,實際上,是舟移,不是岸動,這完全是你起的錯覺。而我們看見如來「有來、有去」,就像「雲駛月運」「舟行岸移」所起的錯覺,是一樣的。如來他「無所從來,亦無所去。」,因為如來的法身,根本沒有來去之相,這個法身是遍一切處,是個「理體」;(法身不是應化身,也不是報身;應身、報身都有個身體,這個法身,沒有個身體。)法身的這個理體遍一切處,沒有彼此兩個處所。「有來、有去」是因為有二個地方,有兩個所在,才由此出來,向彼而去。如來的法身遍一切處,沒有分開二個地方,如來他打從那堥茤O?打從法身來;打從那堨h呢?歸到法身中去,法身永遠是一體的,所以你說法身「有來、去」之「相」,是說不上,是說不通的,因為法身是遍一切處,不能說來,不能說去,他沒有彼此二個所在。所以「有來、有去」是要依著有二個處所的對待下,才能成立的。眾生因為生起了分別心,才有二個所在的對待差別,若是證到法身的人,他沒有分別心,什麼地方都是他的清淨法身,大地全露法王身,遍一切法都成了「一真法界」的境界。所以法身來,打從那堥荂H是從法身來;去由那堨h?就歸到法身上去。法身是一體的,沒有分開二個地方,那又怎會有「來去」之「相」呢?「故名如來。」這才叫「如來。」如來他「如如不動」而來,「如如不動」而去,「故名如來」。證到法身的人,他已離了分別心,他的法身「如如不動」,不取去來之相,所以才說:「如來者,無所從來,亦無所去,故名如來。」

 

第一分發起序:「爾時,世尊食時,著衣持缽,入舍衛大城乞食。於其城中次第乞已。」又回來祇樹給孤獨園,吃了飯,洗洗腳,敷座而坐。如來他是「如如不動」而出,「如如不動」而來,因為如來「如如不動」,不取於相,所以心已無所住了,因此如來,「來無所從來,去無所從去」如來法身,如如不動,不隨來去而住著來去之相,所以才叫做「如來」。須菩提就在這個地方有所領悟。所以在請佛開示時,就不自禁的讚歎一句:「希有!世尊。」這第二十九分的經文,就是解釋發起序的道理。前面第十七分講過:「如來者,即諸法如義。」這個「如來者」,就是親證一切法「如如不動」的「理體」;他就成了佛,「真如理體」是「如如不動」,周遍法界,如來於「真如理體」上,是「如如不動」的,那媟|有來、去、坐、臥之相可得呢?這一科「正報無住」,就是說釋迦如來成佛了,他證得了法身,還是沒有執著,他沒有「生心動念」,他已經是「一切不住」了。下面再講,如來「依報無住」的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