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剛經講錄

(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)

 

道源法師講述

基隆市海會寺能仁佛學院

 

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

 

己三、得果無住(分二)

庚一、空生問得

 

須菩提白佛言:世尊!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為無所得耶!

 

這個「耶」字,不是疑問之詞,這是須菩提有了很深入的開悟而感嘆的口氣。現在我們講的這段經文,是須菩提自己悟到的道理。前面他只是恍恍惚惚的開悟而已。他恍惚些什麼呢?他恍恍惚惚覺得,如來好像最終「有個菩提法可得」,不過只是不能說而已,因為你說了就著了相。心堣]不能這麼想,想了也著相。但是還是「有個菩提法可得」,假使他「不得」,他又怎麼能成佛呢?到了這堙A第二十二分,這個時候,須菩提他不再是恍恍惚惚了,而是真真實實的悟到「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是真真實實的無所得。為什麼會說他是「真真實實」的悟到這個道理呢?因為從第十七分起,就要「悟後」起修了。前面第九分到第十六分是講「解悟」的道理,「悟」了「理」,就要依著「所悟」的「理」再去修行,修到第二十二分,他的功夫,已有了很深入的進步了,所以到這堙A才算把那個「內心的相」徹底的「空」得乾乾淨淨,才肯定了「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是究竟無所得。「為無所得耶」就是「究竟是無所得的啊!」這麼的口氣,這是須菩提借用這口氣,說出來他自己所得的境界。

 

庚二、如來印答無得

 

佛言:如是!如是!須菩提!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乃至無有少法可得,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

 

「佛言:如是!如是!」上一段經文,須菩提他說得對,這不是疑問之詞,而是表白他自己悟得的境界,所以這埵繯N給他作證明說:「你說得對!你說得對!」如來得的這個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究竟是無所得。下面再一個「如是」,是絕對之詞,是絕對「無所得」,你說得完全對,你說得真正的對了。「須菩提!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乃至無有少法可得,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這句還是三連句的句子,只是中間那個「即非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換了個「無有少法可得」。「我」就是佛自稱。我對於這個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,乃至無有少法可得。」連一點點的法,都無所得,不但沒有多法可得,也沒有少法可得,「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,這樣子的「不得而得」,才算是真正得到了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。假使還有一點點法相存在的話,那就表示你還沒有得到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,那就表示你還未掃空:一切心內心外的妄想執著,這樣的話,甚至於連授成佛之記都沒有資格。這堜M前面所講過的,說你得到了「菩提果」也不可以「住著」從這奡N完全得到證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