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剛經講錄

(離色離相分第二十)

 

道源法師講述

基隆市海會寺能仁佛學院

 

離色離相分第二十

 

戊二、詳示(分四)

己一、見佛無住(分二)

庚一、見身無住

 

須菩提!於意云何?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?不也,世尊!如來不應以色身見。何以故?如來說具足色身,即非具足色身,是名具足色身。

 

「住心無住」這一科分二小科,戊一、略明就是第十九分,經文說:行布施而不住相,就是「住心無住」,與前面第四分者同。戊二、詳示,就是詳細的開示。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?」身相叫做「色身」,他是屬於色法,屬於色塵,是眼睛能看得見的。眼睛所對的境界叫做「色塵」,故名之為「色身」。這個地方有「具足」這二個字,他就是完全圓滿的意思。完全的色身,圓滿的色身,就是指佛的報身。前面經文上「可以身相見如來不?」那是指應化身,還有一句「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?」那還是指應化身,那個身相就是丈六金身。到了第二十分,這個「色身」是個「總相」。「色身具足」就是很圓滿,這是指報身佛的身相。佛有三身,應身、報身、法身。現在解釋經文,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?不也,世尊!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。」這段經文的「如來」是指法身佛。釋迦佛問:「須菩提!你意下以為怎樣?你想要見到法身佛,是否可以依著具足圓滿身相的報身佛見到呢?」。「不也,世尊!」須菩提回答說:「那是不可以的,世尊。」,「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。」這個「如來」,是指法身如來。法身如來,他是無相,不能依著報身佛的「具足色身」上見,報身佛的身相雖圓滿具足,但他還是個相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。」你又怎能在報身佛圓滿的身相上見到「真如理體」的無相「法身」呢?這下面,須菩提自己再加以解釋,「何以故?如來說具足色身,即非具足色身,是名具足色身。」金剛經上的三連句,就是「三諦」的道理。須菩提尊者,從第十四分起,他就「深解義趣」了,他自己很了解這「三諦」的道理,也很能替佛說這「三諦」的道理。因為佛說的「具足色身」,就是圓滿具足的這個報身,這還是有個相在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。」報身也是因緣生法。報身又從那堥茠漫O?這是釋迦佛在無量的「阿僧祇劫」努力修因修來的。這還是無量因緣所生出來的,因緣生法,無有自性,當體即空,所以如來說「具足色身,即非具足色身」,當體就是空無自性的。「是名具足色身」。你能悟到這個「具足色身,即非具足色身」當體即空,你就能悟到「中諦」的法身了。法身「空有不二」,「即空即有,非空非有」,這才是「名具足色身」。下面佛再接著問。

 

庚二、見相無住

 

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?不也,世尊!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。何以故?如來說諸相具足,即非具足,是名諸相具足。

 

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」須菩提!你意下以為怎麼樣呢?「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?」前面所講的「諸相」是指「三十二相」的應身佛。這地方的「具足諸相」,是指報身之相,這地方為什麼加了「具足」二個字呢?因為報身佛的相,身有無量相,相有無量好,好有無量莊嚴,都是用「無量」二字來形容的,所以叫做「具足諸相」。前面「具足色身」是報身佛的「總相」,這第二段經文的「具足諸相」是「別相」,就以他頭上的肉髻頂相來說,也是有無量相,無量的好;眉間的白毫相,也有無量相,無量好,這叫「具足諸相」。佛的隨形好,都是無量好,無量莊嚴的。釋迦佛問須菩提:「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?」是否可以在報身佛種種差別的「具足諸相」之隨形好上見到法身如來否?「不也,世尊!」須菩提回答說:「不可以啊!世尊。」「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。」這個「如來」是指法身如來。法身如來無相,不應以報身佛的「具足諸相」上來見到法身佛的。「具足諸相」是對報身佛的身相上說的。報身佛的相好、莊嚴,是圓滿具足;在法身佛上說,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。」他是真空湛寂的無相法身,所以說「不應以具足諸相見」。道理是跟前面一樣的,這堨u不過是推廣,再重說一遍而已。這就是叫你在修行上,對「總相」不可以執著,對「別相」也不可以執著。一執著,你就證不到法身了。為什麼會這樣呢?須菩提自己再加以解釋,「如來說諸相具足,即非具足,是名諸相具足。」中間略掉「諸相」二個字。下面還是添上,「是名諸相具足」。這是解釋「三諦」的道理,這個「諸相具足」他是因緣生法,報身佛那麼多的相好,是從那裡來的呢?這完全是釋迦佛在行菩薩道的因地中,修因,修無量功德累積而成的。他是由無量修因的因緣所集成。因緣生法,當體即空——「即非諸相具足。」當體即空才能含攝無量修因功德,能悟到這個中諦「即空即有,非空非有」的道理,那就是「名為諸相具足」。

 

這段經文是推廣前面「住心無住」的道理。你見了佛的「總相」,不要住相,你一住相,就變成「執著」了。所以你對應化身佛,報身佛都不應執著,乃至見了報身佛的身,身有無量相,相有無量好,好有無量莊嚴,你還是不要執著。這樣你的真心就安住了,就能安住在如如不動,不取著於相的「般若妙慧」上。你一著了應身佛的相,報身佛的相,這一著相,就如古德所講的:「但有一些些,便有一些些。」何以故?因為你心裡頭,住著了報身佛的相,這個相就會變成了一個「塵境」這道理很微細。因為你的真心一著相,你的心就不能清淨無染,佛法難學就在這堙C好不容易引導眾生來信佛,來拜佛;有的眾生還不肯來,能來了就表示他有善根,來拜佛他看到泥塑木雕莊嚴的佛相,雖是個假相,但是眾生他是執著的,他看到莊嚴的佛相,他才肯拜。因為他初信佛法,所以你要再進一步的引導他認識佛理。佛有三個身,都不是那個泥塑木雕的那個佛身。佛的應化身有三十二相,我們善根不夠,業障深重,沒有跟佛同時出世,沒有看見出世在印度國的應化身佛,像須菩提他是看到了,看到了,你不能著相,一著相,你就證不到清淨法身了。清淨法身是離一切相,無所執著才證到的。小乘人回小向大,就像須菩提已證了阿羅漢以後,又再修學大乘的菩薩道,學大乘菩薩行。一個修大乘行的人,不斷的用功修行,具到十住十行十迴向這三賢位的菩薩,他看佛的報身相,還是看不太清晰,登了初地菩薩位以後,所看見的報身佛的相才能看得比較清楚。初地菩薩雖看見了,但只看了一部份,於是到了二地、三地,隨你證入地位的昇高,就一分一分的明朗,乃至你證到了等覺菩薩位,你所見到的報身佛的相好,就圓滿了。所以說,報身佛是為了菩薩而示現,為他們說法的。你著了報身佛的相,你自己的清淨法身,還是不能證得的。法身佛在那堜O?法身佛不在心外面,應身佛在心外,報身佛也在心外;應身佛顯現在凡夫與二乘人的心外面,應化身佛是心外面之相。報身佛他是個心外之相,他是在菩薩位的心外顯現。那麼法身佛呢?法身佛不在心外,如果在心外,你就不能證到清淨法身了,法身佛是在自己的心內。要怎樣才能夠證得到他呢?法身佛是個理體,人人本具,各各不無;我們雖然流轉生死,但我們的法身無欠無缺。為什麼不能證得呢?因為給煩惱無明障蔽了。現在煩惱無明都把他「空」得乾乾淨淨了,法身自然顯現出來。顯現出來你就成佛了,就證到法身了。這個法身不是從外頭來的,這是要從你自己的內心去發現的。

 

這第二十分是講「住心無住」,十九分教我們把「內心」的「住相」空得乾乾淨淨,用「三心不可得」的「心」去行布施。這第二十分教我們「見相無住」,你見到佛的色身,見到佛的相好,你不要執著,執著了還是妄想,那你的真心就不能安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