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剛經講錄

(依法出生分第八)

 

道源法師講述

基隆市海會寺能仁佛學院

 

依法出生分第八

 

丁三、較量持福(分三)

戊一、能較量

 

須菩提!於意云何?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,以用布施,是人所得福德,寧為多不?須菩提言:甚多,世尊。何以故?是福德,即非福德性,是故如來說福德多。

 

這第八分是講較量持經的福德。先講什麼是「三千大千世界」,佛經上所講的「三千大千世界」就是釋迦佛教化的一個區域,釋迦佛在印度的南贍部洲是個「小化身佛」,教化一個「三千大千世界」乃「大化身佛」所居之國土。是以須爾山為中心,四面有四大部洲,有一個太陽,一個月亮,合起來為一個「小世界」,這是佛經上講的這個世界最小的單位,合此「小世界」一千個名為「小千世界」,再合此「小千世界」一千個,名為「中千世界」。再合此「中千世界」一千個,名為「大千世界」。為什麼「大千世界」上面再加個「三千」呢?這是因為此「大千世界」有三個疊數,成自小千、中千、大千故稱為「三千大千世界」。今看經文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」,須菩提在你心意之下,以為怎樣?「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,以用布施,是人所得福德,寧為多不?」「若」是假設之詞,就是說假若有這麼一個人,「滿」是充滿,擁有充滿了「三千大千世界」的「七寶」,「七寶」在「彌陀經」上有明文說是:金、銀、琉璃、玻璃、硨磲、赤珠、瑪瑙。這「七寶」充滿了「三千大千世界」,多得不可思議,但是他全部都獻出來,以用在布施上,這個人所得的福德,可以不可以算多呢?

 

「須菩提言:甚多,世尊。」須菩提說,這個人得到的福德太多了。「何以故?是福德,即非福德性,是故如來說福德多。」這是須菩提自己徵問自己解答,世尊問我這個人得到的福德多不多?我是順著世尊的口氣回答:「甚多,世尊」,為什麼我要回答「甚多」呢?「是福德,即非福德性」,我是依著世間法的福德事相說的,而不是依著福德本性說的;世間法的福德是著相的福德,不會超過人天有漏之因,甚多也有限。福德的本性是「無相」的,也就是「實相般若」的種性,圓滿成就,則為無漏,乃不可限量也。「是故如來說福德多」,這段經文還是須菩提說的,「新眼疏」上教我們一個讀法即「是故如來,說福德多」。這個讀法的解釋是:以此之故,如來,我才說福德多,我是按福德之世相,世間法的事相講的。若不按「新眼疏」「是故如來說福德多」,就是如來你說福德多,須菩提把責任推到如來那一方面去了,因為他恐怕世尊說他著相,我是順著你如來說的,如來你問若人擁有充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,以用在布施上,有沒有功德,你一定說福德多,所以我順如來而答覆的,我並沒有著相,是故如來你說福德多,你前面明明說福德多,所以我說福德多,不加逗點也可以解釋得通。

 

戊二、所較量

 

若復有人,於此經中受持,乃至四句偈等,為他人說,其福勝被。何以故?須菩提!一切諸佛,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,皆從此經出!

 

這段經文是少了一句「佛言」兩個字,因此可在此經文加上「佛言:若復有人......」或是加個須菩提,這樣就通順了,「新眼疏」上有這樣的說明。

 

「佛言若復有人」佛說假如再有這麼一個人,「於此經中受持」,在此「金剛經」中對「金剛經」的經文能讀熟,能領納於心曰「受」,對「金剛經」經文內所含的義理,能憶念不忘曰「持」,就是說他自己領受行持此「金剛經」,自己得了自利,「乃至四句偈等,為他人說,其福勝彼」。他不但受持全部「金剛經」,乃至半部,乃至一分,最少「乃至四句偈」,他又可以利他「為他人說」全部「金剛經」,半部,一分,最少乃至僅四句偈的「金剛經」,「其福德勝彼」,這「受持」「為他人說」的這個人,所得的福德,勝過前面擁有充滿「三千大千世界七寶」以用在布施上的那個人,這就是較量福德。

 

以下有兩個疑點要了解,第一個疑點是:「於此經中」,這部「金剛經」三十二分才說到第八分,正宗分分四大科,才說到第一科,才講了四分之一,這部「金剛經」還沒有說完,此處就說全部「金剛經」,此經究竟是指什麼經呢?這是指第五分和第六分,已經說到「若見諸相非相,即見如來」深奧的道理,能夠一念生淨信,就已經把「金剛經」圓滿的道理講了。因為這個信心就怕生不起來,若清淨的信心生起來,沒有不修行,沒有不開悟,也沒有不證果的。「華嚴經」上有一句偈:「信為道源功德母」,這個「信」是「佛道」的「源」,一切功德之母,完全打從心堨肭_來的,所以會生起清淨信心,就一定會開悟。前面第七分是解釋懷疑心,第八分是講較量福德,也就是全部「金剛經」的道理。下面第九分起還有四分之三的經文,已沒有什麼新的道理,只是把「降伏妄心,安住真心」的道理,推廣來講一講而已。實際上,講到第八分,較量福德,可說是把全部「金剛經」要講的道理已講完。所以文中「於此經中」,「此經」就是指全部「金剛經」,這個疑點要把它抹掉。

 

第二個疑點是:就是文中指的「四句偈」,是那「四句偈」呢?整部「金剛經」上只有兩個地方有四句偈子,就是二十六分「若以色見我,以音聲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見如來」及三十二分中「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」。「金剛經」講到第八分根本還沒有說到一個「四句偈」,這要怎樣解釋呢?就是你不要死板板的執著那「四句偈」,順便先解釋什麼叫「偈」,「偈」者就是偈頌,是五字或七字一句,像中國的詩一樣,但沒有押韻,無韻的詩叫做「偈」。這和印度所說的偈不同,印度的偈是三十二個字為一偈。龍樹菩薩從龍宮背出來的「華嚴經」是十萬句偈頌,翻譯到中國來,成為十萬五千句偈頌,這是連長文算在內,共三十二字為一偈。是故,這樣來解釋這「四句偈」就解釋得通,就是指長行文的偈,不是無韻的詩偈,這樣子來解釋這個偈,就不會解得死板板,鑽牛角尖,越鑽越窄,尤其是講到「金剛經」的第八分,根本一個「四句偈」都沒有,五言、七言,什麼偈都沒有,完全是長文,那有什麼偈呢?那麼文中「乃至四句偈等」的「四句偈」又做何解釋呢?就是指長行文,不是無韻的詩偈,但也別死板板解釋為三十二字的偈,註解上說三句也好,二句也好,一句也好,只要是「金剛經」,只要你解釋得不錯,乃至為他人說任何一小段經文,受持任何一小段經文,這個福德就勝過前面布施七寶者的福德了。

 

「何以故?」佛自己徵問,為什麼說受持「金剛經」,為他說一小段「金剛經」就勝過前面布施七寶的那個人呢?「須菩提!一切諸佛,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,皆從此經出!」。你要知道,這部「金剛經」,它不是「文字相」,它是「文字般若」,「般若」是諸佛之母。一切諸佛皆從「金剛經」堨穸X來的,一切諸佛所得的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」(無上正等正覺之法)也是打從「金剛經」堨穸X來的。出了一個佛,功德已很大,要是出了一切諸佛,那功德不是更大,大到不可思議嗎!所以前面說只要你受持一小段的「金剛經」或為他人說,就以「若見諸相非相,即見如來」這一句就夠了,你就能從這麼一句「文字般若」悟到法身佛,見到法身佛,由悟道進修到證道,成道,你親自證得成了佛,你這尊沸就是從「金剛經」堨穸X來的,「金剛經」不就是你這尊佛的母親嗎?是故,「於此經中受持,乃至四句偈等,為他人說,其福勝彼」原因就在此。

 

戊三、釋伏疑

 

須菩提!所謂佛法者,即非佛法。

 

要解這段經文,這就說到「有」上,這「有」是「妙有」,出生諸佛,出生菩提法,有了佛果,又有了菩提法,但是要曉得,佛說的有佛、有法即非佛法,這是由於佛沒有著相的緣故,這是「金剛經」最早講的「二諦」道理。所謂「二諦」者,真諦、俗諦也。按俗諦相中,有迷悟染淨凡聖之異,故說佛法從此經出,有個佛的相,有個菩提法的相。按真諦說,是離於迷悟染淨凡聖之相,一切皆空,即非佛,即非法。故文殊菩薩云:「菩薩於諸佛,都無染著,亦不捨離,見如不見,聞如不聞,心境空寂,自然清淨,是故佛法,非佛法也。」這跟前面所講的並沒有矛盾,前面是講較量福有多少相,這都是按世俗諦講的,按真諦講,這皆非佛法,下面都是三句頭「所謂佛法者,即非佛法,是名佛法」那是按「三諦」的道理講。這「金剛經」開始講「二諦」,再講「三諦」,講到這堣w把第八分講完,總結大科,乙一、略明降住生信分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