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見與邪見

 

文珠法師講述

 

一、正見的重要

二、邪見的危害

三、正見的啟示

四、科學的見證

 

見是見解,人的社會背景不同,民族意識不同,思想觀念不同,以及情識分別都不同,致使人的見解互異;很難確定別人的見解是邪是正,唯有根據是非、曲直、情理,以及對人類利害得失來甄別。

 

人的見解,正直不曲、不誑不妄、既合情理,又合乎社會道德標準;既能正己正人、又能令自巳與他人互相得益的思想與言行,應該是屬於正知正見。凡是違背真理,歪曲事實,毫無邏輯根據的妖言邪行,既陷人於不軌,更導人以迷信,使人誤入歧途,危害身心的見解,可以說是邪知邪見。現在,可分三點來說明。

 

一、正見的重要

 

正見,無論是對人、對事,或信仰宗教,都非常重要。做人如果缺乏正知正見,不但思想不正,言行不正,同時做人生的觀念也不正。結果,不是悲觀、消極、厭世,走向自我毀滅之途;便是醉生夢死,浪費生命。因此,人必需要具備正知正見,然後可面對現實,作樂觀的奮鬥,勇於進取,敢於創作,以建立人生理想,成就理想的人生。

 

人,如果缺乏正知正見,不是對事情估計錯誤,陷自己於絕境,招致失敗與苦惱;便是依世起倒,隨俗浮沉,渾噩終日,毫無建樹。所以,我們無論是做人或做事,必須具備正知正見,審情度勢,認識環境,從事有益身心的正業,利己利人,福利社會,使自己生有益於世,死有利於後,留名千古,垂芳百世。

 

特別是人不能沒有信仰,但如果缺乏正知正見,不是盲從跟風,便是迷信邪信。本來,信仰原是人類靈性要求,聖潔的情操,亦是人類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環。可惜,一般人在信仰宗教之初,未能提高理智,深入研究信仰對象的真實性,貢獻性、和適應性,致使信仰出現危機,甚至誤入歧途。所以信仰宗教,或信仰任何主義,都要有正知正見,明辨真偽,分析邪正。

 

信仰佛教,更要深入研究佛的歷史,佛的思想與言行,還要了解佛創教的宗旨與目的,學佛的意義與應用,使自己在理智的信解中,啟發內心的正知正見,知因識果,努力改過,積極向善。否則,如一般人的盲從跟風,神佛不分,邪正莫辨,甚至曲解佛教,以為佛菩薩與一般鬼神無異,敬之、拜之便得福,叛之、逆之便招禍;遂由逢神必拜,演變成逢物必拜,甚麼天神、地神、鬼神、樹神、木神,都是崇拜的對象。這種思想與行為,都是屬於邪知邪見,可是他們自己卻認為是佛教徒,強將佛教塗上迷信的色彩。

 

也有跑進佛門,志在名利顯貴,在佛前求福求壽,求子孫吉祥,求生意興隆……諸多要求,百般執著;或為個人名聞利養,不惜標奇立異,言行怪誕,曲解佛經,誹謗聖賢。竟然有人,指文義精深,闡理詳盡的楞嚴經是偽造,以顯個人學識與膽量。此皆是魔鬼伎倆,邪見行為,誤害眾生,失正知見,墮邪見綱,罪大惡極。所以我說:正見,對於做人做事,以及學佛修行,都非常的重要。

 

二、邪見的危害

 

邪僻顛倒的惡見,妄言禍福,蠱惑世人,何止危害人的身心,亦破壞社會安寧。特別是妖言惑眾的邪教,更擾亂人心,威脅治安,危害社會。例如:近日有人將世界各地,所發生的種種罪惡行為,以為二千零零年,便是地球毀滅的來臨,因而散播世界末日的謠言。說現在已經是宇宙時鐘最後運行的時刻,各色各樣的災害都在這幾年發生,直至二零零零年最後的一天,一切都歸於毀滅。是以歲月越接近二千年,就越多末日狂份子,做出很多不可理喻的怪事。

 

有一個自稱先知的伊利沙伯女子,深信世界末日隨著公元二千年降臨。更有人實行率領徒眾,遷移至遠離人蹟的地方聚居,要徒眾與外界隔絕,不准與親人通消息,一心等待世界末日,或許獲得上帝憐愍。這種自暴自棄的行為,何止自害害人,自毀前程,亦危害社會的繁榮,導人於絕境。

 

特別是去年初,發生在美國德州,由大衛科里希領導的邪教,自築堡壘,儲備軍火,挾持婦孺,實行與美國聯邦政府對抗。結果,導致八十多人喪生,大衛固是罪魁禍首,其徒眾的盲從邪見,亦難辭其咎。其中有一女子,剛從大學畢業,可惜缺乏正知見,誤入邪教,為邪教所害。當聯邦政府特工隊攻入邪教總部,大衛縱火自焚後,此女子屍體被發現數處致命的槍傷,可能在大火之前,已經被殺害。當記者訪間其家長時,她的母親表示,這是上帝的安排,上帝怎會安排人與政府對抗,又怎會安排人盲從慘死?真是邪得可以,致死不悟。

 

目前世界各地,流行著各種邪知邪見的教派,愚弄無知,斂財斂色,實非人類前途之福。一向光明正大,純善無惡,純正無偽的佛教,近年亦被邪風吹襲,有人冒充比丘尼,自稱證得無上道。亦有人冒充真佛,自稱世尊。迷惑無知,斷人善根,殺人慧命,言之痛心。

 

還有人說:釋迦牟尼佛已經退位,現在由無生老母,派彌勒佛掌天盤,因立「無太佛彌勒」五字真言。又說甚麼「讀破千經萬典,不及明師一點」,「點開玄關竅,閻王嚇一跳」,自此,天堂掛號,地獄除名,若然洩漏天機,要受天譴,五雷誅滅,萬世不能超升。致使誤入邪教的無知婦孺,既怕天譴,又怕邪法加害,唯有受人控制,不敢違背天命,至死不敢悔改。早在三年前,已有人要我說明關於彌勒菩薩的事蹟,以正人心,闢邪說。今天,因緣成熟,以下當根據佛經,說明世界末日及彌勒菩薩將來成佛的真相。

 

三、正見的啟示

 

關於佛教正見的啟示,可分以下三點來說明:

 

(一)世界末日的真相

 

佛經說:眾生無量,世界無量,而無量世界,無量眾生中,凡是有形象的東西,皆是無常。人生無常,故歲月不停留,生老病死,輪迴不息。物質無常,故念念遷謝,生住異滅,循環不已。世界無常,剎那不停,成住壤空,終而復始。當世界初成,供給萬物棲止,一切自然美好。但製造世界的原料——地、水、火、風,卻不斷互相衝擊,使世界發生變化;其中一切自然環境,生態現象,亦受人事及科學廢物影響,日漸衰老,終會變壞,壞極時刻,就是世界末日。

 

當世界面臨末日,人類必須轉移其他世界居住,地球終於毀滅。如香港的危樓拆建,除舊建新,新又變舊,舊又拆建,如是循環不息。世界亦然,成、住、壞、空,終而復始,其間由成而住、而壞.而空、各皆經歷二十小劫的長時間。

 

佛教對時間的計算,最短名一剎那,最長名一劫。而劫又有大、中、小之分,更有過去,現在,末來之別。過去大劫名莊嚴劫,現在大劫名賢劫,未來大劫名星宿劫。以人壽十歲開始,過一百年增一歲,增至人壽八萬四千歲時,又開始過一百年減一歲,直減至人壽十歲,如是一增一減,所經的歲月名一小劫。積二十小劫為一 中劫,積成、住、壞、空,四個中劫名一大劫。大劫臨頭,即世界末日,地球毀滅,一切歸於空。但繼空劫之後,世界又開始成長,當世界成長經過二十個小劫的長時間後,又進入住劫。

 

現在的住劫名賢劫,釋尊降生於賢劫中,第九劫的減劫,當時人的壽,平均一百歲;釋尊入滅已二千五百多年,現今娑婆世界人類的壽命,平均應該是七十五歲。在六千多年後,人壽減至十歲時,人性凶惡無比,貪瞋痴熾盛,多行不善,無慈愍心,彼此相見,互起殺心,隨手所執皆是利器。由於業力的驅使,大殺七天,名刀兵災。因人心惡毒,殘殺無辜,致使非人吐毒,疾疫流行,遇之即死,如是個七月,名疾疫災。又因人心顛倒邪見,不知善惡,不務正業,天龍瞋怒,久不降雨,因旱成災,五谷失收,人多餓死;未死之人,收集白骨,煎水取汁飲以活命,或取樹皮用以充飢,歷時七載,名飢饉災。

 

能免刀兵災,能避疾疫難,能度飢饉劫的人,大難不死,劫後餘生,漸知善惡報應,而改過自新,立心向善,人壽亦隨之而增,真是天增歲月人增壽,直增至人壽八萬四千歲時,彌勒菩薩,即從兜率天下生人間,八相成道,轉法輪,度眾生。

 

繼彌勒佛後,在第十小劫的減劫中,共有師子佛等九百九十五尊佛出世,而賢劫千佛中,最後一尊樓至佛,將在第十一小劫的增劫中成道。再加過去迦葉佛,拘那含牟尼佛,拘留孫佛及釋迦牟尼佛,合名賢劫千佛。可知賢劫的二十小劫中,除第九、第十、第十一個小劫有佛出世外,前後各小劫,皆無佛出世,直到第二十小劫末期,世界即進入壞劫。

 

壞劫之初,先壞有情世間,直至最後第二十小劫,開始壞器世間。壞有情世間時,其中六道眾生,死即隨業轉生他方世界,或隨願往生佛國,即使地獄眾生、業報未盡,亦轉寄他界地獄受苦。如地藏經言:「此界壞時,寄生他界,他界次壞,轉寄他方。無間罪報其事如是。」可知因果報應,如影隨形,即使地球毀滅,罪業惡報,亦難幸免,仍要轉寄他方世界,地獄受報。而行善之人,憑其所修善業因緣,在世界末日之前,早已往生佛國,見佛聞法,繼續修行,或轉生他方世界,享受人天福樂。

 

當器世間開始變壞,天地之間已無生物,大三災次第而起。先起火災,人間出現七個太陽,河海乾枯,大火驟起,焚燒人間天上;下自無間地獄,上至初禪天上,於其中間,一切山河大地,包括欲界之天宮,悉皆焚毀。其次水災發生,下自無間地獄,上至色界二禪天,其中天地萬物,皆為大水浸瀾。最後風災起,下自無間地獄,上至色界,第三禪天,人間天上,皆為大風所飄,互相撞擊,碎為微塵。在俱舍論說:地球毀滅時,每經七次火災,然後一次水災。如是經過七次水災,還有七次火災。最後風災起時,宇宙萬物,諸天宮殿,悉皆破壞,世界全毀,進入空劫。空劫過後,又是成劫,住劫,如是成、住、壞、空,終而復始,循環不已。

 

(二)彌勒菩薩的事蹟

 

當時間巨輪進入住劫中第十小劫,人壽增至八萬四千歲時,距今五十六億七千萬年之後,彌勒菩薩,即降生人間。現分六點介紹彌勒菩薩的事蹟。

 

1•彌勒菩薩得名之由

 

彌勒,亦名彌帝隸,或梅旦麗藥,或梅達唎曳,皆是梵文MAITREYA的譯音。意譯慈氏,又名阿逸多,譯無能勝。因其慈心廣大,無人能勝故。或言彌勒是姓,阿逸多是名,或謂阿逸多是姓,彌勒是名,諸經所說不一,但無論是姓是名,皆不離慈,因其自初發學佛,歷劫修慈,故以慈為姓名,直至將來成佛,亦名慈氏。

 

在智光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中記載,過去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時,有世界名勝花敷,佛號彌勒,恆以慈心四無量法教化一切眾生,時佛說大慈三昧光大悲海雲經,若有聞者,即得超越百億萬劫生死之罪,必得成佛。當時有一大婆羅門,名一切智光明,聰明多智,博學強記,結難於佛,辭盡信伏,為佛弟子,發菩提心,誦持大慈三昧大悲海雲經,願以此功德,於未來劫,必得成佛,號為彌勒。之後,捨家入山修行,一心誦經,乞食為活。遇值洪水為患,困於山中,七日不能下山乞食,時山中有五百白兔,其免王母子為解除仙人飢餓之苦,投身火中,供養仙人。肉熟,樹神告仙人言:「兔王母子,為供養故,投身火中,今肉已熟,汝可食之。」仙人聞言,悲不自勝,將所誦經,置於樹上,而說偈言:

 

「寧當然身破眼目,不思殺食眾生肉,

諸佛所說慈悲經,彼經所說行慈者,

寧破骨髓出頭腦,不忍噉肉食眾生,

如佛所說食肉者,此人行慈不滿足,

常受短命多病身,埋沒生死不成佛。」

 

並發願生生世世不起殺想,不噉肉,常入白光明慈三昧,乃至成佛,亦戒食肉。之後,自投火坑,與兔王母子,同歸於盡。佛告式乾:「汝今當知,爾時白兔王者,今我釋迦牟尼文佛是,時兔兒者,今羅喉羅是,時誦經仙人者,今此眾中婆羅門子彌勒菩薩摩訶薩是。」彌勒菩薩當時生於飢荒之世,寧捨身命,拒食眾生肉,且發願生生世世不起殺想,乃至成佛,亦制戒殺生,不準弟子食肉,可見慈心廣大,無能勝者,因名慈氏。

 

又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中說:「彌勒菩薩法王子,從初發心,不食肉、以是因緣名慈氏。」佛在賢愚經中,亦告阿難「過去瞻部州大國王,名達磨流枝(譯名法愛)當時有佛名弗沙,佛座下有一比丘入慈三昧,身相安靜,放光照耀。王問佛:「此僧習何定?」佛言:「入慈定」。王生歡喜,修習慈定,並發願生生世世修習慈定。自此以來,常號慈氏,直至成佛,亦稱彌勒。」綜上諸經所說,彌勒菩薩因宿世行慈,常習慈定,慈愍眾生,因名慈氏。

 

釋尊降生娑婆世界,八相成道。彌勒菩薩,亦生波羅捺國,劫婆利村,波婆利大婆羅門家。初生便具三十二相,八十種好,父喜而召相師相之;相師異其相,而問其出生時情況,父答:「其母性素不調,自懷子後,性轉柔順,慈矜苦厄。」相師言:「此正是兒志」,因此取名彌勒,意思是:慈心的人。

 

2•釋尊法中位居補處

 

彌勒菩薩相好莊嚴,相師認為是轉輪王相。時國王梵摩達,心恐政變,欲殺之,其父令避居舅家,舅名波羅利,聞佛出世,遣彌勒等十六人前往佛所提問;佛一一解答,慈氏歡喜,從佛出家。但出家後,不習禪定,喜歡交遊權貴,佛反而另眼相看,授記當來成佛。優波利尊者因是生疑,問佛:「此人雖復出家,但不修禪定,不斷煩惱,佛記此人成佛無疑。此人命終,生何國土?」佛因此問,而說彌勒上生經。記彌勒菩薩當於十二年後的二月十五日,必得往生兜率陀天,為一生補處菩薩。宮殿華麗,身相莊嚴,與諸天子各坐蓮花,於晝夜六時,常說不退轉地法輪,令諸天子,成熟不退轉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。凡於釋尊法中,能精進修諸功德,讀誦大乘經典,或掃塔淨地,而願往生兜率陀天,親近彌勒菩薩者,皆得聞法悟道,是以求生兜率天,亦是淨土法門之一。

 

兜率陀天,在欲界第四層天,有內外院之分,外院天人耽戀五欲,不肯學佛修行;內院是彌勒菩薩,聚眾修行的淨土,常說不退轉法。發願往生兜率天者,必須求生內院,否則,僅生外院,難免被色所迷,退失道心。

 

佛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因想佛心切,親手編織金襴袈娑供佛。佛因其愛心布施得福不大,因命其供僧。輾轉傳遞,僧中無人敢受,傳至彌勒,即欣然接受;且常披此袈娑,從佛遊化。其身原是紫金色,今再披上金襴袈娑,華麗異常,尊貴無比,持缽行化,所到之處,圍觀者眾。彌勒菩薩何止敢受佛姨母所贈金襴袈娑,而且當來繼承釋尊衣缽,覺悟成佛,弘法利生。

 

釋尊入滅時,將衣缽交迦葉尊者保管,隱居印度雞足山,入滅盡定,待五十六億萬年後,親手奉獻給彌勒佛。所以彌勒菩薩在釋尊法中,位居補處,職弘大乘,恆與文殊、普賢、觀音、地藏諸大菩薩輔助釋尊,教化大乘根性眾生。在華嚴經,彌勒菩薩故現樓閣,令善財童子入於法界。在法華經,彌勒與文殊共任流通正法。在解深密經,佛以了義教傳授彌勒,令其於九百年後,弘傳於世。

 

佛滅度後九百年,印度阿輸遮國,有無著菩薩,入日光定,夜升兜率天,入彌勒內院,親聞法要,晝則升座,為大眾說法。無著菩薩再依頌解釋成彌勒五論,名瑜伽師地論,分別瑜伽論,大乘莊嚴論,辨中邊論,金剛般若經論。此外,更自作顯揚聖教論,大乘阿毗達摩集論,攝大乘論等。其弟世親菩薩,亦造攝大乘論釋,及十地經論,唯識三十頌,唯識二十頌等,皆闡揚彌勒菩薩思想的論著。

 

3•示跡人間隨緣教化,

 

彌勒菩薩雖然現在,居兜率天內院,教化天人,但慈心接引眾生,常於十方世界,應身無量,隨緣教化。據說,中國南北朝時代,南齊傅翕大士,及唐末五代時,布袋和尚,皆是彌勒菩薩化身。在宋高僧傳,景德傳燈錄,佛祖統記,佛祖歷代通載,釋門正統,神僧傳,釋氏稽古略等均有記載。特別是唐代樓穎輯錄之「善慧大士語錄」中記載最詳。

 

傅翕,號善慧,齊明帝時,東陽縣人,父宣慈,母王氏。梁天監十一年,傅十六歲,娶劉氏妙光為妻,生三子。一日,在稽亭塘下網魚,遇一梵僧對其言:「吾與汝同在毗婆尸佛所發願度生,今兜率宮,汝衣缽尚在,何時回來?」傅聞言為之瞪目。僧命其臨水觀影,見圓光寶蓋,頓悟前因,遂請梵僧,示其修行之地。僧指松山下雙樹曰:「此可棲身」。因於雙樹下結茅蘆自居,自號雙樹下當來解脫善意大士。開山墾地,種植蔬果,晝則勞作,夜則行道,如是苦行七載。一日宴坐之際,忽見釋迦、金粟,定光三佛。不久遠近四眾皆來頂禮,請問法益。時有天人自空降下,隨喜行道,大士曾對人言:「自得首楞嚴三昧」,眾人方知是十地菩薩,示跡人間。

 

大士為普度眾生,先教化妻子發心,後變賣田宅,設齋普供四眾。並說偈言:「捨報觀天心,傾資為善念,願度群生盡,俱翔三界外,歸投無上士,仰恩普令益。」時值飢荒,大士於設齋會後,家無斗糧,命妻子賈身為傭,以供大眾道糧,其妻妙光說:「願一切眾生,同得解脫。」即賣身於傅重昌家為傭,所得萬錢。大士再營齋會,並發願曰:「弟子善慧稽首釋迦世尊,及十方三世佛,盡虛空遍法界常住三寶,今捨妻子,普為三界眾生,消災集福,減除罪垢,同證菩提。」月餘,傅重昌因感其德行,遣送其妻回山。自此,其妻勤苦紡織,或為人做工,所得資糧,悉送上山,供養大眾。

 

傅大士為度俗家眷屬,一日到叔父家,自稱「我是彌勒,特來教化,叔應頂禮。」叔聞言即作禮。又欲去其叔祖家教化,妻勸言,叔祖向不相信你,況且那有叔祖向小侄行禮?大士解衣袒胸,金光閃閃,天香撲鼻,妻仍勸勿去。大士不聽。及到叔祖家,要叔祖頂禮時,叔祖言:「向你作禮,簡直豈有此理?」大士回山,妻問:「叔祖作禮否?」大士言:「今日不作禮,明日教他一步一個禮。」是晚,叔祖夢見神人叱曰:「你貢高我慢,不聽聖訓。」忽見大士金色奇特,與侍從人等在空中飛翔,叔祖追呼,忽然石壁橫空,大士及從人等,直過無阻,唯叔祖不能穿過。醒後,悲悔異常。天明,親自入山,悲不自勝,哭拜於地。大士道:「我從兜率來,正為接引你們,知過就好。」

 

時有沙門,名慧集(傅說是觀音大士應身)入山執弟子禮。大士為說無上菩提道法。之後,慧集到處弘法,皆言:「傅大士是彌勒菩薩應身。」大通五年,大士以雙樹僻處教化不廣,想到皇宮弘揚佛法。遣弟子傅唯奉書於梁武帝。帝召大士入京,聞傅翕有神異,先命侍者,遍鎖宮門,測驗大士如何入宮。大士心知,特備木槌一隻,到已,用木槌扣打一門,餘門盡開,大士直入宮殿,唱拜不拜。武帝問:「師事從誰?」答:「從無所從,師無所師,事無所事。」武帝不但信佛修寺,齋僧、寫經,還時集聚講經。一日,帝昇座講經,特為傅大士設一座。帝入,公卿大臣,皆起座迎禮,唯大士端坐不動,中丞大夫問:「大士何不起立?」答:「法地若動,一切不安。」

 

大同五年,復入京都,武帝請講金剛經,大士升座,揮案一拍,便下座,帝為之諤然。問:「陛下會否?」答:「不會。」天嘉十年,嵩山頭陀於柯山靈岩寺入滅,大士集諸弟子言:「嵩山已還兜率待我,我也不能久住世間。」於是作還源詩十二首,並對其子普建、普成言:「我從第四天來,為度眾生故,汝等慎護三業,當精勤六度,行懺悔法,免墮三塗。」言畢入滅,世壽七十三。

 

布袋和尚,唐末五代人。長居浙江奉化,其家族姓名不詳,人皆稱之為長汀子布袋師,他自名「契此」。為人笑口常開,體胖腹大,話出無定,寢臥隨處,行為類似瘋顛。隨身行李只布袋一個,禪杖一根,或以仗荷袋,到處行化。見人進食,伸手便乞,所得食物,無論葷素,均咬一口,便納袋中。袋滿,分給兒童,故每過村莊,兒童喜隨其後,互相追逐,分享袋中食物。

 

布袋和尚行動怪異,不可思議事蹟頗多。每到冬天,常臥雪中,雪不沾身,天欲下雨,便穿潮濕草鞋在村莊急行;若遇天旱,則著高齒木履跑到橋上,豎膝高臥。有人請示凶吉,每示必應,靈驗非常,世人不識,以為其語言行動,類似瘋顛,實則其語言既富詩意,又含禪機。

 

有一次,走在一個出家人之後,突然伸手一拍其肩,出家人回首看時,他說「給我一文錢」。禪師說:「道得出,給你一文錢。」他立即放下布袋,叉手而立。白鹿和尚問他:「如何是布袋。」他放下布袋,默然不語。又問:「如何是布袋底下事?」他背起布袋離去。保福和尚問他:「如何是佛法大意?」他又放下布袋。又問:「更有向上事否?」他又負起布袋邁步向前。一日,他站立十字街頭,有一禪師問他:「和尚在此何為?」答:「等一個人。」那禪師說:「來也、來也」。他說:「不是你這個人。」禪師問:「如何是這個人?」他突然伸手說:「給我一文錢。」這都是禪機。

 

又有一次,在途中遇見一宰牛人,即說偈曰:「殺牛之人號羅剎,殺他自殺誰驚怕,刀山斧斫暨鍪前,何劫何時得解脫。」一日接受農夫供養後,說偈:「手把青秧插滿田,低頭便見水中天,六根清淨方為道,退步原來是向前。」有一強盜向他打主意,他說:「由貪淪墮世波中,捨卻貪瞋禮大雄,直截凡情無所得,圓明寂照汝心中。」

 

當他在十字街頭看見世人,熙往攘來,行色匆匆時,不禁慨然而說:「趣利求名空自忙,利名二字陷人坑,疾須返照娘生面,一片靈心是覺皇。」有人問他法號,他說:「我有一布袋,虛空無恚礙,打開遍十方,入時觀自在。」有人問他行李,他說:「一缽千家飯,孤身萬里遊,青目睹人少,問路白雲頭。」有人問他如何是佛性,他說:「只個心心心是佛,十方世界最靈物,縱橫妙用可憐生,一切不如心真實。」其隨口而出類似詩歌之偈語甚多。其中誡人是非,及勸人忍辱之偈語,讀之,得益無窮。茲錄於後:

 

「是非憎愛世偏多,仔細思量奈我何;

寬卻肚皮常忍辱,放開笑口暗消磨。

若逢知己須守分,縱遇冤家也共和;

若能了此心頭事,自然證得六波羅。」

 

其忍辱偈是:

 

「有人罵老拙,老拙只說好,

有人打者拙,老拙自睡倒。

涕唾在面上,隨他自乾了,

我也省氣力,他也少煩惱。

這樣波羅密,便是妙中寶,

若知這消息,何愁不了道。」

 

梁貞明二年三月三日,布袋和尚笑對眾言「明年今天,我取彌勒果供養大眾。」翌年三月三日,在岳武寺廊下,跏跌磐石上而逝,其遺偈曰:「彌勒真彌勒,化身千百億,時時示世人,世人俱不識。」至此,眾人始知布袋和尚,是彌勒菩薩的化身。

 

4•當來下生依正莊嚴

 

彌勒菩薩,將來亦在此娑婆世界成佛,國土莊嚴,國主仁慈,國民良善,海水縮少,平地擴寬,平坦如鏡,名花軟草,遍布其上,樹木花果,青翠茂盛。

 

有一大城,名翅頭末,廣闊平正,七寶所成,城中七寶樓閣,美妙莊嚴,街道廣闊清淨,猶勝天國,居民身有光明,無需日月燈光,食自然粳米,著自然衣服,五欲具足,無需勞苦營謀。時人壽命八萬四千歲,女人五百歲始論婚嫁,但不戀情欲, 恆處禪定,身心安樂,無寒熱風火等病,無種種煩惱及疾病等苦,諸根恬靜、面貌端正,威相具足,如天童子。

 

彌勒大成佛經言:「唯有三病,一者飲食,二者便利,三者衰老。」但「設有便利,地裂受之,受已還合,生赤蓮華,以散穢氣。時世人民,若年衰老,自然行詣山林樹下,安樂淡泊,念佛取盡。命終多生大梵天上,及諸佛國。」可知彌勒菩薩當來下此土成佛時,眾生福報大,善根深,非今日娑婆世界的眾生可比。但此皆由釋尊今日,在五濁惡世中,勤苦教化眾生,令種善根,培植福德所致。是以彌勒菩薩成佛後,盛讚釋尊難行能行,功德難思。

 

5•八相成道三會說法

 

凡是應身佛,皆具足降生、入胎、出胎、出家、降魔,成道,轉法輪,入涅槃等八相。彌勒菩薩,將來降生於閻浮提中印度,大婆羅門家,父名修梵摩,母名梵摩拔提,雖入母胎,但天體明淨,獨遊天宮,塵垢不染。及其出胎,身紫金色,具三十二相,身高三十二丈,相好無比,力大無窮,身諸毛孔,放不思議光,所照無限,常光環繞身外四周一百由旬,天上日月,人間珠寶燈火,盡失其光。見者自增福慧,得脫三塗,超生人天,受勝妙樂。

 

菩薩福報所感,國中王及臣民皆持七寶台,七寶帳幔幡蓋,及諸器皿,奉獻供養。菩薩受已,即分贈諸婆羅門。但婆羅門眾為爭寶物,而毀諸寶器,以求均分,菩薩因此感慨世間事物無常,變易敗壞,生滅不住,發心出家,自剃鬚髮,於龍華樹下,朝坐道場,晚初夜分,即降四魔,成等正覺而說偈言:「久念眾生苦,欲拔無由說;今者證菩提,霍然無所礙。亦達眾生空,本性相如實,永更無憂苦,慈悲亦無緣,本為救汝等,國城及頭目,妻子與手足,施人無有數,今始得解脫,無上大寂滅,當為汝等說,廣開甘露道,如是大果報,皆從施戒慧,六種大忍生,亦從大慈悲,無染功德生。」時帝釋梵王及天龍八部,聞佛說偈,即雨花供佛,請轉法輪,佛即為天等,轉八聖道法輪。

 

之後,讓法王與八萬四千大臣,亦到花林園禮佛,發心出家,未舉頭頃,鬚髮自落,袈裟著身,便成沙門。佛為新出家眾共入翅頭末城,坐於從地湧出,過去諸佛所坐的金剛寶座,轉正法輪,宣說四諦十二因緣,及三十七道品助道之法。由於法音宣佈,感動天地,諸天王鬼神,悉皆唱言:「佛日出時,降法雨露,世間眼目,今者開始。」如是天龍八部展轉相唱,大地眾生,凡與佛有緣的,聞言皆來禮佛、聞法,發心出家。時國王千子,除其繼嗣王位者外,餘皆於佛前出家為比丘。轉輪王寶女亦與八萬四千婇女,俱共出家為比丘尼。時彌勒佛再三讚揚釋迦牟尼佛功德,其偈言:

 

「忍辱勇猛大導師,能於五濁不善世,

教化成熟惡眾生,令彼修行得見佛。

荷負眾生受大苦,令入常樂無為處,

教彼弟子來我所,我今為汝說四諦,

亦說三十七菩提,莊嚴涅槃十二緣,

汝等宜當觀無為,入於空寂平無處。」

 

屆時,凡是在釋尊法中聞法修行,曾種善根者,皆得值佛聞法。佛初會說法,有九十六億人不受諸法,漏盡意解,得證阿羅漢,三明大通,及八解脫。三十六萬天子,二十萬天女,發阿褥多羅多藐三菩提心。天龍八部,有得須陀渲果,有種辟支佛道因緣者,有發無上道心者,其數眾多,不可稱量。

 

之後,佛與九十六億大比丘僧,及國王大臣等八萬四千比丘等,出翅頭末城,遊至常林園,重閣講堂,次會說法,時閻浮提城邑聚落,諸小國王,長者居士,及諸四姓,皆來聚集龍華樹下。佛再次演說四諦,十二因緣等法時,有九十四億人得阿羅漢道,他方諸天八部眾,及六十四億恆河沙人,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住不退轉位。

 

第三會說法,九十二億人得阿羅漢果,三十四億天龍八部發菩提心。彌勒世尊,三會說法,廣度人天已,率眾入城乞食,現通說法,普利人天。受梵王、帝釋、四大天王、瞻仰讚歎,及城中居民,次第供養已,與諸比丘、比丘尼,還歸花林園,深入禪定,七日七夜,寂然不動。諸佛弟子,行於禪定,皆得離欲。後釋提桓因,及六欲天子,說偈勸請:

 

「世間所歸大導師,慧眼明淨見十方,

智力功德勝諸天,名義具足福眾生,

願為我等群萌類,將諸弟子詣彼山,

供養無惱釋迦師,頭陀第一大弟子,

我等應得見過佛,所著袈裟聞遺法,

懺悔前身濁惡劫,不善惡業得清淨。」

 

遂與諸大弟子,共往耆者崛山,登狼跡山頂,舉足按地,十八種震動相,再用手分擘山石,使石壁向左右分開,如轉輪聖王的金城門,頓然開啟。時梵王見迦葉尊者,處於滅盡定中,持天香油,灌尊者頂,復擊大楗槌,吹大法蠡,表示恭敬,請尊者出定,並號召人天,同來敬禮。

 

滅盡定,又名滅受想定,即滅盡前六種識心及心所法,使心不起的禪定。昔日釋迦世尊,為令正法久住,以袈裟授迦葉尊者,囑其住於雞足山,待彌勒菩薩下生人間,八相成道時,親授衣缽。今彌勒菩薩既已成佛,三會說法,廣度人天,乞食入定已,受梵王帝釋請,率眾來此,動大定,擘山石,迦葉尊者,即從滅盡定出,開目即見彌勒佛,及百萬人天在前,故整衣袒肩,右膝著地,長跪合掌,將釋尊所遺僧伽梨,授與彌勒佛,而作是言:「大師釋迦牟尼,多陀伽度,阿羅阿,三藐三佛陀,臨涅槃時,以此法衣付囑於我,今奉世尊。」

 

釋尊住世人壽百歲,身高不出一丈,釋尊應身亦僅丈六,但彌勒佛在人壽八萬四千歲時,下生人間,時人身高十六丈,佛身高三十二丈。(有說佛身高千尺,時人身高五十丈)是以,釋尊遺留的袈裟,僅能蓋覆彌勒佛二指。時佛之弟子,見迦葉尊者身小如蟲,對彌勒佛言:「云何今日,此山頂上有人頭蟲,短小醜陋,著沙門服,而能禮拜恭敬世尊?」

 

彌勒佛呵誡眾人,勿生輕慢心,隨即介紹迦葉尊者,是釋尊常隨弟子中,頭陀第一者;身體金色,捨金色婦,出家修道,慈愍貧者。因受佛囑,保持袈裟,付授於我。時眾聞言,恭敬作禮,不敢輕慢。佛即命迦葉,現通說法。

 

迦葉尊者,踴身空中,作十八種神變,出梵音聲,說釋尊十二部經。大眾聞已,怪末曾有,八十億人,遠塵離垢,得阿羅漢道,無數天人發菩提心。迦葉現通說法已,繞佛三匝,作禮而退,還歸本所住處,以自火焚身,入於涅槃。時佛讚言:「善哉!大禪德釋迦師子大弟子迦葉,於彼惡世能修其心。」迦葉身骨亦說偈言:「頭陀是寶藏,持戒為甘露,能行頭陀者,必至不死地,持戒得生天,及與涅槃樂。」說畢,如琉璃水,還入塔中,至此,傳授袈裟儀式,亦告終結。

 

彌勒佛住世六萬億歲,正法住世六萬歲,像法住世二萬歲,度生無數。凡彌勒菩薩因中歷劫修行,所教化的眾生,及在釋尊教法中,聞法修行,或種善根者,悉皆得度,遠離生死,離苦得樂。

 

(三)應有正確的認識

 

以上,關於世界末日,及彌勒菩薩的事蹟,是根據釋迦佛在起世經,起世因本經,阿含經,及彌勒菩薩上生經,下生經,大成佛等經所說,並非本人假設,希望各位深信佛語,對以下問題,獲得正確的啟示。

 

1•地球毀滅無需恐懼

 

根據佛經記載,世界末日,地球毀滅確有其事。但距離現在非常遙遠,絕非發生在逼近的二千零零年。而且是宇宙終而復始的自然定律,無需恐懼。何況當來下生彌勒佛,三會說法,所度眾生,皆是今日在釋尊法中,出家修行,或曾種善根之人。只要我們現在正信佛教,歸依三寶,努力止惡修善,積聚功德,將來必定得見彌勒佛,聞法得度。然則,當此世界進入毀滅階段,我等早已轉凡成聖,超出三界生死,或往生他方佛國,何懼之有?

 

2•人類始祖來自天上

 

據阿含等經記載,天地更始,世界進入住劫之初,人類是從光音天上下來,既非上帝所造,更非亞當夏娃,偷食禁果的成績,亦非猿猴的演變,而是人類業力使然。因為住劫之初,天地更始,空無一物,色界二禪天上的光音天,天福享盡的人,遙見新天地空空蕩蕩,好奇心生,結伴下來人間遊覽。見地湧甘泉,以指取嚐,味如蘇蜜,食之再三,因此失去天人的神通,身光亦隱沒,天資妙色,漸漸變成粗糙的肌膚,生理亦隨之變化,現男女相,清淨禪心,忽起慾念。自此,不能復返天上,流落人間,飲食男女,世代相傳,此即是世界人類的來源。

 

3•人口膨脹真正原因

 

現在世界各地,人口不斷膨脹,主要原因,是他方世界中,有一世界,或多世界,正轉入壞劫,其中眾生,與婆婆世界有緣的,轉生來此界所致。今後唯一解除世界人口膨脹的方法,不是消極的墮胎節育,而是積極的改善業力,勸導眾生,修福、修慧、修淨土,發願往生諸佛淨土,以疏導此婆婆世界人口的密度,止息人口膨脹所引發的危機。

 

4•彌勒菩薩仍未成佛

 

彌勒菩薩,現在兜率陀天內院,教化天人,位居一生補處。再過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,降生人間,八相成道,絕非「無太彌勒佛」,更非無生老母受命掌天盤。至於一小撮人利用扶乩邪術,說彌勒佛下凡等邪說,都是邪知邪見,騙人伎倆,切莫盲從,免受其害。

 

5•千佛之外更無他佛

 

佛經說賢劫有千佛出世,除第一尊拘留孫佛,第二拘那含牟尼佛,第三迦葉佛,以及現在釋迦牟尼佛,在第九小劫的減劫成佛外,第五尊就是當來下生彌勒佛,其他九百九十四佛將相繼彌勒佛後,於第十小劫的減劫中成佛。而最後一尊樓至佛,則在第十一小劫中的增劫成佛。據此可知,彌勒菩薩,是唯一繼承釋尊衣缽的聖者。在釋尊滅度後,直至彌勒佛出世之前,於其中間,絕對沒有其他佛在此世界出現。若然有人自稱是佛,都是魔鬼化身,誑惑世人,絕非真佛,切莫輕信,免墮魔道,淪為魔鬼眷屬。

 

四、科學的見證

 

或有人懷疑,佛經所說的真實性,但我們當知世人妄語,必有原因。很多人為掩飾個人缺點,或為保持個人的名利與尊嚴,不得不說謊,往往被逼帶著假面具做人。但佛早已脫離世間五欲塵勞,不特福慧具足,功德圓滿,而且智慧深遠,證理究竟;故凡有所說,從不涉及私人名利欲望,純為利益眾生,據理而說。所以佛是真語者、實語者、不誑語、不異語者。

 

佛的思想與言論,既不違背世態人情,又能啟發人心正智;既可輔助學校與社會教育之不足,又可以糾正哲學界唯心論與唯物論的偏見,更可以挽救科學偏於物質,而忽視人類精神文明所形成的危機。雖然,佛所說的慈悲與佛性,屬於形而上學,非科學家在顯微鏡下可以證明,但顯微鏡卻證明,佛說一缽水中,有八萬四千蟲的話是正確的。同時科學家發現宇宙間有無數星球,其中可能有很多生物存在;如天文學家沙利博士說:宇宙埵酗@萬萬世界,是比地球進步,他們過著比較高尚的生活,聰明的人類,充塞於宇宙。此又證明佛說世界無量,眾生無量,而無量世界中,諸佛國土,依正莊嚴,遠超人類的說法屬實。

 

最近,美國太陽系科學家蘇羅巴說:太陽自動毀滅前,一片黑暗,它本身突然爆炸,由於連鎖反應,太陽系各行星一齊爆炸,整個宇宙到了末日,將來的科學家也許有辦法拯救太陽,不然的話,可能全人類以極巧妙的方法死堸k生,搬到另一個太陽系的星體過活。宇宙間已經發現太陽有九個,我們的肉眼看得見的太陽,只其中一個。

 

還有,英國自然雜誌,最近刊出一份科學佈告說:從事研究的科學家推定,地球在未來九億年內,仍然適宜生物存在,到了十億萬年後,太陽漸漸膨脹,為一顆紅巨星,其外層火焰,將燒烤地球,至十億萬年後,地球上已全無生物存在。」這與佛在阿含經、起世經中所說,世界進入壞劫時的情況相類似。

 

科學家們憑籍精密的頭腦及儀器,將會逐漸發明宇宙事物的部份真相,但佛在二千多年前,僅憑肉眼及其智慧功能,早已揭開宇宙秘奧,體驗人生真諦,其理論較之科學所說,更具體而真實。如果科學家們,能細心研究佛學,將會突破物質與精神間的障礙,而獲得空前的成就,以解除今日科學偏於物質,重視武器發明所形成的危機。

 

孫中山先生說:「佛學能補科學之偏」,確是至理名言。本人非常希望科學家都能研究佛學,接受佛教理論的啟示,促進科學超物質的發明;再由科學的發明,證實佛學理論的正確性,使人間在享受高級物質文明的同時,能獲得精神文明,智慧開發,不再被邪知邪見所惑,則社會安寧,人類幸福,自可指日以待,絕不會像今天這樣苦惱與徬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