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春開示

 

斌宗法師講述

一九五四年元旦於法源寺

 

諸位,新春恭喜!到底恭喜什麼?我們把它分為兩種:一種是一般的恭喜——就是恭喜諸位發財、健康、長壽、所求如意、萬事吉祥;一種是以佛法來慶祝諸位。佛法的慶祝留在後面來講。現在依例恭喜諸位發財,健康,長壽......。

 

然而,為什麼不在夏天或秋天冬天來恭喜諸位,而偏要在新春時候呢?這卻有點意思。因為春的定義是:「生機勃勃,萬象更新」。一年的景氣要算新春最好的了,所以人們藉此好現象來作慶祝的表示。就看新春期間一般往來的書信堭`常可以見到下面這些句子:「福祉與春光並茂,德業共歲序俱新」,即此意也。

 

今天為本年度頭一次與諸位晤面講開示的日子,現在就把「新春」二字作題目,會通佛法來對諸位談談吧!

 

當約有情界和無情界兩部分來講:一、有情界就是人事方面;二、無情界就是境物方面。現在先來講無情界的境物方面,又當分為兩層說:一、新春就是佛法,二、新春就是明心見性的境界。

 

大地一遇到春的光顯,萬像就要生起色彩來。所謂千花競秀,百鳥和鳴;山光水色格外明媚,柳綠桃紅互爭燦熳,處處流露著春的顏色,物物顯示著春的嬌艷,且都點綴著春的景色,充滿著春的氣象。似乎連寺院門口的幾塊古石,也都有點新態度的表顯出來。可說是「風光隨處好,景色一時新」。這麼良辰淑景,真是一刻千金,足夠惹人陶醉了。因此人們一逢到新春,都能不惜一切,隨各人的心志與方法,儘量地去欣賞它——春光。連那久為失志的廢木殘樹,也知春光好,都能趁時發茂;就是最卑賤的野草溪藤,莫不奮起弱小的氣力去接受春的惠澤,發揮它們的本能——默默地茁起根芽,萋萋地青青綠綠的茂盛起來。

 

春是富有改革性的,所以它一到人間,便能使萬類維新起來。

 

春的性情是好生惡殺的,所以一切草木一遇到它,便生氣勃勃,欣欣向榮。

 

春的姿態是溫柔而美麗的,因此人們都喜歡接近它。

 

春的行動是非常大方的,所以無論有情界的人類,無情界的草木都很歡迎它的降臨。

 

春的心理是最為平等的,不分名花賤草都是一律受惠的;不擇皇都陋巷,莫不一律光顧。請大家注意,現在要來會通到佛法了。

 

春就是佛法!萬物可比眾生——人類,春風惠被萬物,正如佛法普濟眾生。

 

一切草木得到春風的化育便會開它們的生機——抽根、茁苗、生枝發葉;正如人們得到了佛法的涵養,能夠增長善根,滋潤道苗,開般若花,結菩提果。

 

萬物未逢春以前,是毫無生氣地度著枯燥無聊的日子,一旦春光降臨,則勃然暢達起來;正如人們未獲到佛法以前是在煩惱迷夢中過日子,一且獲到佛法真理的啟示,忽然覺悟起來,成為很解脫、很安樂的生活,得到安身立命的境界。

 

大地得到春光的點綴,萬象一新,即時成為一個美麗可愛的世界;人們得著佛法的薰陶,心地豁然的清淨起來(遠離顛倒妄想);如能個個依照佛法真實修養,無疑地,可以將這缺陷苦惱的人間,立刻變為莊嚴美滿的極樂世界了。

 

至於上面所說,春是富有改革性的,正如佛法能改革人們和社會的一切不良習氣,使得每個人的身心淨化起來,更將世界淨化起來。

 

春的性情是好生惡殺的,正如佛教的慈悲宗旨,要使一切眾生離苦得樂。

 

春的姿態是溫柔美麗的,正如佛教的教理,是真善美,能令一般知識人士樂於接受。

 

春的行動是非常大方的,正如佛教的教義極為圓滿,所以能夠三根普被,萬彙齋收。

 

章太炎先生說:「佛教的理論使上智不能不信,佛教的戒律使下愚不能不修,通徹上下,這是最可用的」。

 

春的心理是平等的,正如佛教不論貧富,人人皆可學佛,人人皆可作佛,乃至慈悲到一切蠢動含靈。

 

以上講了一大堆,到底與諸位有什麼關係?重要是說春好像佛法,在這新春時候,萬物受了春的惠澤,不敢怠慢,都能各盡其能的努力來。那江山方面則增添了不少色彩,草木方面則欣欣向榮,暢達茂盛;乃至奼紫嫣紅,百花齊放,終不讓他錯過機會。我們能夠學佛總算難得,佛法是「百千萬劫難遭遇」!經云佛法難逢,今既與佛有緣,幸勿錯過機會,當勇猛精進,實地真修,以期獲到佛法的大受用處——解脫安樂,究竟成佛,這才算為正學佛,這才不辜負佛陀,同時也不辜負人生;否則不如無生命的萬物了,這是多麼慚愧和可惜呢!我來引一首唐朝韓愈的詩作警策,題目是「晚春」,詩云:「草木知春不久歸,百般紅紫鬥芳菲,楊花榆莢無才思,惟解漫天作雪飛」,這首詩是很有意義的。他說:草木也知道東君——春,不久將要消逝的,所以要奮發精神而拼命地去爭取最後的春光——百花鬥艷。只有楊花和榆莢卻毫無才思,祗知道像雪一般地在廣漫的天空飛舞著。它的大意是譬喻人們生於世間,毫無樹立而混過一生,正與楊花榆莢一樣。我們學佛人既有緣遇到佛法,如果不知道勇猛精進,求取道果,那末,與楊花榆莢還有什麼差別呢?人為萬物之靈,花是無情——無知的草木,我們要做一個不愧於草木的人才對。玆再詳細說明之:

 

頭一句是喻人們當知佛法難逢,不可錯過機會,故云「草木知春不久歸」。第二句是喻既有緣遇到佛法,當努力精進,爭取道果,故云:「百般紅紫鬥芳菲」「百般」喻學佛人,「鬥」字喻精進,「芳菲」喻道果)。第三句是喻無善根的眾生和懈怠的行人,因為沒有智慧所以不肯學佛,或雖學佛又不肯精進,故云「楊花榆莢無才思」(楊花榆芹指無善根眾生,和懈怠行人「無才思」即無智慧)。末句是喻昏迷無知的顛倒眾生,如動物般只知食睡混過一生,故云「唯解漫天作雪飛」(「漫天」喻人生,「雪」喻動物,「飛」喻顛倒混過一生)。

 

大家讀到這首詩,有沒有感想呢?新春這麼好,佛法更比他好。人們未遇到佛法以前的生活,好像一切萬物未遇到春以前的境界一樣。以前的境界是什麼?冬天啦!秋天啦!夏天啦!它們的境界又是什麼?讓我來介紹一下。

 

夏天的境界:炎風熾日,爛石煎沙,整個大地如一烘爐。古詩說:「山川炎似火,天地熱如爐」,這是多麼可畏呢!因此夏天是為人們最討厭的,所以稱為炎夏、酷暑。酷字是含有殘忍的意思,正為夏天能困苦人的一種表示。以其炎威可怕,故有避暑、苦熱等,這些事情的產生。至於春,竟沒有聽過有酷春、避春、苦春等這些名詞。

 

秋天的境界是:林疏葉落,風颯霜凋,千山憔悴,萬境荒涼,這是多麼使人蕭殺不堪!因此,那別思憂愁大半都被它——秋,觸動而生起的,古人說:「遊子思鄉淚,征人旅夢孤」,「愁憎宋玉,髮白潘安」;以其蕭殺愁人,故有悲愁、驚秋的這些名詞去形容它。至於春,根本就聽不到所謂悲春、驚春了。

 

冬天的境界是:雪飛霜降,地凍天寒,古詩云:「葉盡千山瘦,霜寒百草枯」。這是多麼黯淡呢!以其凜冽侵人,故以嚴冬稱之,以其萬木凋謝,故以窮冬稱之。至於春則不能以嚴春、窮春來稱呼它。嚴字是含有畏懼、戒嚴的意思——謂為寒威迫人,連那無知的草木也不敢伸出手腳來——抽根發芽——這就是畏懼的意思,冬天要多穿衣服,預防寒氣的侵襲,這就是戒嚴的意思。『楚辭』云:「秋既戒之以白露兮,冬又申之以嚴霜」。至於春那就不這樣了,除了景色殊勝外,它的佳號卻來得非常漂亮——錦春、芳春,選有春光、春色和嬉春、遊春的種種美稱,這些專美名詞,確為東君——春所獨占,終沒有其它的份兒,何以故?因為從來沒有聽過有:芳夏、芳秋、芳冬、或嬉夏、嬉秋、嬉冬,夏光夏色,冬光冬色的這些怪誕名詞,於此則一看到它們那些綽號,即便知道它們環境的好惡和優劣,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迥然不同。

 

所謂學佛人和一般不同地方,就在能於一切境上,得觸景觀心而會通佛法的善用罷了。以上所說種種是以新春喻佛法。要之,春是含有柔和溫暖義;可表佛教的慈悲心。夏是含有殘酷義——炎熱;可表人們的殘忍心。秋是含有憔悴義——蕭殺;可表人們的愁苦心。冬是含有畏怯義——寒威——嚴冷;可表人們的懦弱性。這些表示到底有什麼取意?總而言之,要諸位見到溫暖而美麗的新春,當自檢點一下,我們有沒有如春那般溫暖煦物的慈悲心去利益人群?不可祗知貪圖嬉春踏翠而已,否則成為迷戀五塵,陶醉浮生的一類人了。

 

看到炎威可怕的夏天,當自己檢點一下,我們有沒有如夏天那種炎威的殘忍心去惱害一切眾生?不可祗知避暑消夏而已,否則成為消極逃生的一類人了。看到蕭殺愁人的秋天,當自己檢點一下,我們有沒有被那如秋天蕭殺愁人的煩惱痛苦所苦困擾,又不可發生厭世悲觀的心情,學佛人當能擺脫逆境,安心樂道的過日,否則沒有真實獲到佛法的受用。看到嚴冷畏人的冬天,當自己檢點一下,我們有沒有像無知的草木那種怯弱心情,學佛人要具有大無畏精神,勇猛精進(一方面精進利生、一方面精進佛道),這才不負學佛,否則成為焦芽敗種,不敢向上進取大乘的孤調解脫了。以外還有種種表示,列表如下:

 

    ┌一、能改造真善美的人生——如春能令萬象一新,景色宜人。

    │二、能解除人生的痛苦——如春沒有那些炎威酷熱等苦。

佛法┤

    │三、能消滅人生煩惱——如春沒有那些蕭殺愁人的景象。

    └四、能發揚救世無畏精神——如春能鼓勵那些被寒威侵迫得連一點生氣都沒有

          的草木,使其生氣勃勃、欣欣向榮起來。

 

當知,新春就是明心見性的境界,其中的奧妙留待明天再講。

 

現在要來說明新春就是明心見性的境界。當先介紹明心見性和未明心見性之他們的境界是怎樣?扼要的說:未明心見性的人,是在迷夢中過生活,一向顛倒妄想用事,隨時隨處都有發生煩惱障礙的可能,正如未逢春以前的一切境物,都顯示殘舊不堪的氣象,尤其容易引人生起一種枯燥無聊的心情。

 

但,明心見性的人,即能遠離一切迷情妄想,沒有任何煩惱痛苦的困擾,正如新春時候沒有那些炎威、蕭殺、嚴冷等的惡劣環境。

 

明心見性的人,對一切境盡是樂境,一切處無非西方,一切時悉皆解脫自在,正如新春佳日——無邊風景好的一刻值千金,得隨處堪行快樂,何人不醉心一樣。

 

未明心見性的作為多是舊習氣(從無始劫來)——妄心的作用,如舊歲。

 

明心見性後的受用乃為新境界(其實新未嘗新,因本有故,不過對斷妄方面之權說耳)——真心的作用,如新春的妙。

 

明心見性有這麼殊勝境界,大家想不想獲到這種境界?不消說,是人人不約而同的一種盛大希望。那麼,就來講些關於明心見性的事吧。

 

學佛的重要在斷煩惱、了生死、離苦得樂。如果能明心見性,則煩惱不斷而自斷,生死不了而自了,眾苦不滅而自滅,諸樂不求而自得。照此看來明心見性是修行人的一樁極重大的事件。因為是大事,所以古人不惜草鞋錢,千山萬水參訪名師,尋找善知識的開示,吃盡許多苦頭,無非為著這個——明心見性。如香嚴禪師以為大事未明「如喪考妣」,慧可禪師的立雪斷臂,趙州八十歲的行腳,都是為著這個。可見修行,對於明心見性的一事是非常重大,故以大事稱之。

 

明心見性,謂明悟自心(常住真心),徹見本性(本有覺性)。要之,就是證悟真心。此心即吾人現前一念靈知之性體,圓明寂照,不生不滅;為諸佛之法身,眾生的慧命,俱足一切功德智慧,永離一切顛倒妄想。乃人人本具,個個不無,不過被無明煩惱所遮蔽的不自覺知耳。如果有人能識得它,則大事立即成辦,妙用無窮。然而要怎樣才能認識到它——心?它到底是張三還是李四?住在台灣或在大陸?不知道它像個什麼?住在那堙H怎能才找得到呢?這都是成為問題。

 

它——真心的身材像貌,不是長短方圓,更非青黃赤白,它無形無相,無聲無臭,誠不可以相貌取。雖不可相取,然而應物隨緣時,卻無處不是,無時不有。古人說:「若要知道它像個什麼,不長不短,非青非白;若要見它,開眼也是,閉眼也是」,面面皆是,可惜大家都當面錯過。

 

它,無來無去,無方無所,不在內,不在外,也不在中間,故不可以蹤跡尋。雖不可以蹤跡尋,然而大用現前,卻這堣]是,那堣]是。所謂「內外中間一總無,境上施為渾大有」。豎窮三際,橫遍十方——處處皆是,時時不無,但還要到那塈銧M?蘇柬坡偈云:「溪聲盡是廣長舌,山色無非清淨身」。亦即所謂,翠竹黃花無非般若,溪聲山色盡是遮那(遮那即法身,譯為遍一切處)。

 

照上所說,既云不可以形像取,亦不可以蹤跡尋,那怎樣又說無處不是,無時不有?真是丈六金剛摸不著頭頂。那麼我來引一個故事給大家作參考。

 

唐朝懷讓禪師,有一次去參嵩山安祖師,他問:如何是祖師西來意(明心見性)?答:怎樣不問自己意呢?又問:如何是自己意?答:請觀密作用。又問如何是密作用?安禪師以眼開合示之!這頓使讓禪師言下開悟了。正與上面所說的開眼也是,閉眼也是的道理相同。可是諸位有沒有開悟呢?

 

又人人本有的真心本性,它的別號叫做主人翁,又名本來人,或云法身,或稱佛性,乃名異義同。這個主人翁與我們最為相親相近,須臾不離,並且對於日常諸事,都很關照著我們——如肚子飢了,它就會招呼我們去吃飯,口渴了,就招呼我們去喝茶,天氣冷起來,就招呼我們多穿衣服,乃至夜媔]險路,它會暗暗地警示我們,要當心!要注意!不要跌倒!你看,它是何等的關心著我們,愛惜著我們,較之親愛慈母,可說是有過之無不及,我們竟說不認識它,實在太冤枉,太辜負了它。古云:「見色聞聲,大用現前,穿衣吃飯,承渠恩力」,就是這種意思。雖然如是,但主人翁到底在什麼地方,指揮著我們飢要吃飯,渴要喝茶呢?大家卻講不出來。

 

假使有人說:那埵釧瓵蚰D人翁在指揮我們?事事都是我們自己主意,自己會的。那末我請問諸位一句:誰是你的自己?如說:具有兩顆眼睛,一雙耳朵,一根鼻子,一個嘴巴,一雙手,兩隻腳,圓顱十指,頂天立地者,這便是我——自己。呀!呀!弄錯了,它是借四大——地水火風,和父精母血的各種因緣和合所構成的,是無情——無知覺的東西,且有損壞——死,怎能指揮我們的一切動作?反之它是一個被指揮的東西。如果是我,我是主宰義、自在義,它能主宰永遠不死,自在不變嗎?如說不能,怎能稱我?且剛死之人,五根——眼耳鼻舌身——尚在,何以眼不能見,耳不能聞,鼻不能嗅,舌不能嘗,身不能行動,這可以十足的證明非我。那就知道,確定另外有個真我——主人翁在主宰著一切可以明白。

 

孟子說:「口之於味也,目之於色也,耳之於聲也,鼻之於嗅也,四肢之於安佚(樂)也,性也」,就是這個意思。說一句坦白話:在眼能見,在耳能聞,在鼻能嗅,在舌能嘗,在身能動作,在意能知,這都是真心的作用。至於行住坐臥,語默動靜,運水搬柴,迎賓送客,屙屎放尿,也莫不是它的靈明所在。所以安禪師,以眼開合指示讓禪師,就是指點這個——真心本性。叫他「常觀密作用」,是要他能於尋常日用中,在見聞覺知的密作用處討個消息。偈云「要識本來人,直下須親薦,尋常日用中,不隔一條線」即此意也。

 

老實告訴你們:開合者是眼(父母所生的肉眼),能使它開合者是性(真心本性)。它時刻不離我們,卻一向為世人忽略而不知,故以密作用稱之(密是不顯露的意思,明明不無,而不自覺知,故云密作用,即指真心)。但悟者了了,而迷者茫然。諸位若要認識它,當向密作用處去薦取!可也。

 

講到這堙A當附說幾句。上面所說在六根門頭,指揮我們一切的就是真心——主人翁。可是中間卻有一個假的,它和我們的主人翁,面目相彷彿,常常在搗擾著我們。如果稍不留意,即便被它瞞騙,使我們弄得亂七八糟,甚至能拖累我們到三惡道去,這是多麼可怕的呢!大家當萬分的注意和警覺才是。

 

到底這個是誰?坦白說,就是妄心。經云「心為惡源,形為罪藪」(此心字即指妄心)。然而要怎樣去辨別它,方不被所欺?我來告訴諸位,用一個最簡單而很標準的計量器,來計量它,便很容易找得出真假的答案。這計量器就是日常的反省法。我們在日常的一切行事中,能夠於見聞覺知上反省一下——如逐境緣塵,凡事不放下而貪染執著者此為妄心,亦名眾生心。如對境能無迷,清淨解脫者此為真心,亦名佛心。

 

大顛禪師示眾云「但能除卻一切妄想即是真心」。要之凡一念心起,當迴光返照,去觀察它,所起的是:清淨心、平等心、慈悲心、喜捨心等,這就是真心。所起的是:顛倒心、執著心、嫉妒心、我慢心等,這就是妄心。所謂凡合理合情的善念,都是真心的善用;不合理合情的惡念,都是妄心的惡用。此方說要認識一個人的好壞,當然要觀他的言行,如一一言行,都屬善的合理的,那無疑地它就是好人。要是它的言行一一都是惡的、不合理的,不必說,它不是壞人是什麼?

 

吾人如能念念都是善,則何處不是真心的所在,如果念念都是惡,那麼,真心終不會給你見面,那是永遠找不到它的啊!

 

諸位現在大事成辦了嗎?如還未體會,無妨再來變通一個辦法。照樣請問諸位一下:春像個什麼?春在那堙H要怎樣去認識它?欲解決這些問題,讓我來引一首宋朝大理學家——朱熹所做的詩給諸位作尋春的路引。題目是「春日」,其詩曰:「勝日尋芳泗水濱,無邊光景一時新,等閒識得東風面,萬紫千紅總是春」。它的意思是說:天氣優美的日子,我遊春到了泗水邊,見那漫無邊際的風景煥然一新,這時偶爾被我識得了東風——春的面目,覺得大地上,萬紫千紅都是春光的點綴(「等閒」即偶然的意思。「東風」即春風,「面」指面目,若作東風拂面解,則失了此詩的價值,且大違作者的本意)。

 

再有一首古人的悟道詩云:「終日尋春不見春,芒鞋踏破隴頭雲,歸來偶見梅花燦,春到枝頭已十分」。此兩首詩都是觸景悟心之作,可為欲明心見性者一助。

 

大家現在有沒有找到它?啊!「東君昨夜傳消息,綻出紅梅第一枝」。諸君悟否?假使有人問我春像個什麼?我則答曰:「無邊光景一時新」。如果再問,春在那堙H我又答曰:「萬紫千紅總是春」。

 

在這東風駘蕩的媚景芳時下,花光柳色桃燦梅香,無一不表示著春的面目,何處不是春的所在,更要到什麼地方去找尋?還說什麼不認識它?認識真心的道理也是同樣的。「一段真風見也麼?綿綿花母理機梭,織成古錦含春象,爭奈東君漏洩何!」講到這塈皕Q這個——○一定被諸位找到了。不須我再饒舌吧。

 

春天的各種花開得這麼嬌艷奪目,美麗可愛。可是諸位自己心地上的般若花曾有開放否?如說我們心地上並沒有栽植過什麼?諸位恐怕忘記了,當你們在求受三皈五戒之時,是不是戒師都各各贈給你們一顆傳自靈山的菩提種子,同時殷勤地囑你們當善護持,不可拋掉,更不可栽種失宜,要好好地灌溉、培養!或說我們在這不久中間才行皈依禮的,播下短少日子的菩提種子,怎能這麼快就開花呢?我說:雖未開花也要生枝發葉,最起碼總該抽根茁芽啊!諸位可是這樣嗎(聽眾睹面大笑)?

 

總之,我們學佛人,臨於有意義的新春,一切境界都好,但要能夠觸景會心,藉此進道,不可逐境迷心,一味向外馳求,唯欣賞春光而已,否則大有辜負佛陀,也辜負自己,更辜負新春給我們這麼多的助道因緣,諸位以為怎樣?

 

大家莫厭嚕囌,讓我再來告訴諸位一個明心見性的根本辦法:

 

當知人人本具的真心佛性,因為被無明煩惱所遮蔽,所以不得顯現。當世尊於菩提樹下開悟的時候,曾三嘆:「奇哉!奇哉!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,因被顛倒妄想執著不能證得」這是真實語。我人如能滅掉無明妄想,則真心本性自然顯現。所謂無明就是迷惑心,到底迷個什麼?乃迷了我法二種空理。凡夫顛倒,不了四大非有,五蘊皆空之理,妄認身心為實我,是為我執無明。不了諸法緣起性空,本非實有而妄執萬有為實法,是為法執無明。因此二執的迷惑真心,致使見聞覺知流逸於六塵境界,處處貪戀,事事執著,妄造惡業,枉受苦報。現在要想明心見性,了脫生死,當著力於斷此二種無明妄惑;第一莫認五蘊虛妄身心為實我;第二莫認一切萬法為實有。否則緣木求魚,終不能達到目的——明心見性。然而要怎樣方能做到事實?

 

當依般若智,用觀照工夫,諦觀今此身心,唯是五蘊和合的假名為我。先觀色蘊——身,了知此身之四大假合,皮肉筋骨的堅者屬地,痰淚津液之濕者屬水,呼吸動轉屬風,周身煖氣屬火,若將四大各分離,即此妄身在何處?

 

又觀受等四蘊,了知領納是受,取像為想,造作為行,了別為識。因為根境(六根六塵)和合而引起妄心分別,才有受等四蘊的作用。如苟根境不偶,今此妄心當在何處?所謂身——色蘊,從四大假合而有,受想行識由妄心分別而有,究竟沒有實體?『圓覺經』云:「妄認四大為自身相,六塵緣影為自心相」這就是眾生的顛倒。

 

諦觀身心離此五蘊的因緣假合之外,求人我相即是了不可得,則破我執而證我空。諦觀山河大地一切諸法,皆是緣生無性,當體即空,則破法執而證法空。於是自然不生顛倒妄想的迷戀執著。

 

既能識破妄源,徹悟身心世界了不可得,則靈光獨耀,真心顯現,一切迷情妄相當下銷滅,無始生死煩惱頓時超脫,正如雲消月現,萬里澄空一樣。所謂「清風掃蕩障雲消,萬里青天孤迥迥」。這就是明心見性的境界,此時還有什麼生死煩惱可言呢?好!至此(一)約境物方面的道理講完。(二)約人事方面的道理留在明天再講。

 

約境物方面的道理已經略略講完,現在要來談談人事方面了。

 

在新春佳節,無論自然界和人事方面都有一番維新。所謂上天下地,一切萬類都呈現著新鮮明媚的氣象,宇宙彷彿成為一幅大自然的春景美畫,此為自然界的維新。至於人事方面呢?自然也有它的維新喲。

 

因為新春有那麼好,所以一年一度的過年,是極為人們所歡欣的,因此在於將近過年新舊交換的時候,大家都忙著一切準備為歡迎新年。是不是無論那一個家庭,頭一步就是把家堛漕C個角落都清掃得乾乾淨淨,把一年所積集下來的骯髒東西,都清除得一清二楚,把凌亂無用的拉雜東西都收拾得整整齊齊,然後將珍貴的家寶都拿出來布置一番,長供桌披上了古式繡花、繡龍、繡鳳......的各樣桌圍,或新式西洋綿織的美麗桌巾,大理石的椅子披著刺繡的大紅緞椅套,案頭上排著寶貴而美雅的花瓶、古盤,以及珍奇的各種古董品,地板上鋪著洋式的大地氈,點綴得煞是熱鬧,到處都生起色彩,維起新來。至於飲食、衣服方面更不必說。這些雖然是表現富貴家庭之氣象,同時卻也為著歡迎新年。就是貧窮家庭的人們,也都各盡能力的圖個新鮮和美好的衣食等,盡情的吃喝玩耍,來享樂這一年一度的新年,誰也不肯讓它悄悄地過去。

 

照古來俗例,在新正的五日內,一切都要圖個吉利,那些不吉祥的話都被禁止,連那頑皮淘氣的孩子們打罵也免了。開口就是祈願花常好、月常圓、人長壽的好話,任何人一見面就是「恭喜」二字,到處洋溢著吉祥的空氣,充滿著喜悅的氛圍,融洽和諧地烘襯出一片國靖民樂的昇平氣象,恍然成為一個暫時的極樂世界了。所以雲門禪師說:「我們修行人,要日日是過年」,這句話很有意義的。

 

要知道過年是含有革舊維新的含意。統上所說是自然界的境物方面和一般人事方面的革舊維新。但我們學佛修行人,竟要怎樣的過年?如何來革舊維新才合乎正義呢?除了和一般隨例過年外,還要一個很重要而具有深長意義的過年,那是什麼?就是法身的過年!人們只知道有個色身——肉體——一味講究那些物質方面的美衣豐食來供給色身過年的享樂,卻不注意到色身之外還有一個主人翁——法身——它也要過年的,法身的過年就是內心的過年。它的過年是怎麼一回事?也不外乎革舊維新罷了!它的革舊,即革除舊習氣——一切顛倒妄想;它的維新即建立新觀念——清淨解脫。若詳細言之,所謂:轉慳貪心而為布施心,轉瞋恨心而為慈悲心,轉愚痴心而為智慧心,轉煩惱心而為解脫心,轉妄想心而為靈明心,轉分別心而為平等心,轉顛倒心而為正覺心,轉染污心而為清淨心,轉執著心而為放下心,轉我慢心而為謙讓心,轉障礙心而為隨喜心,轉嫉妒心而為敬愛心,轉殘忍心而為同情心,轉邪曲心而為正直心,轉欺誑心而為誠實心,轉多疑心而為堅信心,轉懈怠心而為精進心。所謂轉就是革除的意思。扼要的說,即革除過去的一切惡思想——舊習氣;建立未來的一切善思想——新觀念。總之!斷一切煩惱,滅一切妄想,這叫做革除舊習氣;生清淨心,發菩提心,這叫做建立新觀念。如能改變私我的個人主義,而針對無我的大眾主義,這都是革舊維新的行為。

 

那些慳貪瞋恨等,乃一切眾生之無始來的惡習氣,能令眾生造業惑苦,生死無盡,故當一一革除淨盡;成為喜捨慈悲等,樹立一切有情作佛成聖的基本條件,故當一一建立起來。

 

當我們在清掃家堙A準備歡迎新年之外,同時也要好好地清掃一下內心。那妄想心、煩惱心就是內心的塵埃;那慳貪、嫉妒、瞋恨、執著、貢高、我慢,就是內心的垃圾——骯髒東西。家堛犒陔屆A是由一朝一夕,最久不過一年半載的積集,是容易清除的。至於內心的垃圾,乃從無始劫就積集下來,一向為人們所疏忽,這久遠熏染之深的內心塵垢,如膠漆般的堅黏,要除去它,誠非易事,非努力奮鬥一番,是絕對辦不到的。

 

學佛人,既受過佛理的啟示,是懂得這些道理,故在革舊迎新的過年之下,當自己檢點檢點,把各人內心所有的那些垃圾徹底去清除它,然後才把法身莊嚴起來。因為我們的內心也有很多寶物,當然也要拿出來布置,為表示歡迎新年。

 

以戒行莊嚴,來代替晃耀奪目的錦繡桌圍;以法空為座,來代替大理石椅子;以七科道品、四無量心、六度、四攝......來代替一切珍奇的古董品。此外還有三智、四德等的種種無價寶物,都要一一搬出來布置、品評。這麼一來,我們的主人翁就好像做了一位大富長者,其實在實相門中,本來就是大富翁。

 

要知道上面所說的那些寶物,都是我們各人自性寶藏中本有的東西,可惜眾生迷故而不知受用,甘心作個困苦窮人,飄零三界,流浪於六道,難怪乎釋尊說我們眾生為最可憐愍者。

 

此外還有一種道理,人們只知道清掃色身所住的房子,毫不覺察到法身住的房子也要清掃啊!

 

智暉禪師說:「我有一間舍,父母為修蓋(父精母血生育為成),住了八十年,近來覺損壞,早擬移別處,事涉有憎愛,待他摧毀時,彼此無妨礙」。讀了這首偈,便知道今此色身,乃屬法身一期的暫住宅。

 

色身所住的房子,竟是採集那些磚石、木材、水泥、石灰等材料,並泥水匠、木匠所造成的。至於法身的房子則集合地水火風的四種材料,由父母自己擔任泥水匠,木匠而造成的。它——法身房子,與普通房子的型模是差不多的。中間也有一個大門——口,許多東西均由這堨X入。堶掄晹w著一台放送機——舌——時常的放送著種種消息。普通的門扇,是用木材和玻璃連合製成的,最多四扇;至於它,則純用牙骨類為之,且有三十餘扇之多——齒——較之普通房子實在考究多了。門頂上更有兩個空氣窗——鼻——一切空氣都由這堻q透的。其次還有兩個正面窗——眼——它的光線非常好。左右更安置兩個收音機——耳——常常在吸收著各地各種的消息。普通房子是用瓦、或茅草、竹類蓋的,它則純用寶貴毛髮作厝蓋。普通是用木材做桁、柱、樑、棟,或鋼骨造成的,它則純用骨骼為之。普通是用泥土或石灰粉刷牆壁的,它則用血和肉為之。普通是用泥料為外壁護,它則用布類或毛織類為之(表服)。其他如水溝(小便)、廁所......樣樣都施設得很齊備;這就是法身隨緣暫住的房子,即色身之本體。

 

現在要怎樣來清潔它?是不是用香肥皂和面巾把鼻目嘴以及全身洗刷得乾乾淨淨呢?這誰也曉得,還用得著我嚕嗦嗎?在這歡喜過年之下,我想任何人——就說最骯髒而頑皮的孩子們,他們的媽媽也會督責他去洗一頓澡的。老實告訴你們,清潔法身房子的內部是依理方面的。扼要的說,即清淨六根——眼耳鼻舌身意。人們六根不能清淨,根本是被六塵——色聲香味觸法所染污。如眼被色迷則起貪愛且念念追求,必千方百計,盡心竭力以求得之而後已,如得不到它,則起瞋心;不知萬法如幻,妄起貪愛;不能安分隨緣,妄起瞋恨是為痴迷。耳鼻舌等例之可知。又六根對六塵時,遇順境則起貪心,遇逆境則起瞋心,遇中庸境則起痴心。由六根門頭起貪等三毒煩惱而染污真心,這便是法身房子受骯髒的所在。

 

我們學佛人當了達「遍計」本空,「依他」如幻,「圓成」本具。六根對六境時要能迴光反照,遇順境時不起貪心,遇逆境時不起瞋心,於是則痴心無由生起。如眼見色不起貪愛,則不被色染,即是眼根清淨......即是意根清淨;這就是清淨法身房子的方法——清淨六根。此不過一種方便說法,若積極的說,要能消除眼等無始以來之六根罪垢,必以無量功德才能莊嚴,得使其清淨,由此清淨之功德而能六根各發無礙妙用——六根互用自在,這才算真實的獲到六根清淨境界。

 

至於過年的物質享樂——嚴持規戒就是法身的美麗衣服;廣修福慧就是法身的上品飲食;法空無我就是法身的廣大住宅。要而言之,法身的過年是用不著什麼文繡、甘旨等去供養它,只要我們發菩提心,勇猛精進,實踐四宏誓願,作為勝妙供物來供養它就夠了。否則唯色身過年,而法身沒有過年(方便語),大家忍不忍心我們的主人翁在無聊地度著新年的呢?

 

話說回來,現在要用佛法來恭祝大家了,照樣的恭喜諸位新春發財、長壽、健康、所求如意、萬事吉祥。諸位不要詫異以為這些事都是社會上平常的一種酬酢語,怎麼說是佛法呢?慢慢聽我道來!

 

第一祝諸位發財,不是指的世間有漏之財。世人所要求發財,無非為著物質生活的享樂罷了,可是它沒有永久性——靠不住。這是怎樣說?因為世間上的一切事物,都是因緣所生法,乃一種變幻無常的,當然金錢也不在例外。佛經上告訴我們說:世間財物為五家共有,那五家呢?一、貪官污吏。二、水火。三、盜賊。四、刀兵。五、不肖子孫。因此我說世間財物是靠不住的。

 

至於我所要祝諸位發財,指的是功德法財,即莊嚴道果的七聖財,又名七法財。『寶積經』四十二云;「一切眾生不獲此(七聖財),故名極貧窮」。那七聖財:一、信財。二、精進財。三、戒財。四、慚愧財。五、多聞財。六、施捨財。七、定慧財。因時間關係,七聖財避繁不講。總之廣修一切功德智慧就是發財(出世無為財)。

 

此等法財,非同世間金錢,祗能供物質生活之享樂——福蔭色身而已;它能莊嚴法身,培養慧命,並且非只一生的享用,能夠歷劫無窮的享用;又不怕盜賊的搶劫,水火的侵損......,直至助成我們作佛成聖。諸位願不願意發這麼一筆殊勝的功德法財呢?我祝你們發財指的是此。

 

第二來說明祝諸位的長壽,學佛人在求了脫生死,希望成佛,能夠實行做到徹底——成佛——自然達成目的——長壽。因為凡夫是以四大假合之肉體為身,是生滅無常,乃依因緣的久暫而論壽命的長短,最長壽的不過百年。至於成佛是以一切功德智慧所莊嚴的法身為身,則不生不滅,永久常在,這才可算真正的長壽。我現在祝你們長壽,是要你們實行做到此點。

 

第三來說明祝諸位的身體健康,但我所說的身體,指的是法身——心。學佛人要心明如鏡,意靜如空。心明則不被境迷,意靜則不被境轉,於是二六時中對境臨事,都能遠離一切煩惱罣礙。人們精神上受到煩惱的痛苦,較諸身體害病更為厲害。得到佛陀真理的受用,能夠事事解脫,安心過日,逍遙自在,不被一切煩惱侵擾,精神上獲到無上安樂,這就是法身的健康,安身立命的境界。

 

第四來說明祝諸位的所求如意,凡事如意則心安,反之,不如意則心不安。但要怎樣來使他安心如意呢?佛經上說:「少欲如意,多欲為苦」。儒家也說:「養心莫善於寡欲」。人們不知道養心,所以心不能安,不安則不如意。『論語』云:「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」。像顏回先生這樣安貧樂道,根本就由於少欲知足而得來。我們學佛人當依佛陀教訓,要安分隨緣,不可多貪五欲,因為多欲則被物役,而心常不安——罣礙;少欲則不被物役,而心常解脫——自在。人們能少欲隨緣,則何處不安心?何事不如意?古人說:知足常樂,即此意也。現在祝你們所求如意,是要諸位實行做到此點。

 

第五來說明祝諸位的萬事吉祥,吉祥是對災患而言,災患是由惡因所釀成的結果。我們學佛人,必遵守佛陀的教訓,能以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為修行之本。惡是苦因,不作一切惡,自然沒有任何災患的來臨;善是樂因,樂是福的享受,能行一切善,自然召感一切福,吉祥就是福的一種現象。換句話說,能好施樂善,自然消災集福,消災集福,也就是吉祥。諸位相信嗎?

 

總上來說,恭祝諸位的主要是希望諸位:一、廣修一切福德智慧——發功德財。二、早成佛道,親證法身——長壽。三、遠離煩惱,解脫自在——健康。四、少欲知足,萬事隨緣——如意。五、好施樂善,消災集福——吉祥。列表如下:

 

發財——廣修一切,福德智慧。

長壽——早成佛道,親證法身。

健康——遠離煩惱,解脫自在。

如意——少欲知足,萬事隨緣。

吉祥——樂善好施,消災集福。

 

諸位!有沒有希望得到我今天恭祝你們的五大勝事呢?要是有的話,那麼,當堅起信心,擴大願力,勇猛精進,去實地修學佛法,以期早成佛道,親證法身。一證了法身,自然所願(發財,長壽......)皆成。因為法身具有一切功德的智慧故。列表如後:

 

    ┌俱足一切,功德智慧——發財。

    │永離眾患,畢竟安樂——健康。

法身┤十力俱足,妙用無窮——如意。

    │萬古不變,歷劫常存——長壽。

    └福智圓滿,萬德莊嚴——吉祥。

 

然而要怎麼修才能速成佛道,親證法身?我來告訴諸位一個最簡便,而又極穩當的殊勝法門——念佛。大家不要看輕它,觀音、勢至等諸大菩薩,都是求生西方,親近彌陀;歷代祖師們也莫不以此法門作為自度度人的唯一寶筏,其實現往生的何止萬計?

 

念佛法門是三根普被,萬法齊收,無論何人都做得到的。只要我們肯深信——釋迦不妄語,彌陀無虛願;肯發願——決定求生西方;肯實行——決定一心念佛——朝斯夕斯,念玆在玆,沒有間斷的修持下去,包管你一生成辦,臨命終時必定蒙佛接引,往生淨土,獲三不退(佛果),花開見佛,頓悟無生——親證法身。前所謂明心見性的大事,至此亦可以同時得到解決。古人說:但得見彌陀,何愁不開悟(明心見性)?

 

當知生到極樂世界,彼土純以黃金為地,住的是七寶莊嚴之樓閣,四周環繞著重重無數七寶所成就的欄楯、羅網、行樹、寶池......等的點綴,成為一個極其莊嚴燦爛而美麗的大花園,可供往生行人隨時隨意地遊樂。這麼勝妙境界,非世人夢想所能得到的。你想世間第一流的大富長者,他們所住的房子,最考究的不過是上品的磚石,或銅鐵,乃至點蒼石——大理石等所構成的,終沒聽過有純七寶所構成的樓閣!就舉古代的皇宮來說,也絕無其事的。往生極樂世界的眾生算不算「發財」呢?

 

極樂世界的眾生,身心清泰,無諸病患。經云:「彼佛國土無有眾苦」。這才可說為究竟的健康。

 

一生到極樂世界,皆得無量壽。經云:「彼佛壽命無量,及其人民」(往生眾生)。俗語說:人生七十古來稀,那往生極樂世界的眾生,才是真實的「長壽」喲!

 

往生極樂世界的眾生,思衣衣來,思食食來,種種現成,般般稱心,終沒有些許拂逆事的發生,你看如意不「如意」?世間不如意事常八九,況般般如意呢!

 

當知生到極樂世界,則得永了生死,長離眾苦,乃至究竟成佛。總之,生死是一種禍患,是一種大不吉祥的事;成佛是一種最上無比的大福德(吉祥)。沒有生死大患,得到成佛則大福德,你看吉祥不「吉祥」?世間還有比這麼再吉祥的事嗎?

 

話說多了,總之我今天恭祝諸位,是希望大家在這新年開始的時候,一年之計在於春,願人人從新年做起——勇猛精進,早成佛道。請多念

 

南無無量壽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