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鏡錄略講下冊

(第九章)

 

南懷瑾教授講述

 

第九章  無花休怨春

 

上次提到止觀是定慧之因;定慧乃止觀之果。修道學佛基本上要先能做到定,要得定則先要得止。而且世界上所有宗教凡求出世法的,都必須要修止、修定。像現在各位的打坐乃至淨土宗、密宗、禪宗的方法,拿止觀的道理來講就是要求止。「止」也是最大的一個問題。譬如大家靜坐,不管功夫做得多麼好,內在的思想、意念能否永遠停在某一處呢?做不到!比方拿念佛來說,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就已經是兩個念頭了,再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,已經是四個了。這個念頭總歸不止。不止的道理何在呢?套個佛學名詞乃因為我們用的是生滅心。我們的思想、念頭一個一個來,就像波浪似地此起彼落,而且還是不連貫的,中間還有許多亂七八糟的念頭隨時會插進來,這是讓人很討厭的事。

 

不管哪一宗,哪一派,用哪個方法,當你覺得自己坐得很好時。嚴格來講,這個自己覺得坐得好,都是屬於生理感受的狀態。因為人都是忙亂慣了的,一旦上坐,腦神經及身體的肌肉都休息下來,當然會有一種很輕鬆、舒服的感覺。很多人卻以此種感覺而覺得修道很有用處。其實我們仔細想想,這是生理在一個休息狀態所得到的必然結果。換句話說,即使你不盤腿打坐而是躺在床上穩穩睡上一覺,精神也會很好、很舒服。至於內在的思想、念頭不管你功夫做得怎麼好、它幾乎沒有停止過。所以,世界上學佛修道的人那麼多,不管哪一宗、哪一派,意念從來得「止」的究竟有幾個呢?

 

止不了就空不了

 

這個止在禪宗而言就是「截斷眾流」,因為我們的思想就像一股流水一樣永遠地流下去,要如何才能把它給截斷呢?當過去的念頭已經過去,未來的念頭還未來的中間,這個念頭就是空,止於這個空上面,就把它給截斷了。不管修哪個法門,意念若無法做到止於專一,那麼所有的工夫都是白費的。想要了生死那是不可能的,想成仙、成佛也不可能,只能說是在玩弄自己。以這個道理來看就不難發現世界上所謂修、做功夫的人往往難免在自欺、欺人,不然就是被這個法門所欺。

 

要再次提醒大家的是,不要把靜坐上一點寧靜的感覺當作是功夫、是佛道。懂了這個原理之後再來研究如何使意念專一得止。

 

以我們現代醫學的道理來說,意念不能止就是腦波不停地在跳動。假如意念專一的話,腦波跳動的就呈現不一樣而變成平靜得多。然而對初學靜坐的人而言,生理上的障礙會把意念給牽走,如腿痛發脹等感覺,雖然一邊在念佛或持咒,但心媕Y卻在叫痛,這都是意念在波動,因此無法專一。

 

若不能得止,學佛都是空談。四禪八定都達不到就想著要開悟,大有問題。然而我們大家在道理上卻都是悟了的,凡是中國人都知道四大皆空,人生如夢,大家在勸人家時都是如此慰藉對方的。但是當事情真正降臨自己頭上時,卻是半點也空不了。為何空不了呢?只因為意念不能止。因此真正的修行,釋迦佛告訴我們是:「制心一處,無事不辦。」上次我們也曾提到過。今天有位同學問:何謂無事不辦?只要心境專一能夠做到,要入定就入定、出定就出定。要智慧開發智慧、求神通會發神通。出世也好、入世也好,都可以做到,問題就在於我們無法做到制心一處。

 

這個道理我們知道了!再來看永明壽禪師的原文。

 

他老人家首先讚歎修定的重要。

 

意若一者,何事不辦。苦集得一。則不輪迴。無明得一。不至於行。乃至不至老死。摧折大樹畢。故不造新。六弊得一。則度彼岸。唯此為快。善巧方便。種種因緣。種種譬喻。廣贊於止。發悅其情。是名隨樂欲以止安心也。

 

「意若一者,何事不辦」。這同我剛剛提到的「制心一處,何事不辦」是同樣的意思。「苦集得一,則不輪迴」,這苦集二字乃四聖諦中苦集滅道的苦集。一切凡夫在未得道前都在痛苦中,如生老病死等苦。佛說一切眾生以集苦為樂,就好像我們把吃苦瓜當成是好味道。若不集苦為樂就是滅道,得了道滅一切苦。「苦集得一」雖然是凡夫,苦能修到意念專一,「則不輪迴」,可以避開生死不入輪迴。「無明得一,不至於行乃至不至老死」,拿十二因緣來說,無明煩惱若能得到定境,專一了就不會有後面的十二因緣而了生死。

 

「摧折大樹畢,故不造新」,得了止,意念專一以後不起無明了,因為無明在專一中,因此叫「摧折大樹畢」,「故不造新」,有許多禪宗祖師悟了以後,他們描述自己的生活是「隨緣消舊業,更不造新殃。」把過去的業力,善、惡的債都還光了,現在連一毛錢的賬也不賒欠了。悟了道的人如何能做到只還舊債而不欠新賬呢?必須要做到專一。所以說「摧折大樹畢,故不造新。」

 

「六弊得一,則度彼岸」,六弊即六根。得止專一以後六根自然不違越,甚至空了,就得道了而登彼岸。

 

「善巧方便,種種因緣,種種譬喻,廣贊於止,發悅其情,是名隨樂欲以止安心也。」一切經典上,佛用各種善巧方便的方法,用種種因緣、種種譬喻說了那麼多教理,無非是讓我們認識清楚了,很高興去修定、修止,這在佛學名詞上就叫做「隨樂欲以止安心也」。

 

符咒的奧密

 

我們在這堨插一個故事,大家都知道有畫符念咒之事,比如喉嚨被魚骨頭刺到了,拿個符這麼一畫,這杯水喝下去就好了。這是小事情,還有許多大的也很管用。這種咒語畫符很容易學,但是多半都不靈,為什麼不靈呢?因為精神意念無法專一。尤其是我,學了這些一定不靈,因為我不信嘛!其實不是符與咒語靈到什麼程度,而是每個人的精神力量就有如此偉大。只要你專一,隨便怎麼畫都靈!學畫符念咒的有一句老話:「不會畫符,為鬼所笑」。畫符降鬼,符不會畫,鬼都笑你。有些符字很多,而且還有上古時代的字,術者都要認得會寫,他一枝筆拿來哈一口氣,呼吸閉住,一口氣就把這符給畫完,而且中間還不能有第二個思想,必須全神貫注在這枝筆上來畫符,這張符才靈。我們誦經、持咒的道理也一樣,所以以止安心有如此的重要。

 

如何開發記憶力與智慧

 

又善男子。如天元旱。河池意幹。萬卉焦枯。百穀零落。婆伽羅王。七日構雲。四方淫雨。大地沾洽。一切種子皆萌芽。一切根株皆開發。一切枝葉皆鬱茂。一切華果皆敷榮。

 

這婸〝修止是學佛的第一步,等於夏天大旱到處一點水都沒有,得了止以後就好像天上有甘露降下來,乾枯了的百草都會重生。婆伽羅王,就是佛經上的大龍王,以七天的時間興雲施雨。得了止後有什麼好處呢?下面就是它的形容:一切種子皆萌芽,一切根株皆開發,不但此生的記憶恢復,就是很多劫以前的事你也都會清楚。假如過去讀過書的,得了定以後智慧開發了,詩也會作,文也會寫了。因為在阿賴耶識田中,我們過去的種子還在。我們過去的種子不起作用,那是因為我們不在定中,因此無法發生作用。

 

「一切枝葉皆鬱茂,一切華果皆敷榮」,譬如大家學佛都想得神通,其實神通是修道的枝葉,悟道才是根本。

 

無花休怨春

 

人亦如是,以散逸故。應生善不復生。已生善還退失。禪定河幹。道品樹滅。萬善焦枯。百福殘悴。因華道果。不復成熟。

 

我們一般人為何變成普通人而不能得道,因為自己「散逸」,散是散亂,逸是放逸。所以應該生的善根沒有發起。不能說我們全都是壞人,我們前生也曾做過好事,可是我們沒有定力,以致於前生的善報發不起來。而且人因為散亂、放逸而嚴重到「已生善還退失」,這一生一些善根剛剛萌芽的,因為你散亂、放選,這點善根也退失掉了。「禪定河幹,道品樹滅」,禪定之河也幹了,得道也沒希望了。「萬善焦枯、百福殘悴」,放逸、散亂的果報會使得我們的萬善焦枯那麼嚴重,而且所有福報因為沒有得定也都憔悴了、凋零了。「因華道果,不復成熟」,修定是因,成道是果,因為不修定,所以不復成就。

 

若能閑林一意。內不出。外不入。靜雲興也。發諸禪定。即是降雨也。功德叢林。暖頂方便。眼智明覺。信忍順忍無生寂滅忍。

 

「若能閑林一意」,我們打坐做功夫,不管念佛或是空觀也好,假使能做到只有這一念,就叫做閑林一意。「內不出、外不入」,我們的念頭不向外攀緣想東想西,外面的境界也不會影響到我們做功夫。「靜雲興也」;這就是初步達到靜的境界。

 

「發諸禪定,即是降雨也」,靜的境界不是定,而是定的前兆。他比方說,我們修定的人若是意念專一了,而內不出、外不入時,就好像在下雨前天上起雲了,這個形容得非常好。明白一點地說,各位學靜坐的,一上坐兩腿一盤、手一擺準備靜的時候,此時最靜,你把握這一刻就對了,再過一下子就不靜了。真的是不靜嗎?其實不然!雖然坐到後來腿脹腳麻腰酸,其實正是靜雲興也。就好像天之所以會下雨是由於地上的水氣經過蒸發上升,碰到冷氣團就凝結成雲霧。

 

其實只要心理靜到極點,念頭一定,生理的變化就是靜雲興也。只要這一點認識清楚了就可以慢慢做功夫了,而一般人所謂的打通任、督二脈、三脈七輪,其實在教理上都是屬於靜雲興也。

 

然而一般我們做功夫,由平靜使生理起變化而堶悸漫擬Y就跟著跑出來了,而覺得這婸纂B那媯,因此無法做到內不出、外不入,往往功夫就到此為止而無法再進步。

 

假如你能認識這些現象不過是定的前兆,靜雲興也。進一步才可以談到如何發諸禪定,到了這個定境界就轉入意念的境界了,不要被生理轉著走。一轉入這個境界「即是降雨也」,頭頂上慢慢清涼而有甘露水下來,也有一個名詞叫醍醐灌頂。甘露下降,頭頂清涼是開發定的境界的前兆。在教理上還未到初禪而是輕安,「輕」是身體變得輕巧,走起路像樹葉在空中一樣地舒服;「安」是安詳,所有的病痛都沒有了。所以叫輕字,而且一定是從頭頂上發起。跟著下面得到定了以後,「功德叢林」,佛教育我們要修功德,到了定的境界一切功德才能成就,就像原始森林一樣的茂盛。「暖頂方便」,「暖」以密宗而言,就是發起拙火,得暖的話打坐腿就不會麻了,慢慢地全身發暖,暖了以後就柔軟了,不管是九十幾或一百幾,得暖以後原本硬化的老骨頭都會變成像嬰兒般。「頂」,是開頂,到達了頂,氣脈就全通了,有一天身體機能壞了,就可以很瀟灑向親朋好友道別而來去自如,只有很輕微的不適而不痛苦。若功夫只到暖位想生死來去自如是做不到的,腿還發麻的就差得更遠。「方便」,就是方法,在修行的過程中不同的程度要用不同的方法,到了四加行的暖頂位後,所有修行的方法才會清楚。

 

「眼智明覺」,智慧的眼睛打開了,一打開書就知道這是正法或是邪法;或是明瞭它是講哪一種漸次所用的方法。「明覺」,是自己悟了。「信忍」,因為對於佛法有了真正的體悟,因此生起堅定的信心得以安住,而不會被自己心理上偶爾現起的煩惱所干擾。「順忍」,乃至於有人無理地打罵也不會動氣,而是自然地寬宏大量及無限的慈悲。「無生寂滅忍」,萬緣不起,一念不生。這是講到由靜到定的初步就能生起那麼大的功德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