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藏菩薩本願經講義

(地獄名號品第五)

 

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

知定法師著述

 

地藏菩薩本願經講義卷中

 

地獄名號品第五

 

上品敘述眾生業感,標題雖是單指閻浮,實則十方法界莫不皆然。在十法界(四聖六凡)來說所指眾生業感,總則遍十法界,別則只是六道。就是六道方面,三善則有苦樂相間,三惡則純苦無樂。而在三惡道中,餓鬼畜生的苦事比較輕微,地獄的苦楚最為劇烈,尤以八寒八動為甚。本經光目婢子答言:「罪苦之事,不忍稱說,百千歲中,卒白難竟。」普賢菩薩在聞說眾生業感品之後,跟著就問地獄的名稱。因為上文只說眾生業感,種種差別,因是先受華報,後墮地獄,動經劫數,無有出期,而未指出地獄的名稱,故此普賢菩薩請求地藏菩薩詳說,俾未來眾生,知所畏懼。地獄梵名泥犁耶(Niraya),或名那落迦,捺落迦(Naraka)等,譯為不樂,不自在,可厭苦具、苦器、無有等。立世阿毘曇云:「梵名泥犁耶,以無戲樂故,又無喜樂故,又無行出故,又無福德故,又因不除離惡業故,故於中生。……此道於欲界中最為下劣,名曰非道,因是事故,故說地獄名泥犁耶。」舊婆沙論云:「地獄名不自在,謂彼罪人,為獄卒阿傍之所拘制,不得自在故。」新婆沙論云:「問:何故彼趣,名捺落迦?答:彼諸有情無悅、無愛、無味、無利、無喜樂,故名捺落迦。或有說者,由彼先時,造作增長,增上暴惡,身口意業惡行,住彼生彼,令彼相續,故名捺落迦。有說彼趣以顛墜,故名捺落迦。」地獄趣在何處建立?若依本經,則謂在三海之內。如準婆沙,則說在南閻浮提之下。事實地獄有多種,或在地下,或處地上,或居空間。今取最卑最下之義,故言地獄。名者名目,號者稱號。因為眾生造種種之雜業,故受報地獄之中的等次差別,亦各各不同,所以名號亦各別。由於名目繁多,稱號不一,故須詳明,俾令眾生知所警惕。這品因在本經之第五段,故說地獄名號品第五。

 

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,白地藏菩薩言:「仁者!願為天龍四眾,及未來現在一切眾生,說娑婆世界,及閻浮提,罪苦眾生,所受報處,地獄名號,及惡報等事,使未來世末法眾生,知是果報。」

 

這是普賢菩薩請問地獄名號,及罪苦眾生,受惡報的地方。普賢梵名邲輸跋陀羅(Visvabhadra)或名三曼多跋陀羅(Samantabhadra)悲華經謂:轉輪聖王無諍念之第八王子名叫阿彌具,於寶藏佛所,發種種廣大誓願,以是因緣,故佛為改字名曰普賢。由於普賢菩薩證得體性週遍之理,願行彌滿法界,化度眾生,莫不周極,所以名之曰普。位鄰極聖,隨緣淨佛國土,成就眾生。故名曰賢。主一切諸佛之理德、定德、行德,與文殊之智德、證德、慧德相對,故能於菩提心,所起願行,及身口意,悉皆平等,遍一切處,純一妙善,備具眾德,所以叫做普賢。

 

普賢位鄰極聖,地藏亦亞聖之流,二大士既是德位相當,智行并齊。地藏既知地獄名目,難道普賢就不知道嗎?但以地藏專司冥界度化罪苦眾生,若得地藏當眾說明,較為易令會眾,及未來末法眾生信受奉行。所以普賢特向地藏請問。仁者,對善良的人之尊稱,即是說有仁德的人,對於一切眾生,具惻隱之心,而普遍生出慈愛覆育的念頭。

 

天龍,即指八部眾。四眾,即佛弟子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,優婆夷。這些天龍八部與四眾弟子,以及現在未來一切眾生,均是未得道果之輩。不知娑婆世界,尤其是閻浮提內,一切造罪應受苦的眾生,所生受報的地方,地獄的名號。以及作何等惡事,應受何等惡報?故此請求地藏菩薩,詳為說明。俾令未來末法眾生,知是等痛苦的果報,而發向上求離脫的心。科註云:「罪苦眾生,乃能受報者。所受報處,通則指六道,別則唯在地獄。惡報等事,受報時所歷之境,略言有九種:若聞法兩舌亂他,墮耽耳狗中。聞法不餐采,墮長耳驢中。慳貪獨食,墮餓鬼中。出生為人貧賤。惡食飼人,墮豬豚蜣蜋中。劫奪人物,墮羊中,為人剝皮噉肉。喜盜人物,墮牛馬中,出生為人下使。喜作妄語傳人惡,墮地獄中。烊銅灌口,拔舌耕犁。喜飲酒醉,墮沸屎泥犁,出為猩猩。為人頑愚,為上鞭下,無所告訴,墮地獄中,出為水牛,貫鼻負重償殃。若廣明之,則有無量。」

 

地藏答言:「仁者!我今承佛威神,及大士之力,略說地獄名號,及罪報惡報之事。

 

這是地藏謙恭訪說。佛為聖主,神通叵測,威德難量,弟子秉承意旨,弘宣正教,故須仰承威神加庇,庶使法化無疆。普賢係佛真子,智德高勝,願行彌深故須仰仗彼力,而圓成斯舉。大士(Mahasattva),係菩薩的通稱。菩薩運心廣大,能作自他兼利的大事,所以稱為大士。所謂略說地獄名號等。是謙遜的辭句。地藏菩薩,雖具廣大的智慧,能夠盡說地獄苦事而無遺,琱ㄗ未s說,而謙遜曰略說。這是菩薩直得敬仰的地方。

 

仁者!閻浮提東方有山,號曰鐵圍,其山黑邃,無日月光。

 

這是總明地獄所在處。在這個閻浮提之下,有山叫做鐵圍。在鐵圍與鐵圍兩山之間,有地獄在。黑闇無比,日月光明照不能及。這裡所說閻浮提「東」方,疑是「下」方之誤。如新婆沙論云:「問曰:地獄在何處?答曰:多分在此贍部洲下。……從此洲下四萬踰繕那,至無間地獄底。」黑邃,是黑暗而深遠的樣子。即是說地獄裡面,又黑黯又深遠,日月光明所照不及。長阿含云:「佛告比丘,四天下有八千天下圍繞,其外復大海水。周圍圍繞八千天下。復有大金剛山,遶大海水。金剛山外,復有第二大金剛山。二山中間,窈窈冥冥。日月神天,有大威力,不能以光照及於彼。」起世經云:「諸比丘,此鐵圍外,復有一重大鐵圍山。亦縱廣六百八十萬由旬。兩山之間,極大黑暗,無有光明。日月有如是大威神大力大德,不能照彼,令見光明。諸比丘!於兩山間,有八大地獄。」立世阿毘曇論亦云:「世尊說:有大地獄,名曰黑闇,各各世界,外邊悉有,皆無覆蓋,此中眾生,自舉其手,眼不能見。雖復日月,具大威神。所有光明,不照彼色。諸佛出世,大光遍照。因此光明,互得相見。」

 

有大地獄,號極無間。又有地獄,名大阿鼻。

 

這是地獄中的兩大主獄。這兩地獄或說是一,或說是二。無論是二是一,都是治眾生罪,令受極苦楚的地方。言是一的,因為阿鼻是無間的意思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佛告阿難:云何名阿鼻地獄?阿言無,鼻言遮;阿言無,鼻言救。阿言無間,鼻言無動。阿言極熱,鼻言極惱。阿言大火,鼻言猛熱。猛火入心,名阿鼻獄。」法苑珠林引經云:「何名阿鼻地獄?此云無間地獄。何名無間?獄卒捉彼罪人,剝取其皮,從足至頂。即以其皮,纏罪人身,著火車上,輪輾熱地。周回往反,身體碎爛,皮肉墮落,萬毒並至,故使不死。乃至其中罪人,舉目所見,但見惡色。耳聞惡聲,鼻聞臭氣,身觸苦痛,意念惡法。彈指之頃,無不苦時,故名無間地獄。」言分為二者,言極無間,即是說墮生在這層地獄的眾生,所取罪苦,相續不斷,沒有絲毫的間歇,所以叫做極無間獄。言大阿鼻,即是說這層地獄裡的眾生,受極大的苦惱,業盡方畢。於其中間,無遮無救。故目連雖得大神通力,亦不能救拔墮在地獄受苦的慈母。所以叫做大阿鼻獄。如楞嚴經云:「九情一想,下洞火輪。身入風火,二交過地。輕生有間,重生無間,二種地獄。純情即沉入阿鼻獄。」又云:「若諸眾生,惡業同造,入阿鼻獄,受無量苦,經無量劫。六根各造,及彼所作,兼境兼根,是人則入八無間獄。」因緣僧護經云:「爾時世尊,復告僧護:有九種人,常處阿鼻大地獄中。何等為九?一者食眾僧物,二者佛物,三者殺父,四者殺母,五者殺阿羅漢,六者破和合僧,七者破比丘淨戒,八者犯淨行尼,九者一闡提。是九種人,琣b地獄。」

 

復有地獄,名曰四角。復有地獄,名曰飛刀。復有地獄,名曰火箭。復有地獄,名曰夾山。復有地獄,名曰通槍。復有地獄,名曰鐵車。復有地獄,名曰鐵床。復有地獄,名曰鐵牛。復有地獄,名曰鐵衣。復有地獄,名曰千刃。復有地獄,名曰鐵驢。復有地獄,名曰烊銅。復有地獄,名曰抱柱。復有地獄,名曰流火。復有地獄,名曰耕舌。復有地獄,名曰剉首。復有地獄,名曰燒腳。復有地獄,名曰啗眼。復有地獄,名曰鐵丸。復有地獄,名曰諍論。復有地獄,名曰鐵鈇。復有地獄,名曰多嗔。」

 

這二十二個地獄名稱,係阿鼻大地獄的眷屬獄。亦即是屬於阿鼻地獄所管轄的小地獄。如起世經云:「佛告諸比丘:阿毘至大地獄中,亦有十六諸小地獄,而為眷屬,以自圍遶,各廣五百由旬。」正法念處經云:「阿鼻地獄,凡有幾處?彼見聞知,如餘地獄,具十六處。此阿鼻獄,亦復如是,具十六處……乃是阿鼻根本地獄眷屬之處。彼十不善,惡業道行,並五逆業,皆共和集大地獄行,入阿鼻獄。」觀佛三昧海經亦謂:阿鼻地獄,縱廣正等,八千由旬。有七重鐵城,七重鐵網,七重刀林,乃至八萬四千,諸惡劍林等地獄,以為眷屬。這二十二種地獄,都是以刑具而得名,現在向下逐條解釋。

 

第一四角地獄,周圍以熱鐵為壁,縱廣正等五百由旬。上火徹下,下火燒上。或空中雨,火雨熱鐵,令諸有情身分,從頂至足,成為灰末。業力所感,故四方奔逐,亦復如是受極苦刑,所以叫做四角地獄。或者說這層地獄的眾生,受熱鐵燒燃,令身份分分離散。或肉炭燒成八方,或骨碎煆成四角,故此叫做四角地獄。

 

第二飛刀地獄,即是刀輪地獄。由於罪人罪業招感,故生此地獄中。空中飛刀,如車輪形,自動旋轉,從空雨下,斬斫罪人,而成肉醬。由業力故,猶故不死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佛告阿難:云何名十八刀輪地獄?刀輪地獄者,四面刀山,於眾山間,積刀如磚。虛空中有八百萬億極大刀輪,隨次而下,猶如雨渧。自有眾生,樂苦惱他,殺害眾生,命終之時,患逆氣病。……氣絕命終,生刀輪上。猶如醉象,墮刀山間。是時四山,一時俱合,四種刀山,割切其身。不自勝持,悶絕而死。獄卒羅剎,驅械罪人,令登刀山。未至山頂,刀傷足下,乃至於心。畏獄卒故,匍匐而上。既至山頂,獄卒手執,一切刀樹,撲殺罪人。未死之間,鐵狗囓心,楚毒百端。鐵蟲唼食,肉皆都盡。尋復唱活,腳著鐵輪,從空而下,一日一夜,六十億生,六十億死。如是眾多,凡十八種。此人罪故,遂更增劇。如四天王壽八千萬歲。」正法念處經亦云:「又彼比丘!觀活地獄,第二別處,名刀輪處。彼業果報,眾生何業,生於彼處?彼見聞知,若心貪物,如是因緣,而殺眾生。欲得命因,以刀殺生。彼人如是,以此因緣,而不懺悔。復教他殺,業業普遍。罪業成就,彼人以是惡業因緣,身壞命終,墮彼地獄,生刀輪處。彼處火燃,周圍鐵壁,高十由旬。彼地獄處,大火常燃,如雲相似。彼地獄處,常有鐵火,速著其身。彼熱鐵火,割彼人身,碎如芥子,散燒劈裂,一切雨鐵。譬如此間閻浮提中,夏日水雨。彼處十方,遍雨熱鐵,多與苦惱。彼地獄人,雖被劈裂,而常不死。以是惡業之果報故。如是割身,尋割尋生。彼刀輪處,有刀葉林。其刃極利,復有兩刃。刃頭下向,遙望彼林,青而有汁,與水相似。彼諸罪人,饑渴惱急,同業苦者,唱言走赴。既入彼林。以業因故,周遍雨刀,劈其身體。……如是無量百千年歲,常被劈裂。」

 

第三火箭地獄,即是鐵機地獄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佛告阿難:云何名五百億鐵機地獄?鐵機地獄者,有一鐵床,縱廣正等四百由旬,上安諸捻,捻間皆有萬億鐵弩,鐵弩鏃頭,百億鋒刃。世間自有愚痴眾生,為貪欲故,不孝父母,不敬師長,不順善教,殺害眾生,食諸姦人。此人罪報,命欲終時,身體振動。身諸六竅,汁自流出。……氣絕命終,生鐵機上,萬億鐵捻關從下動鐵捻抵昂,無量鐵弩同時皆張,一一鐵箭射罪人心。一日一夜,六百億生六百億死。」正法念處經亦云:「彼地獄處,鐵地火燃。普皆水色,十千由旬。周遍炎起,有鐵蒺藜。彼地獄人,怒杖急打。晝夜常走,火炎刀枷,挽弓弩箭,隨後走逐。鐵錐尋刺,痡`急走。閻魔羅人,手執鐵刀鐵枷鐵箭,皆悉炎燃,斫打射之,乃至具受眾苦。」

 

第四夾山地獄,即是兩邊鐵火燄山,合夾罪人,令成肉泥。或者即是堆壓地獄。如長阿含經云:「佛告比丘:堆壓地獄,有十六小地獄。周匝圍繞,各各縱廣,五百由旬。何故名為堆壓地獄?其地獄中,有大石山,兩兩相對,罪人入中,山自然合,堆壓其身,骨肉糜碎。有大鐵象,舉身火然,哮呼而來。蹴蹋罪人,宛轉其上。身體糜碎,膿血流出。苦毒辛酸,號咷悲叫餘罪未畢,故使不死,故名堆壓。」或名眾合地獄,如正法念處經云:「所謂二山,山甚堅硬。鐵炎火燃,兩相作勢。一時俱來,拶地獄人。拶已磨之,其身散盡,無物可見。如是磨已,而復還生。復以二山,如前拶磨。如是如是,生已復拶,生已復磨。如是無量百千年歲,惡業未盡。」三法度論亦云:「眾合地獄者,罪眾生畏地獄卒,無量百千走入山間,入已,前後自然生火遮彼,為火前後遮已,兩山自合如磨,由此故血流如河,骨肉爛盡。彼於此間喜磨眾生為首。復次火燒大鐵臼,以杵擣百年。彼以罪緣,故命不盡。」

 

第五通槍地獄,槍即刀矛等武器,可以傷身害命者。由於在世為人的時候,喜歡製造槍矛等殺生利器,而危害一切眾生。或在為人時,恣意殺生,以及樂好戰爭者,死後墮在通槍地獄,受種種極苦的刑罰。科註引立世阿毘曇云:「罪人已度糞屎地獄,見劍葉地獄,心起愛,著如菴羅林。是劍林路,有諸刀劍矛戟等,鋒利無比,遍布其地。罪人行此林路,備受鑽刺等苦。」

 

第六鐵車地獄,即熱鐵火車獄。罪人至此,或者為熱鐵而傷身,或者為鐵火車之所輾而喪命。鐵車地獄,或者即三法度論所謂的行地獄。如論云:「行地獄者,行列罪眾生。如屠肆者,截手足耳鼻及頭。本為屠兒,故受如是苦。復次熱鐵地獄,駕鐵火車,獄卒乘之張眼叫喚,叱叱便走。彼於此間,乘象馬馳驅,使疲勞故墮彼中。」

 

第七鐵床地獄,即是以熱鐵而製成的床,罪人臥中,遍體焦炭。觀三昧海經謂:世有愚癡眾生,貪惑滋多,染愛不淨。犯邪婬行,作不淨業。氣絕命終坐鐵床上。鐵床之上有刀輪,刀輪之間有鐵嘴鳥。罪人入中,刀輪上下斬剉其身。鐵鳥於中,啄罪人目。故餓鬼報應經云:「若為人時,如行邪婬,犯人婦女,命終墮生,鐵床地獄。」

 

第八鐵牛地獄,是以熱鐵鑄成的牛,罪人生彼,熱鐵纏身,眼見熱鐵牛,橫行治諸罪人之事;耳聞熱鐵牛怒哮,及罪人受苦悲慘之聲。這是由於在世為人時,橫蠻無理,惱亂有情,故死墮鐵牛地獄,受諸苦事。

 

第九鐵衣地獄,是以熱鐵為衣,致令身體焦爛,痛苦無量。科註引立世阿毘曇云:「有時獄卒,罵詈怖畏受罪之人。惡人起,起莫動,時無量罪人,大驚竦倚,猶如幡林。是時無數千萬赤鐵衣,從空而下,罪人叫喚:衣來衣來。是衣至己,各各纏裹,皮肉筋骨,悉燋爛已,鐵衣自去。由昔人中,鞭打捶撻,有命眾生。或復出家破戒,受用國土衣服,以此業報,於中受生。」或者說鐵衣地獄,即是黑繩地獄。如三法度論云:「黑繩地獄者,挓罪人著地,以黑繩絣,段段斫截。彼於此間,以刀斫眾生故生彼。復次以熱赤銅鐵鍱,纏身骨破,髓血流出。彼於此間,以鞭杖加眾生,及出家不精進,受著信施衣故。」

 

第十千刃地獄,即是以百千劍刃。割治罪人,令到其身破碎,痛楚無量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」自有眾生,不順師教,興惡逆心,不知恩養。盜師害師,污師淨食,坐師床座,捉師缽盂,藏棄不淨,作五種惡。云何為五?所謂罵師、謗師、打師、殺師、以諸毒樂持與師飲。若沙門婆羅門,作諸非法,害師謗師,此罪惡人,無有慚愧。剝像破塔,劫法寶物。殺伯叔父母兄弟姊妺。如是罪人,命終即便坐於大劍床上,百億劍刃。刃皆出火,燒刺其身。空中寶蓋,化為火輪,從上而下,直劈其頂。其身碎裂,為數千段。」

 

第十一鐵驢地獄,其中獸類,熱鐵所成。罪人觸之,身心焦然,五內俱裂。這是由於觸報之所招感。如喜觸細軟,或因著皮毛而傷生害命者,則墮鐵獸之獄。如楞嚴云:「觸報招引惡果,此觸業交,則臨終時,先見大山,四面來合,無復出路。亡者神識,見大鐵城。火蛇火狗,虎狼獅子。牛頭獄卒,馬頭羅剎。手執鎗槊,驅入城門,向無間獄。」

 

第十二洋銅地獄,以燒鎔的銅汁灌罪人飲,令到罪人五內焦裂,這就叫做洋銅地嶽;又叫做飲銅地獄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云何名十八飲銅地獄?飲銅地獄者,千二百種雜色銅車,一銅車上六千銅丸。自有眾生,慳貪嫉妒,邪見惡說,不施父母妻子眷屬,及與一切,心生慳嫉。見他得利,如箭入心。如是罪人,命終之後,生銅車上。不久即往生銅山間,銅車轢頸,獄卒羅剎,以鉗挓口,飲以烊銅。飲烊銅已,迷悶躄地,唱言饑饑,尋時獄卒,擘口令開,以銅鐵丸,置其口中。吞十八丸,節節火然。……此人罪報,億千萬歲,不識水穀。」正法念處經云:「又彼比丘,觀察綺語,樂行多作,惡業果報,彼見聞知。此地獄人,自業果報,受極苦惱。第一苦逼,得脫如是,閻摩羅人,處處馳走。復更為餘閻摩羅人,執捉問言:所何所患,彼即答言:患饑極渴。閻魔羅使,聞彼語已,燄然鐵鉗,以擘其口。燄然鐵缽,盛赤銅汁,熱沸燄燃,置其口中。彼不相應綺語罪過,故燒其舌。」

 

第十三抱柱地獄,即是銅柱地獄。這層地獄,是燒紅銅柱,令罪人抱,以致令身焦爛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佛告阿難:云何名五百億銅柱地獄?銅柱地獄者,有一銅柱,狀如火山。高六百由旬,下有猛火,火上鐵床。床上有刀輪,諸刀輪間,有鐵嘴蟲,鐵烏在傍。世間自有愚癡眾生,貪惑滋多,染愛不淨,……乃至一切犯邪行者,作不淨業。如此罪人,臨命終時。舉身反強,振掉不定。猶如弓弩,不自勝持。即作此念:得一堅大銅鐵柱者,縛此身體,令不動搖。獄卒羅剎應時即至,化作童僕,手執鐵杖,至罪人所白言:長者,汝今身強,餘物皆弱,可捉此杖。心即歡喜,氣絕命終。如弄杖頃,生銅柱頭。猛火焰熾,焚燒其身。驚怖下視,見鐵床上,有端正女,心生愛著。從銅柱上,欲投於地,銅柱貫身,鐵網絡首,鐵嘴諸蟲,唼食其軀。落鐵床上,燄火熾然,而燒其身。……此邪婬報,一日一夜,九百億生,九百億死。」

 

第十四流火地獄,或者即是正法念處經所謂雨沙火地獄。如彼經云;「眾生何業生於彼處,彼見有人殺生、偷盜、邪行、飲酒、妄語、邪見、樂行多作。彼人以是惡業因緣,身壞命終,墮於惡處,在彼地獄雨沙火處,受大苦惱。彼處五百由旬大火充滿,一切焰然。有金剛沙,遍滿其中。柔軟如水,能燒罪人。猶尚畏沒,況重惡業,地獄之人。彼地獄人,入中則沒,猶如沒水。惡業因故,沒已復出。彼金剛沙,有三角塊,刀尖極利,揩罪人身。乃至骨盡,盡已復生。生復更揩,揩已復盡。盡已復生,死而復活,無能救者。」長阿含經叫做量火地獄。如經云:「量火地獄,縱廣五百由旬。其地獄中,有大火聚,自然在前。其火燄熾,獄卒瞋怒馳迫罪人,手執鐵斗使量火聚。彼量火時,燒其手足。遍諸身體。苦毒熱痛,呻吟號哭。」法苑珠林稱為燒炙地獄。如彼說:「時諸罪人,渭鐵城中。其城火然,內外俱赤,燒炙罪人。乃至種種燒炙,皮肉焦爛,萬毒並至,求出無期。」

 

第十五耕舌地獄,在世為人的時候,喜歡講大話。或喜兩舌鬥亂,惡口綺語等。命終之後,墮在地獄。獄卒將這個罪人的舌,用火熱鐵鉗,拉拔出來,然後以五百鐵牛,在此罪人舌上耕犁,痛苦無量。故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世間自有愚癡眾生,惡口兩舌,綺語不義語。枉說是非,說經典過,毀論義師。如此罪報。命終之後,墮生拔舌耕犁地獄。獄卒羅剎,手執鐵鉗,拔舌令出,八十鐵牛,有大鐵犁,耕破其舌。」

 

第十六剉首地獄,昔為人時,喜斬斫眾生之頭,而害其命。命終之後,墮落剉首地獄。常被獄卒以利刀斧,斬剉其首。長阿含經云:「其中眾生,懷毒害想。共相觸嬈,手執自然刀劍。刀劍鋒利,迭相斫刺,劇剝臠割,身碎在地。」

 

第十七燒腳地獄,或者說即是灰河地獄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灰河地獄者,長二百由旬,廣十二由旬。下有利刀,岸上劍樹,滿中猛火,厚十二丈。復有融灰以覆火上,厚四十丈。世間自有無慚眾生,偷盜父母,偷盜師長,偷盜善友兄弟姊妹。如是癡人,無有慚愧,不識恩養。心常反復,貪利欲得,不識殃福,不順師教。此人罪報,氣絕命終,生灰河中。諸劍樹間,有一羅剎,手執利劍,欲來傷害。是人恐怖,走於灰河。舉足下足,刀傷其腳。劍樹雨刀,從毛孔入。羅剎夜叉,叉其心出,躄地悶死,尋復還活。是以偷盜師長父母,罪因緣故,一日一夜,五百億生,五百億死。」科註引立世阿毘曇云:「名熱灰,罪人從大地獄出,見外熱灰,如平坦空地。見相起心,我應在彼。於是罪人,往到彼中。腳踐熱灰,皮肉即爛。譬如蠟塊,投猛火中。隨其舉腳,皮肉還復。或至膝、至臍、至頸、或沒不現。」

 

第十八啗眼地獄,即是地獄之中,有鐵嘴鳥,時啗罪人的眼睛,苦毒無量。如正法念處經云:「又復如是,合大地獄。彼中有山,名為鷲遍。彼地獄人,燒身饑渴,走赴彼山。而彼山中,處處皆有炎嘴鐵鷲,壯身大肚。而彼鐵鷲,身內肚中,有地獄人,名為火人。彼地獄人,望救望歸,故赴彼山。既到彼山,彼鐵鷲鳥,先破其頭,開髑體骨,而取其腦,復挑其眼。彼地獄人,號哭唱喚,然無救者。既破其頭,飲腦盡已,擲頭異處。彼地獄人,無頭無眼,而復走同暗冥地獄。罪業力故,復有鐵鷲,其身極大。彼鷲腹中,悉有火人,來向罪人,到即吞之。彼地獄人,入鷲腹中,即為火人。本侵他妻,罪業所致。」起世經亦云:「又彼劍葉小地獄中,諸眾生等,惡業果故。有鐵嘴鳥,忽然飛來。在彼眾生,兩膊之上。足蹈其膊,翅覆其頭。便以鐵嘴,啄彼罪人,兩眼之睛,口銜而去。爾時罪人,受極重苦,痛惱嚴切,不可思議。然其壽命,亦未終盡。」

 

第十九鐵丸地獄。即是饑食熱鐵丸的地方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鐵丸地獄者,八十由旬。滿中鐵城,八十八隔。一一隔中,有五刀山,持用覆上。下有十八,大惡鐵蛇。蛇皆吐舌,舌出鐵劍,劍頭火然。世間自有愚癡眾生,毀辱布施,言施無報,勸人藏積。如是癡人,向國王大臣沙門婆羅門,及一切眾說:施無因亦無果報。如此罪人,命終之後,生鐵城中,東西馳走,鐵蛇出毒,纏繞其身,節節火然。即作是念:願天愛我,降注甘雨。應念即雨大熱鐵丸。從頂而入,足下而出。」長阿含經亦云:「鐵丸地獄,縱廣五百由旬。罪人入已,有熱鐵丸,自然在前。獄鬼驅捉,手足爛壞,舉身火然。苦痛悲號,萬毒並至。」

 

第二十諍論地獄,是由於在世為人的時候,喜歡諍辯人我是非,談論自他長短曲直。這是口業的過失,貪嫉的使然。故臨命終時風刀解體,墮在諍論地獄,時受刀劍宰割的苦楚。

 

第二十一鐵鈇地獄,鈇即刀斧,可以傷生害命者。這層地獄,長阿含經叫做釿斧地獄。如彼經云:「釿斧地獄,縱廣五百由旬。彼入獄已,獄卒瞋怒,捉此罪人,撲熱鐵上。以熱鐵釿斧,破其手足耳鼻身體,苦毒辛酸,悲號叫喚。餘罪未盡,猶復不死。」起世經稱為斫截地獄。如彼經云:「斫截地獄,亦廣五百由旬。罪人入已,其守獄者,即取罪人,撲置熾然熱鐵地上,乃至推令仰臥於地。熱大鐵鈇,熾然猛熱,炎赫可畏。斫彼地獄受罪眾生,斫手斫足,如是乃至舉身支節,段段斬斫。彼諸眾生,受極苦刑,命亦未終。」

 

第二十二多瞋地獄,由於往昔為人時,貪嫉衝動,意業時起瞋恚。因此業終,墮生地獄,常見種種危害眾生的恐怖刑罰。科註云:「諍論多瞋,雖分二獄,同成一因。諍論起於貪嫉,以貪嫉故,遂多瞋恚。由因感果,故生此中。三法度論云:『復因惡罪,手自然生鐵爪,鋒利猶若刃,形如半月。各各生怨結意,彼曾逼迫我,我今復逼迫。由此生恚,更相攫截,如刈竹葦。彼於此間,結恨心死,故生彼中。』」

 

地藏白言:「仁者!鐵圍之內,有如是等地獄,其數無限。

 

上面所舉,止是略陳。實數則河沙難以形其多。所謂如是等,是指上面所略舉的地獄。其數無限,即是說上面舉的地獄,其中每一地獄,就有若干小地獄,或十六遊增,乃至五百億地獄等。因其中的數字太多,故說其數無限。

 

更有叫喚地獄。拔舌地獄。糞尿地獄。銅鎖地獄。火象地獄。火狗地獄。火馬地獄。火牛地獄。火山地獄。火石地獄。火床地獄。火梁地獄。火鷹地獄。鋸牙地獄。剝皮地獄。飲血地獄。燒手地獄。燒腳地獄。倒剌地獄。火屋地獄。鐵屋地獄。火狼地獄。

 

此下再舉二十二種地獄的名號。

 

第一叫喚地獄,即是罪苦眾生,於地獄中,受極大苦楚,痛苦呻吟之聲。這是由於昔為人時,無惡不作,故此墮落叫喚地獄,受種種極苦之刑。正法念處經云:「眾生何業生於彼中?彼見聞知,所謂有人殺生、偷盜、邪行、飲酒、樂行多作,如是四業,普遍究竟,作而復集。身壞命終,則生如是叫喚大地獄。……墮於彼中。受大苦惱。所謂以大鐵鉗,強擘其口,烊赤銅汁,灌口令飲。初燒其唇,乃至燒齒、燒舌、燒咽、燒肚、燒腸、生熟二藏,並皆燒已,從下而出。彼諸罪人,得如是痛苦惡報,悲號啼哭,呻吟叫喚,因此故名叫喚地獄。」在起世經則將叫喚地獄,分而為二。所謂叫喚地獄,大叫喚地獄。如彼經謂:「叫喚及大叫喚,均有十六,五百由旬諸小地獄以為眷屬。罪人在熱鐵城中,受猛燄熾燃嚴重苦逼,不堪忍受,恆常叫喚,故名叫喚地獄。眾生墮在地獄中,獄卒將之置鐵城鐵屋之中。鐵城內外,猛燄熾熱,充滿赤炎,罪人在中,受極重苦。眾惱逼切,不堪忍故,遂大叫喚,以是因緣,名彼地獄為大叫喚。」長阿含經云:「由瞋恚懷毒,造諸惡行,故墮叫喚地獄。由習眾邪見,為愛網所牽,造異陋行,墮大叫喚地獄。」

 

第二拔舌地獄,即上面所說的耕舌,及下面所說的牛耕地獄。正法念處經云:「以舌妄語,還受舌罰。閻魔羅人,以利鐵刀,穿其頷下,挽出其舌。以惡泥水,用塗其舌,口中炎然,舌根爛臭。炎口黑蟲,噉食其舌。」又云:「其舌甚長,三居賒量。其體柔軟,如蓮華葉,從口中出。閻魔羅人,執熱鐵犁,其犁炎然,耕破作道。熱炎銅汁,其色甚赤,以洒其舌。舌中生蟲,其蟲炎口,還食其舌。彼妄語人,罪業力故,舌受大苦,不能入口。」

 

第三糞尿地獄,即沸尿地獄。如起世經云:「熱糞尿泥小地獄,亦廣五百由旬。罪人入中,自咽以下,在糞泥中。其糞熱沸,煙燄俱出,燒彼罪人手足耳鼻,頭目身體,一時焦然。乃至往昔若人非人,所起所造,惡不善業,未盡未滅,未除未轉,不離不失,次第而受。復次諸比丘!於糞尿小地獄中,有諸鐵蟲,名為針口,在糞泥中,鑽諸眾生,一切身份,悉令穿破。先鑽其皮,既破皮己,次鑽其肉。既破肉己,次鑽其筋。既破筋己,次鑽其骨。既破骨己,住在髓中。食諸眾生一切精髓,令其遍身受嚴劇苦。然彼壽命,亦未終畢。乃至是人,惡不善業,未滅未盡,如是次第具足受之。」

 

第四銅鎖地獄,即黑繩地獄的眷屬獄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黑繩地獄者,八百鐵鎖,八百鐵山,豎大鐵幢,兩頭繫鎖。獄卒羅剎,驅蹙罪人,令負鐵山,鐵繩上來,不勝落地,墮鑊湯中,羅剎驅赴。渴急飲鐵,吞石而走,一日一夜,經歷是苦,九十萬遍。」

 

第五火象地獄,象是有大勢力的猛獸,而且火燒鐵鑄的象,更加威猛無比。人在世時,侍自勢力,種種欺凌,迫害他人,死墮火象地獄,受種種踐踏之苦。起世經云:「眾合大地獄中,虛空之中有大鐵象,自然而生,熾燃猛壯。乃至光焰,一向赫奕。以其兩腳,蹋彼地獄諸眾生身,從頭至足次第蹋之。先蹋髑髏,後蹋餘處。蹋已復蹋,乃至大蹋。於象蹋時。彼地獄中眾生身分,膿血迸流,散在諸處,唯有碎骨獨在一邊。爾時罪人,受大重苦。」或者說在世為人時,不慎口業,亂說他人類象。死墮地獄而成象形,為種種火之所燒然。如因緣僧護經云:「僧護前進,見一白象,熾火燒身,苦痛號叫。請問世尊,為說因緣本末。佛告僧護:汝見象者,非是白象,是地獄人,迦葉佛時,是出家人,為僧當廚。諸檀越等,將諸供養,向寺施僧。或食後來,檀越白言:大德!日猶故未,可打摙推,集僧施食。比丘惡口,答白衣言:諸比丘等,猶如白象,食不飽耶!向食已竟,停留後日。以是因緣,入於地獄,受白象身。火燒受苦,至今不息。」

 

第六火狗地獄,正法念處經云:「若人說法,依惡見論,以因譬喻,一切不實。不顧一切,投崖自殺,無正善戒。彼人以是惡業因緣,身壞命終,墮在黑繩大地獄中,生等喚處,受大苦惱。彼等極苦,舉在險崖,無量由旬,熱炎黑繩,束縛繫已,然後推之,墮利鐵刀熱地之上,鐵炎牙狗,之所噉食。一切身分,分分分離。唱聲吼喚,無有救者,無有護者,無所歸訴,無有安慰,令離苦者。」起世經云:「灰河兩岸之上,所有諸狗,其身煙黑,垢污可畏。睚□嗥吠,出大惡聲。噉彼地獄,眾生身分。舉體支節,所有肌肉,段段齧食,不令遺餘。彼人在中,受嚴切苦,乃至受於最極重苦,未得命終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;往昔人身及非人身,有所作者,一切具受。」修行道地經亦云:「於是鐵葉大地獄中,便自然生眾狗,正黑或白者,走來喚吼,欲喫罪人。罪人悲哭,避之而藏,或有四散,或怖不動。狗走及之,便捉罪人,斷頭飲血,次噉肉髓。由於往昔,多殺生故。」

 

第七火馬地獄,罪人世世,多殺眾生,因此命終,墮在火馬地獄,受鐵火馬之所蹈殺。或有眾生,心多瞋害,常喜惡口,罵詈他人,以故墮生火馬地獄,身為馬形,受熾燃猛火之所燒炙。如因緣僧護云:「僧護比丘,復更前進,見馬一匹,火燒身體,苦痛號叫。僧護請佛,為說本因緣。佛言:汝見馬者,實非是馬,是地獄人。迦葉佛時,作僧淨人,用僧供養,過份食噉,或與眷屬知識白衣。諸比丘等,呵責語言:汝不應爾。其人惡口呵諸比丘:汝等如馬,常食不飽。我為僧作,甚大勞苦,功勳應得。以是因緣,入地獄中,受於馬身,火燒身體,受大苦惱,至今不息。」

 

第八火牛地獄,和上文第八鐵牛地獄相同。

 

第九火山地獄,通山都是大火聚。第十火石地獄,即是石中自然出火,而燒治罪苦眾生。此二地獄,即起世經所謂的眾合地獄。如彼經云:「有何因緣,彼大地獄,名為眾合?由彼眾生惡業果故。有兩大山,名白羊口,熾燃猛熱,光燄炎赫。爾時獄卒,驅逼罪人,入此山內。入山間已,兩山遂合,更互相突,更互相打,更互相磨。時彼兩山,如是共合,相突相打,相揹磨已,還住本處。……彼地獄中所有眾生,被山合突打磨之時,身體一切膿血流迸,唯碎骨在。彼人爾時,乃受於極嚴重苦,命亦未終。」

 

第十一火床地獄,即鐵床地獄。觀佛三昧海經謂:「黑闇地獄中,有十八重鐵床。床下有火,床上有刀,刀輪間有鐵嘴蟲。」因緣僧護經云:「是地獄人,迦葉佛時,是出家人,臨中食上,不如法食。惡口相罵,以是因緣,受鐵床苦。諸食器中,沸火漫流,筋肉消盡,骨如焦炷。從迦葉佛涅槃以來,至今不息。」

 

第十二火梁地獄,地獄之中一切刑具,無非銅鐵石火等物所成。這裡所說火梁地獄,即是其中的銅梁鐵柱,都是燒得炎熱非常,罪人入中,獄卒使令或懸銅梁,或抱鐵柱,以熾燄火而為燒炙,令到罪人,通身燋爛而後已。

 

第十三火鷹地獄,即前所說鐵鷹地獄,亦即金鋼鐵嘴鳥地獄。觀佛三昧經云:「爾時空中有諸鐵鳥,口嘴吐火,從空中下。破頭啄腦,罪人即死。」正法念處經云:「彼處名為金鋼嘴鳥,是彼地獄第十三處。眾生何業生於彼處?若人殺生、偷盜、邪行、飲酒,以及妄語,樂行多作,隨彼地獄,金鋼嘴鳥別異處生。彼前活等諸地獄中,所受苦惱,彼一切苦,此中具受。所謂妄語,若人於眾僧中,許與病者,隨病醫藥,而後不與。彼人以是惡業因緣,身壞命終,墮於惡處,在彼地獄,金鋼嘴鳥別異處生,受大苦惱。金剛嘴鳥,啄其身肉而噉食之。既啄肉已,即彼啄處,還復更生。啄已復生,生已復啄,如是無量百千年歲,為鳥所食。」

 

第十四鋸牙地獄,即是鐵鋸地獄。如修行道地經云:「罪人若墮黑繩地獄,彼時獄鬼取諸罪人,排著熱鐵地上,又執鐵繩及執鐵鋸,火自然出,拼直其體,以鋸解之,從頭至足,令百千段。」起世經云:「黑繩大地獄中,諸守獄卒,執取罪人,撲置熾然熱鐵地上,以黑鐵繩,拼度其身,即以鐵鋸熾燃猛燄,鋸解其身,鋸已復鋸,乃至大鋸。破已復破,乃至大破;割已復割,乃至大割。截已復截,乃至大截。彼人爾時,乃至受極嚴重苦。」

 

第十五剝皮地獄,是無間地獄的眷屬地獄。如長阿含云:「云何名無間地獄?其諸獄卒,提彼罪人,剝其皮從足至頂,即以其皮,纏罪人身,著火車輪疾駕火車,輾熱鐵地,周行往返,身體碎爛皮肉墮落,苦痛辛酸,萬毒並至。」修行道地經云:「又復遙見,鐵葉叢林,轉相謂言:彼樹甚好,青草流泉,共行詣彼。無數百千諸犯罪人,悉入樹間,或坐樹下,或有住立,或睡臥寐。熱風四起,吹樹動搖,劍葉落墮,在其身上,剝皮戴肉,破骨至髓,傷脅胸背,截頂破頭。」起世經云:「由於眾生,惡業果故,於虛空中,有大黑繩,從空而出,極大猛熱,乃至墮在地獄眾生身分之上。黑繩著時,隨即絞縛罪人身上。黑繩縛已,有風吹來,開解其縛。繩開解時,彼諸眾生,身皮皆剝。皮肉剝已,乃至抽筋破骨,吹其精髓,悉昏散盡,罪人爾時,受極重苦。」科註引立世阿毘曇論云:「在更生黑繩二地獄中間,有地獄名大巷。或有罪人,褫皮在地。還割其肉,以積皮上。昔在人中,屠膾為業,殺羊豬牛鹿,以自活命,或捕魚鳥等。由此業報,彼中受生。」

 

第十六飲血地獄,即膿血地獄。如長阿含經云:「膿血地獄,縱廣五百由旬。其地獄中,有自然膿血,熱沸涌出。罪人於中,東西馳走。膿血沸熱,湯其身體。手足頭面,皆悉爛壞。又取膿血而自食之,湯其唇舌,從咽至腹,通徹下過,無不爛壞,苦毒辛酸,眾痛難忍。」起世經云:「膿血地獄,所有眾生,饑渴逼急。或時以手,掏取如是熱沸膿血,置於口中。置口中己,彼人唇舌,應時燒燃。如是乃至燒喉燒心,燒腸燒胃從小腸過。罪犯眾生,受如是等嚴切重苦,命報未終。」正法念處經亦云:「復有妄語,作集惡業,謂王王者,若聚落主,諸自在者,賦稅物已,後言未足,而復更取。若或長取,違王舊法。彼人以是惡業因緣,身壞命終,墮於惡處。在彼地獄血髓食處,受大苦惱。」

 

第十七燒手地獄,與第十八燒腳地獄,都是由於昔為人時,捶打踐踏,殺害燒炙一切眾生,故命終之後,墮落地獄,受極切燒手燒腳的火炎苦報。如起世經云:「黑繩大地獄中,諸守獄卒,以大鐵椎,熾燃猛熱。光燄暉赫,付諸罪人,令其各各,相推打,於相打時,燒手燒腳,遍燒手腳,如是乃至燒耳燒鼻,遍燒一切支節,爾時罪人,受於極嚴重苦。」

 

第十九倒刺地獄,即鐵刺或刺林地獄。如起世經云:「灰河之底,悉是鐵刺。其鋒纖利,皆若新磨。於河兩岸,復有刀林,森竦稠密,極可怖畏。刀林之中,復有諸狗,其形煙黑,皮毛垢污,又甚可畏。岸上復有眾多獄卒,守彼地獄。又其兩岸,別生無量奢摩羅樹,其樹多刺,並皆纖長,其鋒若磨。爾時地獄諸眾生等,既入河中,欲趣彼岸。當於是時,便為大波之所淪沒。遂至河底,即為河中所有鐵刺,仰刺其身。舉體周遍,不得移動。罪人在中,受大重苦,受嚴毒苦。」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佛告阿難:云何名為五百億刺林地獄?刺林地獄者,八千由旬,滿中鐵刺。一一刺端,有十二劍。樹上復有大熱鐵鉗。世間自有愚痴眾生,惡口兩舌,妄言綺語,調戲無節,枉說是非。說經典過,毀論義師。如此罪報,命終之後,生刺林間,受極重苦。」科註引立世阿毘曇亦云:「逆刺睒浮梨!一切皆鐵,晝夜燒然。樹高一由旬,刺長十二寸。獄卒捉罪人臂,牽上刺樹,而復牽下。牽上刺向下,牽下刺向上。腹著樹,皮肉即盡。背脅亦爾,受此殘害。」

 

第二十火屋地獄,及二十一鐵屋地獄。名雖稍異,實則相同。言火屋,則是熱鐵所成。言鐵屋,亦為大火之所燄燒,如起世經云:「彼地獄中,亦以熱鐵為屋宇,房舍輦閣樓觀,悉皆是鐵。炭火熾燃,充滿炎赫。罪人在中,受極重苦。」

 

第二十二火狼地獄,即是狐狼地獄。如起世經云:「狐狼地獄,亦廣五百由旬。是諸眾生,入此獄已,惡業果故,於地獄中,出生狐狼,嚴熾猛惡,睚□號吼。所出音聲,甚可怖畏。嚌齧地獄諸眾生身。所有肌肉,及諸筋脈。腳蹋口掣,臠而食之。爾時罪人,受極重苦。」

 

如是等地獄。其中各各復有諸小地獄,或一或二,或三或四,乃至百千。其中名號各各不同。」

 

這是指廣的方面,因為在上面所指出的二十二種地獄名稱,在這些地獄當中,每一種地獄又有若干的小地獄。所謂「如是等地獄」一句,是總結上面所敘述的二十二種地獄。其中各各以下,即是說:在上面所說的地獄當中,每一地獄,就有若干的附屬小地獄在裡面。其中或者只附屬一間小地獄的,或三間,或四間,乃至有多至百間,或百千間等。而其中各各地獄的名號,亦是各各不同。因為地獄的名號太多了,不能一一指陳出來,所以只得以這段文來概括之。

 

地藏菩薩,告普賢菩薩言:「仁者!此中皆是南閻浮提,行惡眾生,業感如是。

 

這以下是地藏菩薩答普賢菩薩所詢罪報惡事。這是示眾生行惡的業感。「此者」二字,是指上面地獄苦報的事。感受報地獄之中的罪苦眾生,普十方世界眾生,只要造業相同,都會感生其中的。這裡不言普十方界,而單指閻浮者,是閻浮眾生的識性無定,造惡偏多。是以感生地獄的,亦以閻浮眾生為甚;故此獨標閻浮的名。這些眾生所以墮在地獄,受諸苦痛。是由於在世為人的時候,廣造諸惡。業感招報,自作自受。故寶積經云:「閻羅常告諸罪人,無有少罪我能加。汝自作罪今日來,業報自招無代者。」

 

業力甚大,能敵須彌,能深巨海,能障聖道。

 

這是解釋業力甚大的範圍。業有善業、惡業、不動業、三種的差別,力是力用,即是說善業,有生樂果的力用。惡業有苦果的力用。不動業能夠感生色無色界禪定之力用。故有部毘奈耶云:「不思議業力,雖遠必相牽。果報成熟時,求避終難脫。」這裡所指的業力,是指惡業。惡業的力用甚大,縱然是金剛所成,彌牢堅固崇高廣大的須彌山,亦能抵敵,汪洋無際,浩瀚巨溟的大海,亦能濬深。沖虛無形的聖道,亦能障礙。由此可見眾生業力的大了。所以造業,由於心的推動,故說十法界業起自於心,諸業具足,所以佛言:「一切壯,無過心,心是怨家,常欺誤人。心取地獄,心取餓鬼,心取畜生,心取人天。作形貌者,皆心所為,其力最多。」華嚴亦云:「若人欲了知,三世一切佛,應觀法界性,一切惟心造。」

 

是故眾生,莫輕小惡,以為無罪,死後有報,纖毫受之。父子至親,岐路各別,縱然相逢,無肯代受。

 

這是勸誡眾生,要從小惡而莫為做起才對,否則一失足成千古恨。等到墮在惡道,縱然父子至親,亦沒有肯相代的。往往有一些人,以為作些小過失,無甚所謂,須知滴水雖輕,可以穿石;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是故「君子應慎於獨微。」莫謂惡小而為之,以為無有罪報;勿以善小而不為,以為無有福歸。在世多作不仁不義之事,死後報在惡趣,受極苦刑;為人樂善好施,當仁不讓,死後報生天上,享無量之樂。是知善惡因果定律,報應絲毫莫爽。如響應聲,似影隨形。經云:「人生世間,所以不得道者,但坐思惟,穢念多故。一念來,一念去,一日一宿,有八億萬念,念念不息。一念善者,得善果報;一念惡者,得惡果報。是響應聲,如影隨形。是故善惡,罪福各分。」人在世時,所造罪過小且輕,死入地獄,所受苦報,既大且重。故涅槃經云:「莫輕小惡,以為無殃。水滴雖微,漸盈大器。」科註云:「纖介之惡,歷劫不亡。毫釐之善,積世長存。福成,則天堂自至。罪積,則地獄斯臻。此乃必然之數,無所容疑。」在人世間,父之與子,是屬於至親的。但同在世間的時候,父修善而子作惡,或者是子為善而父造惡,修吾的感生天上,為惡者墮在地獄。一昇天堂,一落地獄,路途迥異,當然無相逢的機會。假設有相逢的機會,斷斷乎不肯以天堂的樂,而換取地獄之趣,代受其苦。故賴吒和羅經云:「善惡隨人,如影隨身。人死後家室宗親,啼哭悲哀,棺殮葬埋。人生獨生,死亦獨死。身作善惡,身獨當之,無有人代者。」四自侵經亦云:「獲百千歲,何足言乎?會當歸死。行道一日,勝壽百年。不計無常,反更貪愛,言有父母兄弟妻子中外宗族。疾病忽至,困劣在床。曉語親屬,分取吾痛,皆言不能。疾者乃覺,五種親戚,謂當益已。常坐汝等,勤勞治生,隨時給足,使身墮貪,自縛自侵,憂念九族,妨廢善行,壞亂道心。老病死來,善惡苦樂,獨自當之,無有代者。」

 

我今承佛威力,略說地獄罪報之事。唯願仁者,暫聽是言。」

 

這是地藏菩薩,勸普賢菩薩暫聽地獄罪報之事。佛的威神勢力,巍巍難量,菩薩代佛暫宣聖法,必先藉佛的威神之力加被,然後對眾敷演,才能上合聖理,下契凡機的無所畏懼。地藏菩薩今為普賢菩薩,及在會天龍大眾,宣說地獄罪苦之事,亦復如是,故說承佛威力,略說地獄罪報之事。地獄罪報之事,無窮無盡,廣說窮無數劫,亦不能盡,故言略說。

 

普賢答言:「吾已久知三惡道報。望仁者說,令後世末法,一切惡行眾生,聞仁者說,使令歸佛。」

 

這是普賢菩薩答地藏菩薩的說話。意謂本人對於三惡道的果報,久已知之,所以要請地藏菩薩宣說的原因,就是由於地藏菩薩是地獄的教主,久化冥界的眾生,言之必易取信。是以懇請地藏菩薩,為眾宣說地獄苦報之事,俾令後世末法眾生,聞而知所警惕。惡行的人,知所取捨。而令通通歸依佛的無上正等菩提。故無常偈云:「有生必有死,造業苦切身,唯有佛菩提,是真歸依處。」

 

地藏白言:「仁者!地獄罪報,其事如是:

 

這是承先啟後之文。即是上面所說的地獄名號,苦報之事,如下敘明,故云地獄罪報,其事如是。

 

或有地獄,取罪人舌,使牛耕之。或有地獄,取罪人心,夜叉食之。或有地獄,鑊湯盛沸,煮罪人身。或有地獄,赤燒銅柱,使罪人抱。或有地獄,使諸火燒,趁及罪人。或有地獄,一向寒冰。或有地獄,無限糞尿。或有地獄,純飛鏃鑗。或有地獄,多攢火槍。或有地獄,唯撞胸背。或有地獄,但燒手足。或有地獄,盤繳鐵蛇。或有地獄,驅逐鐵狗。或有地獄,盡駕鐵騾。

 

這十四種事,是地獄受報之事。現在逐條解釋如下:

 

第一拔舌耕犁地獄,即是上文的耕舌及拔舌地獄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既入獄已,時閻羅王,與宮殿俱在虛空中,告言:獄種!汝作眾惡,殺師謗師,汝今生處,名拔舌阿鼻。汝在此獄當經三劫。」如佛說八師經云:「惡口、兩舌、妄言、綺語、譖人無罪,毀謗三尊,舌致捶杖,亦致滅門,死入地獄。獄中鬼神,拔出其舌,以牛耕之。」正法念處經亦云:「妄語業人,在彼地獄,饑渴亂燒。彼有大力閻魔羅人,執彼罪人,而問之曰:汝何所患?答言:饑渴。閻魔羅人,執集業人,即擘其口,而出其舌,惡業力放。如是惡舌,五由旬量,妄語果故。彼舌既出,閻魔羅人,即取敷置,焰熱鐵地。以惡業故,作一千犁,在彼地處。犁頭燄燃,極大力牛,百到千到,若來若去,縱橫耕之,膿血成河。河中有蟲,又復舌中,多饒蟲生。舌極柔軟,如天服軟。如是軟舌,縱橫耕已,復更生合。合已復耕,如是無量百千億歲,如是惡舌,受惡苦惱,惡苦堅硬,不可忍耐。」

 

第二夜叉食心地獄,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罪人命終,生灰河中。諸劍樹中,有一羅剎,手執利劍,欲來傷害。是人恐怖,走於灰河。舉足下足,刀傷其腳。劍樹雨刀,從毛孔入。羅剎以叉,叉出其心,使夜叉食;……是人以偷盜師長父母罪因緣故,一日一夜,五百億生,五百億死。」

 

第三鑊湯地獄,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佛告阿難:云何名十八鑊湯地獄?鑊湯地獄者,有十八鑊,一一鑊縱廣正等,四十由旬。七重鐵網,滿中沸鐵。五百羅剎,鼓大石炭,燒其銅鑊。此石火燄,焰焰相承,經六十日,火不可滅,滿閻浮提,十二萬歲。如是鑊沸,上湧如星,化成火輪,還入鑊中。自有眾生,毀佛禁戒,殺生祠祀。為噉肉故,焚燒山野,傷害眾生。生撏眾生,以火焚燒。如此罪人,命終之後,生鑊湯中。速疾消爛,惟餘骨在。鐵叉抓出,鐵狗食之。嘔吐在地,尋復還活。獄卒驅蹙,還令入鑊。畏鑊熟故,攀劍樹上。骨肉斷壞,落鑊湯中。殺生罪故,一日一夜,恆河沙死,恆河沙生。」

 

第四赤燒銅柱地獄,即上面所說的抱柱地獄。八師經云:「佛言:邪婬,犯人婦女,或為夫主,邊人所知,臨時得殃,刀杖加刑。或為王法,收繫著獄,酷毒掠治,戮之都市。死入地獄,臥之鐵床。或抱銅柱,獄鬼然火,以燒其身。」

 

第五火燒地獄,謂諸火燒趁及罪人,由於眾生罪業的力所感,所以生在火燒地獄,就有自然的火聚來追逐罪人,令到罪人焦頭爛額,痛苦萬端而後已。如起世經云:「此阿毘至大地獄中,諸眾生等,以惡業果故,東南西北,四維上下,自然有大火聚,縱橫相接,上下交炎,令諸罪人,受極嚴熾炎熱大火之所燒炙。皮肉焦爛,痛苦辛酸。經無量劫,受長遠苦。爾時罪人,忽見地獄門開,便即走趣,以為從得安樂境,誰知當其走時,即有猛炎大火聚之所追逐。身諸支節,轉復熾燃,遍燒全身。乃至次第,受極嚴苦,命亦未終。」

 

第六寒冰地獄,即是整間地獄,都是冰天雪地,寒冷異常,毫無暖氣的地方。眾生在中,受極嚴寒凍冷的苦楚。大樓炭經云:「有泥犁名寒冰,縱廣二萬里。人悉入其中,風周匝四面起寒冰,吹人身肌膚皮肉,筋骨入髓中,因是之故,便於中死。」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云何名十八寒地獄?寒地獄者,八方冰山,山十八鬲,復有十八諸小冰山,如頗梨色。此等寒冰,滿冰山間。如凡蓮華,高十八由旬。上有冰輪,縱廣正等十二由旬。如天雨雹,從空而下。世間自有無慈心者,劫奪無道,抄盜剝脫,凍殺眾生。此人罪報,命終之後,生冰山上。既生之後,十八冰山,如以扇扇,一切寒冰從毛孔入。十八鬲中,遍滿一鬲,剖裂劈拆,如赤蓮華。冰輪上下,遍覆其身。八方冰山,一時俱合。更無餘辭,但言阿羅羅。……如是十八鬲中,無不經歷。此寒地獄,壽命歲數,如四天王日月,八千萬歲。」寒冰地獄,依照涅槃智論等,總分八處:一名頞部陀(Arbuda),譯為皰,極寒逼迫,身上生皰也。二名尼刺部陀(Nirarbuda),譯為胞皰,嚴寒逼身,而皰裂也。三名頞哳吒(Atata),四名臛臛婆(Apapa),五名虎虎婆(Hahadhara),這三種係逼於寒冷,而自口中發出的奇異音聲。六名嗢缽羅(Utpala),譯青蓮華,嚴寒逼迫,身分拆裂,狀若青蓮。七名缽特摩(Padma),譯紅蓮華,身分拆裂,狀如紅蓮。八名摩訶缽特摩(Mahapadma),譯大紅蓮華,罪人於中,受到極大嚴寒之所逼迫,令到身分開裂,如大紅蓮。故俱舍云:「於此八中眾生,極寒所逼,由身聲瘡變異,故立此名。」三法論亦云:「此八在洲間著鐵圍山底,仰向居止,罪人於中,受嚴凍苦。」

 

第七糞尿地獄,亦即是上面所說的糞尿地獄(有些本作糞屎)。大樓炭經云:「有泥犁名沸屎,縱廣二萬里,悉入沸屎中,自然至頸,熱沸湧濯。人手把撅,欲出不能得。身體手足耳鼻面目皆爛熟,毒痛不可忍。過惡未盡,故不死。」立世阿毘曇云:「第二地獄名曰糞屎,是中罪人出熱灰獄,外見糞屎,如涼花池。見已起如是心:我今決定必應往彼。是時罪人往入彼中。其中已有無數蟲,蟲口堅利;皆如劍鋒,鑽破皮肉,乃至筋骨噉食其髓。復有諸蟲,從鼻而入,食其五臟,具受上上品苦,極最劇痛。由於昔為人時,取有命眾生,擲置糞坑,或不淨處,或蛇狗一切毒蟲,嚙嚼有命眾生,故命終之後,墮落地獄,在糞屎中生,受如是種種苦痛。」泥犁經亦云:「復次入泥犁沸屎中周匝數千里,屎即熱沸有氣,走趣行之。人入其中,便於其中自熟,毒痛不可忍。過惡未解,故不得死。」

 

第八鏃鑗地獄,鏃鑗原係蒺藜二字的轉變,屬於一年生的草木,花色黃而小,果實表皮周圍有刺狀若栗子,可以作藥。今將蒺藜二字的草頭去掉,而安上金字,在疾黎之邊,原因是地獄一切治罪人的刑具,都是銅鐵火石。這裡所說的鏃鑗,即是在這間地獄之中,滿中都是紅熱的鐵刺球,飛來衝去刺殺罪人。正法念處經云:「有大地獄,名畏鷲處。眾生何業,生於彼處?彼見有人,貪物因緣,而殺他人,若縛若餓,若奪飲食。彼人以是惡因緣業,身壞命終,墮於惡道,黑繩地獄,生畏鷲處,受大苦惱。彼地獄處,鐵地火燃,普皆水色,十千由旬,周遍炎起,有鐵鏃鑗。彼地獄人,怒杖急打,晝夜常走,火炎刀枷,挽弓弩箭,隨後走逐。鐵錐尋刺,恆常急走。閻魔羅人,手執鐵刀、鐵枷、鐵箭、皆悉炎燃,斫打射之。」大樓炭經云:「有泥犁名撓撈河,縱廣二萬里,河水涌沸,下有八寸鏃鑗,刺人身血流灑,但有其骨,便沸涌躍轉上下,毒痛不可忍。沸屎地獄亦有鐵鏃鑗處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沸屎地獄,有八十由旬,十八鐵城。一一城十八鬲,一一鬲中,四壁皆有百億萬劍樹。地如刀刃,刃厚三尺,於其刃上,百千鏃鑗不可稱計。一一鏃鑗及劍樹間,生諸鐵蟲,其數無量。一一鐵蟲,有百千頭,一一頭有百千咀,咀頭皆有百千蚘蟲,口吐熱屎,沸如融銅。滿鐵城內,上有鐵網鐵烏。由犯佛禁戒,故生湯屎獄中,受鐵鏃鑗之所鑱刺。」

 

第九多攢火槍地獄,即與上面所說的通槍地獄相同。所異者,只是通槍火力較微,火槍則極熾焰之火耳。

 

第十唯撞胸背地獄,即是說獄卒治理罪人時,或撲置熱鐵地上,或拋擲刀山劍樹之間,或銅柱撞胸,或鐵棒搥背,受種種的苦刑。

 

第十一但燒手足地獄,即是上面所說的燒手燒腳地獄,亦即起世經所說函量地獄。如彼經云:「函量地獄,亦廣五百由旬,罪人入中,獄卒付以鐵函,令其量火。其函猛熱,罪人量火時,手足皆被燒爛,受極重苦。」大樓炭經稱為斛地獄。如彼經說;「有泥犁名斛,縱廣二萬里,人悉入其中,泥犁旁即取炭火與罪人,使著斛中量,以手摩上,如是手腳頭目,一切皆燒,痛楚難忍。」

 

第十二鐵蛇盤繳地獄,即是鐵蛇纏頸地獄。地獄鐵蛇或吐火吐毒,以傷害眾生,或纏繳罪人身頸,而治其刑。這裡所說盤繳鐵蛇,係一般蛇的常態;而吐火吐毒,亦是蛇的貫技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滿阿鼻城,一一鬲間,有八萬四千鐵蟒大蛇,吐毒吐火身滿城內,其蛇哮吼如天震雷,雨大鐵丸滿阿鼻城。此城苦事八萬億千,苦中苦者,集在此城。」又云:「命終生鐵城中,東西馳走,鐵蛇出毒纏繞其身,節頭火然。」

 

第十三鐵狗驅逐地獄,即上面所說的火狗地獄,或名銅狗地獄。如觀佛三昧海經云:「於其四角,有四大銅狗,其身廣長,四十由旬,眼如掣電,牙如劍樹,齒如刀山,舌如鐵刺,一切身毛,皆出猛火,其煙臭惡,世間臭物,無以可譬。有十八獄卒,頭羅剎頭,口夜叉口,六十四眼,眼散迸鐵丸如十里車。狗牙上出,高四由旬,牙頭火流,燒前鐵車,令鐵車輪一一輪輞,化為一億火,刀鋒刃劍戟,皆從火出。如是流火燒阿鼻城,令阿鼻城,赤如融銅。……銅狗張口吐舌在地,舌如鐵刺,舌出之時,化無量舌,滿阿鼻城。」又云:「地獄銅狗,化作百億鐵狗,競分其身,取心而食。」這是由於在世為人的時候,不尊三尊,不孝父母,不知恩養,知識善言訓導,不順師教,怒目而視,故命終之後,墮落阿鼻地獄,受銅狗、鐵狗、火狗,種種的毒害,苦痛無量。

 

第十四鐵騾地獄,騾是馬與驢混合而生的,身形高大,壯而多力,能駕車健步如飛。人在世時,多殺生害命,死墮地獄,受騾駕車輪輾之苦。或為人時,廣作口業,枉耗他力,命終墮在地獄,受火炙鞭韃駕車之苦。如因緣僧護經云;「僧護比丘在地獄中,見有一驢,猛火燒身,苦不可當,因是請問世尊,為說本末因緣。佛言:汝見驢者,實非是驢,是地獄人。迦葉佛時,是出家人,為僧當廚,五德不具,分僧飲食,恆自長受二三人分。持律比丘,如法呵責。此人答言:我常僧廚,及園果菜,常勞僧事,甚大勞苦。汝諸比丘,不知我恩,狀似如驢,但養一身,何不默然。以是因緣,入地獄中,驢身受苦,至今不息。」這層地獄所謂盡駕鐵騾,或者,是其中罪人,惡業所感,生地獄中,自然坐在火炎鐵驢背上,而燒其身,以致燋爛。

 

仁者!如是等報,各各獄中,有百千種業道之器,無非是銅、是鐵、是石、是火。此四種物,眾業行感。

 

這是結顯地獄刑器,眾業感招。如是等報,即指上面所敘的果報之事。一切眾生由於內心無明的衝動,或者思惟五欲而闇室虧心,或者思惟瞋恚而怒火燒心,或者思惟欺誑而埋沒良心,如是造種種的惡業,故身壞命終,墮在惡趣,受諸苦惱。而在上面所敘述的種種地獄當中,每一種地獄裡面眾生所受刑罰的刑具,雖然有百千萬億種的差殊,但是所用的苦具,無非是銅、是鐵、是石、是火等四種物質之所製成。這銅鐵石火四種地獄苦具,都是眾生惡業之所招感,自作自受,非天人父母等之所賜與。人在世間所造惡業罪行,雖有無量百千種類的差別,但可以十惡攝盡無餘。而十種惡業之所形成,是以貪瞋癡等三毒為親因,殺、盜、婬、惡口、兩舌、妄言、綺語、等七支為助緣,由是造諸惡業,等到果報成熟,仍然自受,無辦法可以避免的。地獄裡面的種種施設,表面看是有冥官獄卒,牛頭阿旁,馬頭羅剎等主宰地獄刑事者,以及銅柱鐵床,刀山劍樹等治罪人的刑具。實則並無冥官主刑等事,所以受一切苦者,都是由於業力的使然。故光記云:「破戒心成,能造地獄,種種苦具,宿豫嚴待,無有一物從外而起。」唯識論亦云:「如地獄中,無地獄主。而地獄眾生,依自然業,見地獄主,與種種苦。而起心見,此是地獄處,此夜時晝時。以惡業故,見狗見鳥,或見山壓。」科註云:「善惡熏心,令心易見,實無地獄。然而心外雖無地獄,惡業成時,強自妄見。」故決定毘尼云:「我說地獄諸苦事,實無惡趣可來往,刀杖鉾銷眾苦具,亦無有能造作者。由分別故而見有,無量苦毒逼其身,猶如分別諸幻燄,於此分別悉皆空。」這些地獄,係由於妄心分別計度,造諸惡業所受的處所,空無實際。倘能了達罪性本空,則所說地獄等事,猶如空華耳。但若狂心未歇,息息造業,業感報生地獄,受種種苦患,也是必然的事。未見本來面目者,幸勿輕視。

 

若廣說地獄罪報等事,一一獄中,更有百千種苦楚,何況多獄!我今承佛威神,及仁者問,略說如是。若廣解說,窮劫不盡。」

 

這是結說上面地獄罪報等事,略說而已,廣則窮劫難盡。略說地獄苦報的事,已是無量無邊,廣說則更加難盡。地獄的名號固然繁多,苦報的事尤為繁浩。因為在每一種地獄當中,所受苦楚的事,就有百千萬種,何況舉說多種地獄。眾生所以墮落地獄,遭受百千萬種苦楚者,都係由於一念妄念牽引之所成。如正法念處經云:「云何惡業,無量種種?皆因於心,相續流轉。如河滲流,漂諸眾生,令墮惡業果報之地。在於地獄,受極苦惱。此諸眾生,云何如是?為心所誑,為愛所誑,故感百千種報,楚毒其身也。」地藏菩薩承佛的威神勢力,以及普賢菩薩所詢問,略說如上諸地獄業感苦報之事,若欲廣說地獄罪報等,縱然窮一劫極長的時間,亦難窮盡。科註云:若欲廣解獄名罪報,及一一苦具,縱窮一劫之壽,亦不能盡。何也?眾生業力,不可思議。蓋由心業畫師,自業畫作,業果地分,別處受苦,有百千億那由他數怖畏惡事。無有相似,不可譬類。祇由眾生昔時,觸境生著起愛,今觸境穢惡受苦,故苦報、苦事、苦器,殊難悉舉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