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的孝道思想

 

南懷瑾先生講述

民國72年8月於臺北十方叢林書院

葉柏樑記錄

 

民間信仰的儱侗佛教

為什麼與僧道無緣

韓愈與狄仁傑的忠告

孝是中華文化的特色

兒子是國家的 女兒是人家的

愛天下人也是一樣

孝順父母的佛陀

度化阿闍世王的故事

義在大孝的盂蘭盆經

三世因果與六道輪迴

目連尊者救母難

梁武帝倡建盂蘭盆法會

放燄口與拜水懺

經懺彰顯了孝道思想

行菩薩道濟度一切眾生

 

民間信仰的儱侗佛教

 

今天,我們這堛漸X家同學們,還有從智法師和書院秘書長章克範居士,促請我為大家作一次講演,並且給我出了個題目——「佛教的孝道思想」。由於這個題目,引起了我對中國孝道與家庭、社會的一些意見,很樂意提出來向諸位報告。

 

我們中國的文化與社會,也同其他國家、民族一樣,存在著許多複雜的矛盾與問題。大多數人都有宗教信仰,但據我個人從小時候所了解,近百年來的狀況,以佛教為例,其中充滿了新舊文化衝突和東西文化相互激盪所產生的怪現象。中國家庭幾乎十之八九都信仰佛教,但是卻不知道真正的佛法是什麼?把上帝、玉皇大帝、觀世音菩薩、如來佛等等,一股邋遢湊在一起禮拜,不以為怪。一般人就是信仰這麼一個儱侗的佛教,現在大致上差不多還是一樣。

 

我們年青的時候,因為家庭受傳統文化的影響,也跟著信佛,但是在公共場合又怕被別人知道,給人笑話。上寺廟去遊覽,如有同學在一起,彼此雖想燒香或者磕頭,卻又不好意思,只好裝成一副我不迷信的樣子,悠哉遊哉,等到同學走開時,趕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偷偷磕兩個頭,爬起身來,轉頭就跑。

 

那時候,同學們上洋教堂,卻得意洋洋,神氣得很,往往滿口英文,又時常跳舞,結交異性朋友,最時髦不過了。如果說誰家的孩子跑廟子,拜菩薩,那這個孩子準沒出息,要給人家看不起。因此,當時我很反感,為什麼外來的洋教就好一點,我們黃面孔的菩薩就差一點?!然而,社會的情況一直如此,你有什麼辦法?

 

一般婦女,平常到寺廟燒香拜拜,就有人說這個女的完了,不可救藥;甚之,丈夫也起來反對,家堣ㄠo不出問題,往往弄得烏煙瘴氣。反過來,如果丈夫喜歡跑廟子,做太太的就會變得神經兮兮,害怕自己的丈夫出家當和尚。我個人就碰到過許多類似的事情。過去幾十年,有些朋友跟我來往,往往給我打個學佛的招牌。有次在路上,一位太太看到我,那雙眼睛兇巴巴的橫瞪過來,很生氣的樣子,我看了覺得好笑,後來她的先生來找我,我說你太太怎麼這樣看人呢?!他連忙支支吾吾地說,女人家嘛,老師你不要多心。我說我那媟|多心,只是你不要在家吃素好不好?弄得怪里怪氣,惹人討厭。他說,現在吃素吃不成了,我太太常常在飯菜下面,故意埋著魚肉,吃飯吃了一半,便翻了出來,沒辦法。

 

為什麼與僧道無緣

 

諸如此類的現象普遍得很,那怕現在這個時代,那麼多的大專學生熱衷學佛,也不見得就是佛教興盛發達的好現象。我在這媮翮茼揤篣隉A譬如大學堻\多性質不同的社團,像音樂、舞蹈社團,演講或者政治性的社團,乃至基督教的查經班、唱詩班等等,那些參加的同學們,大致都很開朗活潑。但是,一碰到佛學社的這些年青人,你一看,真要命,不是楞頭楞腦,便是緊張得神經兮兮的。一見到你,馬上畏畏縮縮、忸忸怩怩地合掌,老師您好,阿彌陀佛,婆婆媽媽的,非常放不開,年青人應有的活潑朝氣,不知到那堨h了,很令人擔心。

 

那麼!你說這個佛教就此衰落下去了嗎?似乎又不然,因為目前學佛的這一批人,事實上還真不少,佛教當前的境遇就是這麼地尷尬,這麼地奇怪。

 

佛教中的若干怪現象,並不是到了現在才形成。我們小的時候,就已經是這樣,當然這牽涉到許多歷史文化和人性的問題。此如,剛纔所說,我家堳H佛,我的祖母、父親、母親都信。同時家中自明、清以來,一直有問家廟(僧寺),族中每一代總有一個人出家到這個廟子當和尚,一切生活所需都由我們這一家族供養,過去還出過三個得道的聖僧。我父親除了供養這間家廟,其他時常有別的尼姑、道士來化緣,也都高高興興地和他們布施結緣。可是奇怪得很,我們家的門口,卻又貼了一張——「僧道無緣」的信條。你說有趣不有趣?

 

其實,這是中國文化幾千年來的一種特殊現象。平常讀書人講的是孔夫子、孟夫子的倫常之道,反對佛教、道教出世間法的做法,因此便有人在自家門口貼一張「僧道無緣」的紙條,表明是儒者的立場,和尚道士到了門口一看,自然曉得這一家免談,自動走開。以前在大陸上有句土話:「和尚進門,不要錢,就要人。」,要錢是化緣,要人是把你家孩子帶去出家,這個划不來,一般家庭都怕。可是我家的情況很特別,雖然門口也有這麼一張,和尚、尼姑、道士照舊來化緣,這很有意思,因為他們知道這一戶人家肯布施,不會拒絕。事實上,中國所謂儒家的知識份子,儘管表面不贊成佛教道教,但是骨子堜鼎鳩K不了對於這二家形而上學的嚮往。

 

韓愈與狄仁傑的忠告

 

「僧道無緣」的說法究竟從何時開始呢?從唐朝起就有這個跡象,到了宋代更為明顯。唐朝著名文學家韓愈為了反對唐憲宗迎取佛骨供奉,鬧出了一場風波,可以做為代表性的例子。什麼叫佛骨?即是平常所謂的舍利子。那時自唐太宗及武則天以後,唐朝的皇帝,大多數都信彿、信道,很重視佛陀舍利子的供養。唐朝皇帝雖奉道教為國教,那是因為道教的教主太上老君同他們一樣姓李,不得不捧為國教。一代美人楊貴妃信的是道教,曾經正式受過道家的傳戒儀式——受籙,因此唐明皇也跟著去接受道教的戒儀而受籙。至於武則天,那更是既信佛,又信道,像平常我們唸「金剛經」,經文開頭四句偈子「無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萬劫難遭遇,我今見聞得受持,願解如來真實義」,正是這位高高在上的女皇帝做的開經偈。

 

並且,中國的許多大寺廟,也都是她那時候以政府的力量修蓋的。譬如中國內地許多石窟那些大佛像的藝術傑作,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武則天喜歡修大廟、造大佛,一而再,再而三,結果將國庫的金銀財寶都快花光了,宰相狄仁傑、御史張廷珪、李嶠等都看不下去了,紛紛奏諫,勸告她說,皇上,你要造佛寺佛像那很好,這是大功德,但國家財政,不能再這樣耗費了,雖然你是皇帝,一下命令,要修就修,但是也要給老百姓們有機會作功德啊,他們能出一塊錢也是植福修德,以後你要修廟子,造佛像,何妨讓民眾大家捐錢來共襄盛舉呢!武則天一聽有道理,才稍有改變,如此就給國庫節省了不少開銷。

 

我們看看中國那些大佛的建造工程,都很驚人的。當年在四川,看到嘉定的大佛,佛頭高高在山頂上,佛頂可擺上十六個人吃飯用的大圓桌,綽綽有餘,而佛足則伸到長江水面,人從下面抬頭往上看,帽子都要掉下來。像這樣的工程花費,非常可觀。就在這些種種佛教的形式問題上,韓愈開始反對佛教。當然,他有他的道理,你皇帝信佛就信佛,但不必為了迎接一顆佛的舍利子到宮中供養,便讓全國勞師動眾,浪費大筆金錢,這樣只怕國家會弄窮了的。

 

另外一個反佛的理由,是反對出家的人「無父無君」。中國儒家文化反對信仰佛教,這四個字便是最大的理由,最大的罪狀。到了宋朝叫得最為激烈。他們認為一個人出家修道,連父母都不顧了,這是「無父」,還算是人嗎?甚至「無君」,連國家也不要了,那更是要不得。古代男子一出家便免服兵役,什麼都不管了,出家前犯了罪,出家後規規矩矩修行便不再深究。並且早期的僧團不從事耕種生產,生活所需皆靠化緣而來。至一切,在我們歷代的文化人眼中,認為是一種莫大的浪費。

 

但是,除了上述兩個理由外,其他佛教所提出的哲學道理、修行法門,許多讀書人都反對的很外行,而且就各方面來看佛學,都顯得精湛圓明,博大深入。可是儒家知識份子,一直把出家修道這回事,納入是「無父無君」的大不韙,當作是不忠不孝。那麼,佛教在倫理上,到底是孝道是不孝呢?

 

孝是中華文化的特色

 

現在我告訴諸位,中華民族特有的精神文明就是孝道。所以古代臣子對皇帝上有關文化、或社會風氣的奏章,如果這個皇帝很倔強,有不是的地方,不肯納諫,便往往祭出一句很嚴重的話,「聖朝以孝治天下」,用來給皇帝當高帽子戴,使他無法胡鬧,乖乖做個好皇帝。

 

的確,中國文化最寶貴之處在於提倡孝道。對於那些西洋來的外國朋友,我常說,你們西洋以基督教為主的文化,是「丁字架文化」,我們東方文化才是道道地地合於十字架的形式。什麼道理呢?西方文化偏重父母愛子女,而忽略了子女長大後對父母的孝養,只要兒女一成家,男跟女,女跟男,夫妻一對,其他兄弟姊妹都不大管,代代如此,這不是後代和上一代接不上去,缺了「十」字上面那個部份,成了「丁」字了嗎?

 

而我們中國,上自自己父母、祖父母、曾祖父母,一直通到久遠前的老祖宗,乃至佛菩薩、上帝等等都包括在內;下則由自己傳至兒子、孫子、曾孫、玄孫,千代萬代,生生不息延續下去。並且橫的關連,兄弟姊妹親戚朋友,同樣需要仁愛,形成一個完整的宗族社會,縱橫交錯,恰是「十」字形的文化。

 

但是,現在的中國社會,也差不多削成了丁字架的形象。現在的孝道文化可憐啊!我有許多好朋友,大部份上了年紀,七老八十的,雖然地位錢財不缺,兒女三五個的不在少數,也都受了高等教育,拿到博士、碩士等學位,卻一個個飛到國外,再也不回來了,獨留兩老口子躺在醫院不能動,老太婆和老公公兩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彼此抱怨一陣,生了那麼多兒女,讀了都麼多書,又有什麼用?然後,雙雙對坐,「流淚眼觀流淚眼,斷腸人對斷腸人」,日子一天一天這樣過去,唯一的好朋友,便是「電視機」來陪伴。你說這有多可憐,多悲哀!

 

兒子是國家的 女兒是人家的

 

並且,現在一個兒子討了老婆,等於嫁出去了一樣,往往跟岳父母好得很,而疏遠了自己親生的父母。再者,就算兒子和父母住在一起,媳婦也不見得能孝敬公婆。我曾經對一個朋友說,你很好,又有兒子又有女兒。他說我有什麼好?兒子是國家的,女兒是人家的,我有什麼?!這又是一種情況,講的都是真話。反正這一代的孝道出了問題,文化也出了問題。

 

我們的孝道文化有幾千年歷史,同其他民族文化不同。這孝道文化從那堥荂H從中華民族大家庭的宗族社會來,古代維繫這大家庭社會的中心力量就是孝道。孔子的學生曾子還因此著了一部重要的書籍,叫做「孝經」,作為孝道的典範。這本書現在大家很少看,像我們老一輩的,在小時候便已經讀得很熟了。記得民國三十六年我回到家堙A父親聽說我研究佛學,研究得還不錯,要我講一點佛經給鄉人聽,他也要參加,我說千萬不要,因為我們家孩子,長到幾十歲,從外面回家,看到父母親都會趕緊跪下來磕頭。父母親坐在旁邊時,孩子不敢隨便坐。我父親講話很威嚴,我聽他講話有時還會畏懼,畏懼並不是害怕,而是一種很自然誠懇的恭敬而已。

 

平常家堛澈人不少,因為我那時有點小名聲,常常有人來找我談話。每當我父親走過來,我一定馬上站起來聽父頰吩咐。他老人家看了便說,你長大了,以後不必這樣守禮,馬虎一點可以,可是我一直不敢。這是因為自小受了老式文化教育很深影響的關係。我父親要我講佛經,他也要聽,我說您不能來,您來了我就講不出來。最後不得已,我對父親說,您真要來,那我講孝經好了,父親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要講這玩意兒?我說現在的青年不得了,家鄉的子弟們先要懂一點孝經,不然學個什麼佛?!我父親想想,也認為有道理,因此我在家鄉曾經講過一次孝經。孝經是中國文化幾千年來的基礎,現代人千萬不要忽視了它。

 

那麼,究竟怎樣才算是孝子呢?真正的大孝子,不只孝順自己的父母,還要能孝順天下人的父母。所以我常常跟一般老年同學和青年同學說,你不要把自己的兒女看得那麼重,天下人的兒女都是你的兒女,天下人的父母都是你的父母,為什麼不能將自己的心量放大呢?如果將心量放大了,以天下人的父母為自己父母,以天下人的兒女為自己兒女,那該多好!

 

愛天下人也是一樣

 

本來我自己的兒女很反對我這種看法和態度。他們說,爸爸你是看一切眾生如自己的兒女?看自己的兒女如一切眾生?我說對啊。我一個兒子就曾坦白地跟我講,他起先很不喜歡這樣,反感得很,但是不好明白表示,後來他在社會上經歷多了,有更深一層的生活體驗,倒反過來贊成我的觀念。他說這樣很對,又何必一定要只愛自己的兒女呢!愛天下人也是一樣。

 

這正是孝經的根本道理。真正令人欽佩的孝子,其行止如何?「大孝於天下」。這種精神同佛家要救度一切眾生的菩薩行願,正好不謀而合。並且孝與忠也是同樣一回事,國家危難時,顧不了自己父母,勇敢地做個忠臣而為國犧牲,一點都不後悔,這也是孝,孝自己的國家,孝自己的民族。孝經的意義太廣大了!

 

由於中華民族長久以來始終講究孝道,因此中國歷代皇帝最敬畏的也是自己的父母—「太上皇」和「皇太后」。皇帝到前殿上朝的時候,文武百官都要向他下跪,威風凜凜。可是一旦皇太后出來,皇帝只好恭恭敬敬側身肅立,不敢隨便坐著,等到皇帝到後宮見太上皇或皇太后,給媽媽請安,那就得跪下來,媽媽要罵照樣罵,要打照樣打,根本不敢有什麼反抗。我們看宋、明、清代的歷史,那幾個皇帝的太后更是厲害,皇帝怕得很,如果出言頂撞把局面弄僵了,老太太一生氣,扳起臉孔,怎麼樣?!好,你是皇帝,大家聽你的,我也聽你的。皇帝一看情勢不對,趕緊跪下來說,皇太后不要生氣,您老人家要怎樣,就照著辦好了。這是孝道的一種表現,我們並不提倡不合情理的盲目順從,但是現代尊敬父母的孝道精神,的確逐漸地衰微了。

 

這個孝道思想表現在中國的政治上、文化上,什麼時候最為特出呢?——大約在一千六、七百年前,漢末三國時期這個階段。東漢以後,中國的儒道文化非常興盛,當時只要你做人真正合於孝的標準,便有機會出來做官。滿清時代功名中的舉人,另有一個舊名稱,也叫「孝廉」。孝廉這個制度,在漢朝是由地方上推舉品德高尚、孝敬父母的士子出來任職,再由皇帝封給官位,一步一步陞遷的。

 

由於兩漢藉仕途來提倡孝道思想,因此到了三國以及兩晉以後,直到清末,孝道精神更重視得不得了。一個家族出了個不孝子,那便由這一家族輩份最長的族長出面,開祠堂門,嚴加懲治,毫不留情。就在這種特殊的社會背景下,佛教傳進了中國。若是照一般儒家知識份子所言,佛教是「無父無君」,不要父母,不要國家,那麼佛教又怎能順利地傳入中國大片土地,甚至最後成為民間根深蒂固、最普遍的宗教信仰呢?!

 

孝順父母的佛陀

 

釋迦牟尼佛是絕對孝順父母的。佛經上記載,佛要出家,父親不准,要他討了太太才可出家,他只好順從。娶一個不行,要娶兩個,他也照辦。後來還要為他家生個兒子傳宗接代,也同樣沒有違背父王的旨意。到最後,一切要求做到了,他父親再也沒有話說了,佛這才在夜娷鰹c出走,到各處參訪明師,探求人生真諦。後來,佛的父親過世,佛親自回來舉喪,一定要親自為自己的父親放入棺木中入殮,然後和他的兒子羅侯羅、堂弟阿難、難陀四人,將父親的棺木抬上他自己經常講經說法的地方「靈山」安葬。像這樣合情合理的做法,你說釋迦牟尼佛孝還是不孝呢?

 

這些事實,很多研究佛學的人都不大留意,常常忽略過去。釋迦牟尼佛的一生言行,無一不是孝的表現和擴大。佛一出生母親就過世了,由姨媽一手帶大,後來姨媽想出家,佛不答應,因為顧慮到女性出家,宗教團體內容易發生問題,恐怕影響佛法在世間的傳佈,但是由於阿難一再向佛請求,說姨媽自小養育您,您就許她出家修道嘛,最後不得已,佛才答應了這件事。佛在得了道後,也曾為了報答母親懷胎十月之恩,上昇忉利天為母說法。那時佛母摩耶夫人已因生佛功德,成為忉利天主,但是佛還是特別為她宣講了令人感動的「地藏經」。我們學佛的人對「地藏經」都很熟悉,也時常誦唸,看看它的內容,這不是多麼可貴的孝道思想的流露嗎?

 

佛教之所以能在中國傳佈,迅速而普遍地為中國民間社會所接受,正是因為它是一們重視孝道的宗教。中國佛教第一本講孝道的經典「父母恩難報經」是在後漢時期(約西元一八九年間)安世高翻譯進來的。假使沒有這部經的翻譯,中國知識份子是會起來抗拒的。他們一看「父母恩難報經」,哦,原來佛教文化也是講究孝道的,和中國固有文化精神同路,二者便自然合流了。

 

度化阿闍世王的故事

 

然後,過了幾十年,在曹魏時候,「無量壽經」又由康僧鎧翻譯進來。「無量壽經」談的是觀想阿彌陀佛的念佛法門,後代淨土宗興起,無疑是受了它的影響。淨土宗念佛,念南無阿彌陀佛,這種修持方法,與孝道的關係很大。再來,「觀無量壽經」又跟著傳譯進來(約當西元四百二十年間)。「觀無量壽經」講的是什麼呢?講孝道的問題。其緣由是因為釋迦牟尼佛在世時,印度有個不孝的國王阿闍世,他為了想早日榮登國王寶座,欲置自己的父王頻婆娑羅於死地,因此把他關在監獄,不給吃,不給喝。阿闍世的母后韋提希夫人為了拯救自己的丈夫,偷偷做麵食夾在衣服媦h,又將衣服用水浸濕了,帶去看老王,把麵食剝出來給老王吃,把衣服擰出水來給老王喝。可是,這件事終於給這個棍蛋兒子曉得了,也將她同樣關進牢獄。

 

像這樣冥頑不靈的忤逆之子,碰上了也沒辦法。母親韋提希夫人想到她認識佛陀的弟子目連尊者,便跪下來禱告,希望目連尊者趕快來救她。結果佛以神通知道了這事,慈悲地趕來幫助,感化了這個不孝的兒子,同時為他們講「觀無量壽」阿彌陀佛的修持法門。這是「觀無量壽經」形成的來龍去脈,其基礎就建立在孝道上面。至於淨土宗的另一部經典「阿彌陀經」,則比較遲一點才翻譯進來。

 

「無量壽經」和「觀無量壽經」傳入中國時,中國正處於三國以後,魏晉南北朝戰火連綿,文化混亂的動盪時期。可是當時社會上每個家庭的子弟都很遵守孝道,此時正是中國門第觀念最嚴重的時候。嫁個女兒或討個媳婦,非常重視門當戶對。在社會上,一個家庭堳臚l的教育好不好,孝順不孝順,廣為眾人所注目。譬如大家會說,某某家堛澈臚l很有教養啦,他們家的公子、千金都很知書達禮,是世代書香啦,這些觀念和宗法社會的孝道思想,非常緊密地連結在一起。

 

義在大孝的盂蘭盆經

 

同時,在西晉初期(約西元二百六十五年),中國佛教到了七月半一定要誦唸的「盂蘭盆經」,也經由竺法護的手中譯成中文,流傳開來。盂蘭盆的「盂蘭」兩字,原義叫解倒懸,即是解救倒懸的痛苦。這部經同孝道的牽連,那更大更深了。

 

我的家鄉就在台灣海峽對面,小時候,記得每年的農曆七月半有個很熱鬧的節目,叫做「放河燈」。在夜堙A河上駛著做法事的船隻,和尚唸經,一路叮叮噹噹,木魚、鈴鐺法器等敲得很動聽,唱誦的聲音也很優美,然後一個蓮花一個燈,從船上接連放到河面上,放盪開來,擠得整條河都是閃閃發光的蓮花燈,很美麗,也很令人傷感。據說這是為了超度河堬T水死的冤魂,解除他們的痛苦。也算是屬於盂蘭盆會的一種。

 

一般民間訛傳,七月堸酊驨鷇}了,閻羅王一年一度給鬼放假,讓他們出來玩玩,到了農曆七月三十晚上(地藏菩薩生日)又要回去。這個恩典,據說就從目連救母的盂蘭盆開始,又說是地藏王菩薩大發慈悲,出面給閻王講情。所以每到了七月三十晚上,我們這些孩子便拿著香把,一支支插在地上,然後老祖母叫我們跪下來拜,拜地藏王菩薩,因為菩薩做了保證人,現在他要把放出來的鬼魂收回去,只要有一個鬼留了下來,地藏王菩薩便沒面子啦,這個歷史悠久的民族,構成了這麼一套民俗信仰的故事,很嚴重,其中大有文章呢!

 

這類的故事,和中國孝道的發展結下了不解緣。因此,有人問我,放燄口啊、燒紙錢啊,這些做法,鬼神收不收得到?會不會得益?我說,只要你確是一番真誠,為了給先人盡一點孝思,捨得這樣花費,只要心安理得,還管他收不收得到幹嘛?我有個美國朋友過世,我說也要燒一些給他,有同學聽了一副很驚訝的樣子。我說你不要懷疑,相信我的話去辦,這個經辦的同學聽了,他知道這是外國人,給他做了一套西裝,也買一輛汽車,又造一棟洋房,冰箱電話等等一樣也不缺,然後找個地方一把火燒了,彼此相顧一笑。你別問有用沒用,但問自心誠不誠?捨不捨得?再者,你真能把佛教教理研究透澈,自己有實際的修證,自然能看清這種事的真相,虛還是實。

 

三世因果與六道輪迴

 

我們中國文化,尤其信佛的人應該曉得,佛教的基礎建立在三世因果、六道輪迴上面。如果信佛卻不了解這個道理,那麼你說信佛,根本是迷信。三世是指前世、今世、來世。前世的前世還有數不完的前世,來世的來世還有連綿不盡的來世。六道輪迴包括天道、修羅道、人道(上三道),以及畜牲道、餓鬼道與地獄道(下三道),每一個生命就依他自身所作為,感得各式各樣的因果報應,生生世世不停地在宇宙間輪迴轉世,這是佛教根本的道理所在。

 

古人說:「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不是不報,時辰未到。」這類警句,我們小時候都唸過的,這便是因果觀念。佛說:「縱使經百劫,所作業不亡。因緣會遇時,果報還自受。」但是這因果觀念,全是由佛教傳來的嗎?不是!中國固有的上古文化,也早已有了,「易經」上講:「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。積不善之家,必有餘殃。」正是因果觀念的明顯表示。由這種因果觀念的推演,發展出中國幾千年來一貫的教育目標,教人如何做一好人,做一完人。然而時代不同,現在這種良好的教育目標幾乎已喪失殆盡,學校教育只注重知識和生活技能的傳授,遲早要出問題的。

 

不管你是皇帝也好,乞丐也好;或者挑蔥賣蒜作小生意,開銀行,辦貿易公司,做大買賣,那都是職業不同,無論你作什麼,人都要學做人。我常常跟一些從政的朋友講,不要說做官難,把人做好了,做官自然容易。上台做官要做人,下台一鞠躬也要做人。做人別做絕了,做絕了不會有好下場。中國人的教育,一向是為了達成完善的人格道德標準,這個標準和「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。積不善之家,必有餘殃」的因果觀念相通,也和孝道思想同流。而佛教的許多理念,尤其菩薩道的提倡,無不是從此種因果觀念和孝道思想立論,擴而充之,神而明之,而臻於淋漓盡致的地步。

 

一個家庭能夠常做好事,後代子孫一定好,如果你使壞,喜歡做缺德事,就算現在聰明能幹、富貴榮華,將來後代子孫必然要糟。這是真的哦!我這輩子幾十年來,因果報應的事情看多了,很多都是現世報。錯事幹下去,沒幾年光景便自食惡果,慘兮兮的,只是平常不好意思說明罷了。所以我們小時候受傳統文化家庭教育有句話:「但存方寸地,留與子孫耕。」,方寸地指的是良心,就是說為人必須心地善良,後代方能得福。

 

佛教講因果涵蓋三生,每一個人自己的前生、今生、來生,由此形成一條無窮盡的橫線,和剛才所提祖先、父母、我、後代兒孫的豎線,又交叉成一十字架。其實,依據因果輪迴,角色變易的道理來看,自己的前生、今生、來生同自己的上一代、這一代、下一代,二條因果線往往是彼此重疊,一而二,二而一的。所以中國民間長久以來,充滿了三生因果,七世夫妻,乃至世世互為兄弟,互為夫妻的傳奇故事,所在都有。所謂一切皆由因果、因緣而來,善因善果,惡因惡果,隨人自取。「禍福無門,唯人自召」,怨不得人。

 

目連尊者救母難

 

由於闡揚孝道的幾部佛經:「父母恩難報經」、「無量壽經」、「觀無量壽經」、「地藏菩薩本願經」以及「盂蘭盆經」等被介紹進入中國,當時的中國人自然而然接受了佛教。至於我們佛學上講的淨土宗、禪宗、華嚴宗、三論宗等等,在書本上空啊有啊的,那都是一些讀書人,以及法師們專門研究佛教哲學,逐漸發展出來的。民間一般老百姓才不管你這麼一大堆名詞,他們只要報父母恩,唸菩薩名號,阿彌陀佛、地藏菩薩、觀世音啊!雙手直揮直拜,你要快快救我媽媽,快快保佑我爸爸啊!這種真誠,這種孝心,你反對個什麼呢?!

 

「盂蘭盆經」講的是佛大弟子神通第一的目連尊者,以神通看到自己的母親墮落地獄,受極大苦,他很難過,親自下到地獄要救母親,但由於業力的關係,地獄門無法打破,只好回轉來求佛幫忙。佛說你有孝心,很好;但是真做了壞事犯了罪的人,就是兒子當了皇帝,或是神通第一,也沒有用。罪就是罪,善惡之間,和地位、金錢、權勢毫無關係。善惡自有果報,不是隨便可以了結。因此彿只好教目連尊者舉行盂蘭盆會,廣修一切供養,借重其他出家人(精進用功辦道的修行人),由他們多人的福德功勳,深重的業力方由懺悔而得解脫。

 

這塈畯怑n注意,佛要我們不只求解脫我們這一世父母的痛苦,更要發廣大願,發長遠心,連自己七世父母的冤孽,都要超度。佛的這種精神,合於中國「孝經」所說的「大孝於天下」。天下人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,你不能只孝這一輩子的父母,你前生的父母,再前生,乃至七生、千萬生的父母,都一樣要追薦。由此而達眾生平等,慈雲普護一切。

 

目連尊者是得了道的聖者,但並不保證自己的母親不下地獄,各自造業,各自感報。並且好的兒女,並不一定有好的父母,好的兒女有時還是壞父母生的。這之間的因果道理,非常複雜。有一些溫柔敦厚的夫妻,偏偏生個胡作亂來的壞兒子。這在生理學上,目前還無法理解,不過我已有了答案,這叫做「遺傳反動」,不會錯。老老實實的父母,生個兒子特別調皮。當然也有還是生老實的。老實人再生老實兒子,一代一代傳下來,那要變笨了的,是不是?真有修證的人,才看得清楚這些千差萬別、複雜難測的因果變化。

 

佛為了目連,開了盂蘭盆會幽明兩利的方便法門。在印度,每年夏季雨繁蟲多,佛才規定弟子們結夏安居,集中在一起,專心修道。等到七月半,天氣漸漸放晴,氣候較為涼爽,方得解夏,可以到外面活動。就在這一天舉行盂蘭盆會、供佛齋僧,超冥濟幽,乃是中國佛教依據佛典記載所形成的傳統儀式,一般佛教徒都很重視這一天的法會活動。

 

梁武帝倡建盂蘭盆法會

 

可是,後來的外道,卻偽造了一本莫名其妙的「血盆經」,說什麼女人生孩子,因為流了一大堆血,血是髒的,死後會下地獄,泡在污穢的血池堥苦。會有這種事嗎?這根本是毫無根據的說法。然而那些自稱信佛學道的同善社、一貫道信徒,卻不明就埵a胡亂相信,糟糕透了。

 

父母親的血是最乾淨、最寶貴的,密宗還把人身的血作為供佛的淨品。依佛教規矩,我們的生日叫「母難日」,不宜大事舖張宴客。母親生我的那一天,正是母親受苦受難的那一天,為何還興高彩烈地做生日呢?母親受苦受難,你還大魚大肉,大吃大喝,宰割別人的生命來供自己享受作樂,這合情理嗎?應該為父母祈禱求福才是。「血盆經」絕對是假的,千萬別信。如果真的生孩子流血有罪,生孩子那麼大的辛勞和功勞,竟然還要下血盆地獄,這真豈有此理!若有這樣的一個地獄,那我們首先要打破消滅的便是它。

 

「盂蘭盆經」剛傳進來的時候,還未很普遍,要等到南朝梁武帝以帝王之尊,於梁武大同四年,提倡啟建盂蘭盆法會,這才廣為民間所遵行,成了一種風氣,而七月半也被當成了鬼節。鬼門關於七月間開門,放鬼到人間遊玩這事,暫且不去討論。但是你問我信不信傳統佛教七月半的做法呢?絕對信,因為我了解其中的理由。我常常勸同學們,真學佛,必須先明理,明白了道理以後,不可再懷疑,能夠恭恭敬敬的孝順天下父母,總沒錯吧!

 

梁武帝不但提倡「盂蘭盆經」,他還因為皇后郗氏死後,變成大蟒蛇來託夢,說她在世時嫉妒宮女,凡與皇帝親近者,多加殺害,現在自己死後,受報為大蟒蛇,不得解脫,希望梁武帝念在過去情份,想法子救她,幫她在佛前求懺悔做功德,因此梁武帝將當時佛經中所有找得到的懺悔經文收集起來,自己又做了一篇祭文,替皇后修法懺悔,這便是後世廣為流傳的「梁皇懺」(約西元五○三年間)。

 

由此看來,梁武帝這個人對夫妻情份還不錯,只是沒有盡到皇帝所應做的責任,如果他安心出家當和尚,應該會有了不起的成就,可惜卻走錯了路。雖然又吃素、又過午不食,夫妻感情也很好,卻無法除去想篡奪人家天下,自己當皇帝的野心,後來把佛事與國事糾纏不清,終至失國,令人惋惜不已。

 

放燄口與拜水懺

 

歷史文化的發展到了唐朝,密宗傳來中國,由不空三藏編集「瑜伽燄口」(約西元七五○年間),於是佛教又有「放燄口」的法事。「放燄口」是為了超度孤魂野鬼,其來源是因為佛弟子阿難,有一次看到一個青面獠牙的惡鬼出現在他面前,嚇了他一跳,趕快找佛詢問所見何物?佛說這是鬼王,叫「面然大士」,也是菩薩,他帶領一些無法飲食的餓鬼,希望你能幫忙超度他們。阿難說:我沒有道,怎麼度化?於是佛便傳了一些咒語給他,教他如何依法而行,解救那些餓鬼眾生的痛苦。這便是瑜伽燄口的由來。當然後來加上了密宗一些其他咒語,和各種亡魂的懺文。其中有些悽艷美麗的文字,是經宋代大文學家蘇東坡等的修改。超度的文句,各行各業都有,什麼孤魂野鬼啦、紅粉佳人啦、文臣武將啦,乃至離家在外做生意客死他鄉的,吊死的、溺死的、燒死的,林林總總,應有盡有。

 

我小時候寒暑假時,在僧寺讀書,翻開燄口的文字,一看便入了迷。那文字太美了,尤其什麼「昔日風流都不見,綠楊芳草髑髏寒」,這類的詞句,差點讓自己給迷住了。燄口一來中國,配合前述幾部經懺,使佛教在當時的社會流佈得更廣更深。那時教育並不普及,淨土、華嚴、唯識等宗派的佛理哲學研究,只是少數上層的知識份子熱衷而已。真正推動民間佛教發展的,倒是這些同孝道思想關係密切的經文和懺文,並且在民間同時流行的道教也受此很大的影響。

 

後來,到了唐朝末年(約西元八六○年間),又產生一部新的法本——水懺。這是一個和尚——知玄,生了個「人面瘡」,怎麼醫部無法痊癒,最後碰到一個得道的羅漢,引清水給他一洗,水到病除。乃依此因緣,寫下這篇乞法水消衍尤的懺文,受到民間廣大的歡迎。

 

如此,這些燄口、水懺、梁皇懺等等的懺悔行法,形成了中國佛教別具風格的水陸道場等法會。法會期間,白天誦經拜懺,晚上蒙山施食、放燄口,鬧鬧熱熱得不得了。這樣一場戲唱下來,起碼三天,當大和尚的都累死了,不但要唱得好,喉嚨也要耐用,手還要不停的比劃結印,坐在那個法座上,一下就是三、四個鐘頭,也是一種不簡單的定力呢!

 

經懺彰顯了孝道思想

 

就這樣,剛才所講的那幾部經懺,讓佛教在中國各階層社會穩穩當當生了根。這些經懺,一部一部和孝道相互彰顯,彼此發明。尤其盂蘭盆會,不只為了超薦此生父母,而是推及七世父母,甚至遠至千生萬生都在超薦之列。但是大家要注意,佛說是靠得道的人來超度,所以替人家做這個法會時,沒有道也要有道。法會期間,必須集中精神,一心不亂才行,一心不亂方合於道。佛家常說:「一子成道,九族超昇」,這是指得道而言,不得道你說出家學佛便成,沒這回事。因此出家學佛,一定要精進努力,以悟道為目標。不然恍恍惚惚,得過且過,那要糟的。至於如何方能悟道證道,這便有待多多研究「心經」「金剛經」等經典了。

 

舉行盂蘭盆法會,依法修持「盂蘭盆經」,這超薦功德如何呢?我告訴大家,絕對有用。我學佛幾十年,這堛漲P學都知道,我每天晚上一定施食,希望淪落餓鬼道受苦的眾生,早日脫離苦海。我們老一輩子,從小就是在刀槍戰火中討生活,幾乎沒有一日是安寧的日子。當年我離開家鄉,一幌幾十年,沒辦法和親人聯絡,父母生死不知。一、二十年也沒消息,所以曾有兩句詩說:「歷劫幾能全骨肉,對人不敢論亡存。」內心很傷感。別人問超你的父母現在怎樣?實在不敢答覆,根本不願去提,怕講了會悲傷、會難過。

 

我母親信佛,但並不大懂得什麼佛理。我在童年的時代,有次問她:媽媽,菩薩的眼睛為什麼半開半閉?他為什麼不張開眼睛?這個問題不好解釋。可是我的媽媽卻不假思索地回答,世界上的人太壞了,菩薩只好半閉著眼,不看為妙,如果張開眼睛一看,這麼亂糟糟的一個世界,那真要氣死了。我一聽,哦,原來是這樣子啊!也蠻有意思的。

 

這類往事,一眨眼,已經是幾十年前當小孩的記憶了。現在只有早晚給父母唸經,事情再忙還是要唸,經常是「般若波羅密多心經」七卷、五卷,一定少不了的。如果不唸,覺都睡不著,不施食我也睡不著。有時實在累極了,要休息,請旁邊的同學代勞。結果一覺醒來,恐怕別人飯菜做得不好,鬼朋友們不吃,擔心虧待了他們,又自己重新來過。

 

行菩薩道濟度一切眾生

 

並且,每一個朋友走了,中元節我照樣四十九天,觀想他們來接受施食。反正我天天大請客,多一個人,多加一副碗筷,不會有問題。不過我不刻意對別人提倡此事,但是這堛漲P學,我則嚴格要求他們做。什麼大慈大悲?!花幾粒米,用一點水,利用幾分鐘布施給鬼神吃喝,你都偷懶,捨不得,要真替人煮菜做飯,侍候人家,那就更不可能了,像這樣一點同情心都沒有,修個什麼道?

 

我這麼講,不是迷信而是正信,換句話說,鬼神之道,確有其事。總之,這種包含著可貴道德觀念的輪迴思想,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。但要信而不迷,同於孔老夫子的一句話:「敬而遠之」。遠之不是要你不理不睬,而是保持一個恭敬的距離,那就對了。鬼神絕不害你,鬼神若害你,那你要自己檢點,看看自己的思想行為有無缺失,是否做了虧心事?世上的鬼神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啊!人是活鬼,鬼是死人,這道理須得好好的弄清楚。

 

佛教的經典,沒有不教人規規矩矩做人的,不但要孝敬自己的父母,更要孝敬天下人的父母,視一切眾生如己出,如自己的兄弟姊妹。宋儒反對佛教,說佛教是「無父無君」的,這誤解太大了。真正的佛法——「至孝」。出了家,為了解救自己和別人的痛苦,應該趕緊用功,修道成道,使親生的父母眷屬得到好處,並且利及七世的父母親友,更擴而大之,行菩薩道,救濟法界一切眾生。這才是偉大孝道的充份發揮,又有什麼好爭論懷疑的呢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