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愛的孩子,請原諒我

 

林園佛教堂編著

 

一九八五年初,現年五十出頭的曹溪宗比丘釋妙覺(譯音)譯出一本日文書,才引起大家對墮胎兒的關心,妙覺曾住過名剎佛國寺,他把描述「水子」的一本日文書譯成韓文,當他對一群女眾介紹初稿時,引起她們極大興趣,書中敘述無助的,被墮胎的嬰靈充滿恐懼和痛苦,並嘗試透過夢或日常生活中的災難來引起父母親的注意,這種情形得到這群虔誠佛教婦女的高度共鳴。這些女信徒多年來一直處於恐懼和罪惡感之中,卻無法或不願意把這種不安表達出來,變成她們解釋日常生活中,若干難題的藉口,這本書,顯然把婦女們的內心感覺帶到表面。「我們會為寵物的死亡而傷心,甚至埋葬它們。被墮胎的嬰兒,更會讓我們悲痛欲絕才對,我們不能忽視他們。」這是今年春天一位妙覺法師的女護法在廣播節目上如此說道。女信眾鼓勵妙覺法師繼續翻譯,最後於一九八五年捐款出版了這本平裝書,妙覺法師的信徒和他們的親友,對這本書反應很熱烈,流通極廣,這本書很快就從漢城,流傳到慶尚北道的大邱和慶尚南道的釜山,出家眾也風聞這本書,許多僧眾親自跑來,向妙覺法師一次購買五十本或一百本,分發信徒,這些僧眾或直接向妙覺法師學習,或從書中自習,開始替嬰靈舉行超渡法會。妙覺法師宣稱自從該書出版之後,在他位於漢城的公寓式精舍堙A他已經替五百位左右的婦女,辦過「墮胎兒,超薦法會」。因為她們平均墮胎二次,所以大約有一千位嬰靈得到超渡的利益。他在後來的版本中提到,單就一九九二年五月而言,他大約接到五百通電話諮詢,一百四十七封信和三百次親自來請示,他在序中說:「向我請示的人,大都會把她們的行為合理化,只責怪別人。不管是什麼理由或情況,她們必須承認她們應該替自己的行為負責,這一點她們要知道得很清楚,並以很虔誠的心,替這些小嬰靈超渡。」向妙覺法師請示的人,都相信墮胎走錯誤的行為,是很嚴重的罪惡,一位女信眾在電台說:「古諺說『拿掉』孩子要倒霉三年,在我墮胎之後,一切都不對勁。我相信我個人是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受到處罰。」另一位母親透露:「在我的第一個兒子後,我立刻又懷了孕,也做墮胎手術,一天家姊借我一本,她從寺廟園遊會買到的(親愛的孩子,請原諒我)讀完之後,我哭了又哭,感覺是做了一項可怕的事,我就去找妙覺法師,做了一場超渡法會,以解除我的痛苦。」另一位女工做證:「我拿掉第一個孩子時,我的年紀太輕了,不知道該怎麼好,第二個孩子在她出生當天就過世了,我以為嬰兒在睡覺,就放了她,姨媽來看我,卻不想看女兒一眼,我非常生氣,因為我想姨媽是為了她是女嬰,所以不願意看她,當我進到房間要為女兒換尿布時,她已冰冷而僵硬了,我被嚇呆了(說到這裡,她開始哭)我把嬰兒用髒兮兮的尿布裹起來埋掉,這件事仍然刺痛著我的心,我太愚癡了,做過超渡法會之後,現在我覺得好多了。」懺悔和超渡儀式,必然對當事人,具有治療效果。

 

「親愛的孩子,請原諒我」談到韓國和日本許多悲傷和嚇人的故事,雖然原先是由日本的例子,所激發的,但書中所表達的情懷,卻可以充分代表我在韓國訪談經驗,我發現大多數韓國佛教徒,還是以「護生」的觀念來看待墮胎問題,主要是關係到墮胎兒的痛苦和遭受忽視,以及把他們遺棄在不可知世界中的悲慘後果。妙覺法師的序文,首先很簡略地介紹基本的佛教三世觀,業報和十二因緣等教法,還附上一張六道輪迴圖,他特別提到只有在人道中,才能修行和悟證佛性。接著他以韓國的文化歷史背景來說明,他譯出這本書的用意,西藏喇嘛替臨終者舉行莊嚴隆重的儀式,讓死者的靈魂不會在另一個世界遊蕩,或焦慮不安,韓國人也一樣為亡靈舉行超渡會。從高句麗時代遺留下來已經變成本土民俗的佛教葬儀,被朝鮮王,義忠廢除,代之儒家葬儀,這些儒家葬儀只是形式和程序而已,就真正亡靈而言,並沒有真正的宗教意義,佛教儀式則是在寺廟中舉行,明瞭緣起和輪迴的道理,不管是知或不知,人們都要承受他們的業報,因此家屬一想到死者,要在下世承受業報,就要虔誠祈禱,死者不要輪迴。不管是不是佛教徒,人們都以全部心意祈禱死者的靈魂轉世,然而,還未成年的亡者靈魂就被忽略了,譬如,韓國的小孩死後,並沒有舉行任何葬禮就被火化或埋葬,那些還沒有見到世界陽光就被墮胎或流產的小生命,就當做退化的器官(如盲腸)來處理。由於許多嬰兒都是因不道德行為而懷孕的,就更以機械化方式打發掉,避免被人發現,如果嬰兒被當做是問題,父母親的唯一念頭就是拿掉,根本不把它看成胎兒。如果是自然流產,親友們也只是關心婦女的健康,一點都沒有想到孩子的健康或夭兒的來世,然而,當我們寵物死亡時,我們卻會傷心不已。我相信如果我們對於生長在我們體內的生命漠不關心,就有些不對了,被墮胎的孩子,我們必須引導他們有好的轉世,同時我們應該考慮到許多婦女受到各式各樣的折磨,有時候是隱秘的痛苦,即使痛苦很小,我們應該幫助她們舒解。嬰靈應該受到更多人的注意,我希望更多的婦女,尤其是那些有過流產或墮胎經驗的婦女,要為這些小生命的靈魂舉行超渡法會,她們必須誠心誦經、念佛、菩薩聖號、供養和深切懺悔,自己的殘酷行為,才能消除業障,她們必須更加努力培養更光明更快樂的家庭,以創造更光明更快樂的社會。超渡法會提供機會給墮胎相關人員(包括所有家庭成員、同情者和醫生)一個解脫痛苦的機會,而不再被責罵為犯人,這種儀式即理性又合乎世俗需要。韓國比丘尼松度最近五年來專心研究墮胎問題,也為她的信眾舉行儀式,為墮胎兒所舉辨四十九天法會。松度法師出生於一九五○年,十九歲她出家為尼,松度法師以她的奉獻在社會服務,和促成第一個漢城佛教義工協會而聞名,她不把供養金用來建造富麗堂皇的廟宇,卻指示信徒善用時間和金錢去幫助別人,她把那些沒有佛教通路的,在家信徒集合起來,從事社會服務,使佛教在韓國變成一支可見的道德力量。她曾在東國大學做過佛學研究,也在日本專門研究佛教安寧照顧,她牢記日本老師,對她的警告;不可以模倣日本貪婪的水子廟(墮胎兒的廟)。

 

自從一九九一年之後,松度法師每年都會為墮胎嬰靈舉辦長期的法會,開始時,她像妙覺法師一樣,為個別的母親和家庭舉行超薦,但發現她沒有時間,應付前來尋求她幫助的廣大需要,當時,她猛然覺得韓國的墮胎問題,非常嚴重。因此在五年前,率領她的比丘尼弟子舉辦法會,以迎合許多婦女,覺得應該為墮胎行為做點什麼。她們為在家弟子,設計了親自參與長期法會,實際上,這是佛教覺醒運動,場面虔誠而熱烈。自從一九九一年以來,每年都有五十到一百個人,參加法會,這項法會為期四十九天,與成年的葬儀相同,每年從佛誕節後的五月底開始,七月結束,正好是學校開始放暑假,這種安排可以讓母親更自由的參與,大多數參加者,都是家庭主婦,未婚婦羞於出席,丈夫由於工作需要,僅能不定期參加,每天早上,由松度法師及其徒眾誦經三小時,有閒暇的在家信徒也會隨喜,多數信徒都想辦法,每天參加,一九九五年,在參加法會的一百人中,有三十多位每天都參加,大多數都只缺席一兩天,必須出外工作的人,或者離寺廟很遠的人,則每週參加一次,通常是星期六。(每星期日上午,有例行的共修法會,參加者為全體信眾,與基督教的彌撒一樣。)參加者大多為母親,雖然少數丈夫會不定期參加,參加超渡法會每天要繳納一千韓圓(合美金一•三五元)等於漢城一公升牛奶的價錢,這筆錢用來支付印刷,佛壇和每次法會後齋的費用,參加墮胎超薦法會的人,共同負責布置寺院、膳食和清潔工作;誦經和禮佛時,需要非常用功,專注和自省,所以氣氛十分莊嚴,但在三個小時法會後的午餐時刻,則相當愉快。松度法師每週都會發讀物給大家,在準備資料時,她會蒐集佛經中,有關生死和輪迴的教法,在韓國有關墮胎最常誦念的經典名字,並簡介應該做些什麼,才能阻止墮胎兒和其家人的進一步痛苦。在八萬四千佛經中(因果報應經)(長壽滅罪護童子陀羅經)(大胎經)都提到墮胎所引起業:

 

(一)首先,嬰靈指被故意以人工方式墮胎的靈魂,一切生命包括人類在內,都有宇宙聖氣所創造的佛性,拿掉子宮內胎兒的寶貴生命,是違反自然的,在道德上很不好,在醫學上又傷害母親,此外,即將出生的生命,從黑暗中消失,進入黑暗,沒有見到光,它懷恨在心,會給相關的生者帶來傷害和不幸。

 

(二)打胎兒所造成的問題:(甲)為什麼他們會造成問題?嬰靈沒有見到光,就被突然丟掉黑暗之中,會受到震盪和惡業的驚嚇,無法發現真正的法界,只是被兇煞惡鬼所纏縛,他們極希望儘速從陰界的漫遊中解脫,以期獲得精神上的安寧,因此他們就以惡運的形式,出現在與他們有業緣的人們身上,他們的母親、父親、兄弟、姊妹和其他親戚帶來麻煩,除非為他們舉行超薦法會,否則這些麻煩會變得越來越嚴重。(乙)嬰靈會造成什麼麻煩?這些嬰靈會造成各式各樣的生活疾病,包括慢性脾炎、乳癌、子宮癌、背痛、瘡病、神經機能病,其中以背痛、頭痛和月經痙攣最普遍。除外,百分之八十的婚姻失和,都是嬰靈所引起的,有時候更是家庭崩潰或毀滅的根本原因。(丙)佛教徒承認胚胎是人?佛教徒認為生命會依據每個人所累積的業而輪迴六道。

 

(三)親子關係是一項很重要的業緣,在佛教中,生命會經過四個階段輪迴於苦海。在韓國傳統中,小孩子一出生就算一歲,小孩子在子宮內十個月,被當做人,因為佛教鼓勵我們承認一切生命的尊嚴,視殺生命為最大的罪惡,我們佛教徒應該不惜任何代價保護胚胎的生命,我們必須為些在過去無法避免死亡的墮胎兒舉行超渡,以照亮他們未來的旅程。(甲)在寺院中供奉地藏王菩薩,並舉行超薦法會。(乙)以墮胎兒的名義,參加寺院內活動,譬如贊助寺院屋瓦,用墮胎兒的名義捐獻,幫墮胎兒做功德。以墮胎兒的名義造佛像。(丙)誦阿彌陀佛佛號及誦阿彌陀徑迴向給墮胎兒。(丁)定期誦地藏經迴向給墮胎兒。(丙丁任選一種)及定期懺悔。最重要的是嬰靈的母親應該為他們舉行超渡法會,讓他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她必須向埋在黑暗深淵中的小生命,致上深沉、衷心的道歉,而不是要求別人關心她的痛苦,如果沒時間參加法會,妙覺法師還有一項心理上的創新,要求信徒自己在家虔誠每天誦念阿彌陀佛,晚上要睡覺前,如有佛像就在佛像面前,如沒有佛像,可面對西方,稱念(合掌)南無阿彌陀佛十聲。再念迴向文:我弟子○○○願將今天念佛的功德迴向我的墮胎兒及法界一切眾生,請求阿彌陀佛接引他們去西方極樂世界,請阿彌陀佛慈悲化解墮胎兒與我之間的冤結,謝謝阿彌陀佛!(三稱)然後拜三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