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

白話翻譯

 

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奉詔譯

 

如是我聞。

 

這部經是我阿難親自聽佛陀宣講的。

 

一時佛在舍衛國衹樹給孤獨園。與大比丘二千五百人。菩薩摩訶薩三萬八千人俱。

 

有一天,釋迦牟尼佛在舍衛國,祇樹給孤獨園裡說法,在場的有佛陀的常隨弟子出家眾二千五百人,與大菩薩摩訶薩三萬八千人在一起聽法。

 

爾時。世尊引領大眾。直往南行。忽見路邊聚骨一堆。爾時。如來向彼枯骨。五體投地。恭敬禮拜。

 

這時,世尊引導並帶領大眾弟子,一直往南方行走,忽然看見路邊聚集枯骨一堆。那時候,如來就對著那些枯骨行大禮,以五體投地的方式,恭恭敬敬的頂禮膜拜。

 

阿難合掌白言。世尊。如來是三界大師。四生慈父。眾人歸敬。以何因緣。禮拜枯骨。

 

阿難尊者合掌向佛陀稟白說:「世上最尊貴的聖者!您是世間三界(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)堛漱j導師,是母胎、蛋卵、潮濕、變化(胎、卵、濕、化)四類眾生的慈父,為眾人所歸依敬仰,是由於什麼因緣,世尊您竟然頂禮膜拜這些枯骨呢?」

 

佛告阿難。汝等雖是吾上首弟子。出家日久。知事未廣。此一堆枯骨。或是我前世祖先。多生父母。以是因緣。我今禮拜。

 

佛陀告訴阿難尊者說:「你們雖然是我的上座首要弟子,出家修行的時日也很久了,但是所知道的事情還未廣博。這一堆枯骨,或者是我前世祖先的骨骸,或者是多生累世父母的遺骸。由於這個緣故,我今天才對著它們頂禮膜拜。」

 

佛告阿難。汝今將此一堆枯骨分做二分。若是男骨。色白且重。若是女骨。色黑且輕。

 

佛陀又告訴阿難尊者說:「你現今就將這一堆枯骨分做二份,如果是男人的骨骸,顏色會比較白而且比較重﹔如果是女人的骨骸,顏色則會比較黑而且比較輕。

 

阿難白言。世尊。男人在世。衫帶鞋帽。裝束嚴好。一望知為男子之身。女人在世。多塗脂粉。或薰蘭麝。如是裝飾。即得知是女流之身。而今死後。白骨一般。教弟子等。如何認得。

 

阿難尊者稟白佛陀說:「世尊!男人活著的時候,身上的衫褲、腰帶、鞋子、帽子等,裝束嚴整完好,一望就知道是一位男子漢的身份﹔女人活著的時候,大多塗抹胭脂面粉,或是薰染蘭香麝香,像這樣的裝飾打扮,立即就能夠知道那是女流的身份。而現今他們死了以後,男女白骨都是一般樣子,教我們弟子等,怎麼認得出是男是女呢?」

 

佛告阿難。若是男子。在世之時。入於伽藍。聽講經律。禮拜三寶。念佛名號。所以其骨。色白且重。世間女人。短於智力。易溺於情。生男育女。認為天職。每生一孩。賴乳養命。乳由血變。每孩飲母八斛四斗甚多白乳。所以憔悴。骨現黑色。其量亦輕。

 

佛陀告訴阿難尊者說:「如果是男子,在世的時候,多有進出伽藍佛寺,聽講佛經戒律,禮拜三寶(佛陀、佛法、僧眾),口念佛的名號,所以他的骨骸,顏色比較白而且比較重;世間的女人,大多短缺理智與腦力,容易沉溺於感情,把生男育女的事情,認為是她的天賦職責。每生一個小孩,都要依賴母乳來養活這嬰孩的生命,乳汁是由血液變成的,每一個小孩都吸吮了母體中比八斛四斗還要多的白乳,所以母體憔悴消瘦,死後骨骸現出黑色,它的重量也比較輕。」

 

阿難聞語。痛割於心。垂淚悲泣。白言。世尊。母之恩德。云何報答。

 

阿難尊者聽聞了佛陀的話,心媯h楚得有如刀割一般,垂下眼淚悲傷哭泣的稟白佛陀說:「世尊呀!母親的大恩大德,應該怎樣才能報答呢?」

 

佛告阿難。汝今諦聽。我當為汝。分別解說。母胎懷子。凡經十月。甚為辛苦。在母胎時。第一月中。如草上珠。朝不保暮。晨聚將來。午消散去。母懷胎時。第二月中。恰如凝酥。母懷胎時。第三月中。猶如凝血。母懷胎時。第四月中。稍作人形。母懷胎時。第五月中。兒在母腹。生有五胞。何者為五。頭為一胞。兩肘兩膝。各為一胞。共成五胞。母懷胎時。第六月中。兒在母腹。六精齊開。何者為六。眼為一精。耳為二精。鼻為三精。口為四精。舌為五精。意為六精。母懷胎時。第七月中。兒在母腹。生成骨節。三百六十。及生毛乳。八萬四千。母懷胎時。第八月中。生出意智。以及九竅。母懷胎時。第九月中。兒在母腹。吸收食物。所出各質。桃梨蒜果。五穀精華。其母身中。生臟向下。熟臟向上。喻如地面。有山聳出。山有三名。一號須彌。二號業山。三號血山。此設喻山。一度崩來。化為一條。母血凝成胎兒食料。母懷胎時。第十月中。孩兒全體一一完成。方乃降生。若是決為孝順之子。擎拳合掌。安詳出生。不損傷母。母無所苦。倘兒決為五逆之子。破損母胎。扯母心肝。踏母跨骨。如千刀攪。又彷彿似萬刃攢心。如斯重苦。出生此兒。更分晰言。尚有十恩。

 

佛陀告訴阿難尊者說:「你現在仔細聽著,我當會為你們分別說明清楚:母親懷胎,多數要經過十個月,是很辛苦的。胎兒在母腹的時候,第一個月堙A就像草上的露珠,清早出現,不一定能夠保存到晚上;早晨聚集而來,中午就消失散去。母親懷胎的時候,到第二個月,恰如凝聚的酥油。在母親懷胎的時候,在第三個月,胎兒猶如像凝聚的血團。在母親懷胎的時候,到第四個月,胎兒稍微長成人形。在母親懷胎的時候,到第五個月,胎兒在母親腹堙A已經生成有五部份的胞體,是那五部份呢?就是頭為一種胞體,兩隻手肘和兩條腿膝,各為一種胞體,一共成為五種胞體。在母親懷胎的時候,到第六個月,胎兒在母親的腹堙A六種精氣都已經齊全開通。是那六種呢?眼睛是第一種,耳朵是第二種,鼻子是第三種,口嘴是第四種,舌頭是第五種,心意是第六種。在母親懷胎的時候,到第七個月,胎兒在母親的腹堙A已經生成了筋骨關節,數目三百六十,並且生長毛孔,數目約在八萬四千。在母親懷胎的時候,到第八個月,胎兒就生成意識腦智,以及眼睛兩個瞳孔、兩個耳孔、兩個鼻孔、一個口腔、尿道和肛門等九個竅孔。在母親懷胎的時候,到第九個月,胎兒在母親的腹堙A已經能夠吸收食物,所吸收的都是出自各種物質,像桃子、梨子、蔥蒜、水果、五穀等的精華。在那母親的身體堙A生臟向下面,熟臟向上面,譬如在地面上,有山聳然突出,山有三個名號,第一個名號叫做須彌山,第二個名號叫做業山,第三個名號叫做血山。這些譬喻的山,一次崩塌下來,就化為一條,母親體內的血就凝集成了胎兒的食物。在母親懷胎的時候,到第十個月,孩兒的全部器官肢體都一一生長完成,方才降生下來。如果是決定做為孝順的孩子,出胎的時候會擎起拳頭做合攏手掌的狀態,而安祥順利的出生,不會損傷母親的身體,母親沒有太大痛苦。如果這孩兒決定是做為五逆不孝的孩子,出胎的時候就會破壞損傷母親的胎腹,雙手抓扯母親的心肝五臟,雙腳踏踢母親的胯下骨,使母親痛苦得像千把刀在攪動宰割,又彷彿好像萬把利刃集中刺進母親的心。像這樣受盡極重大的痛苦,才出胎生下這孩兒。如果更進一步分類明白的說,母親還有十大恩德。

 

第一。懷胎守護恩。第二。臨產受苦恩。第三。生子忘憂恩。第四。咽苦吐甘恩。第五。迴乾就濕恩。第六。哺乳養育恩。第七。洗濯不淨恩。第八。遠行憶念恩。第九。深加體恤恩。第十。究竟憐愍恩。

 

第一是母親懷胎的時候對胎兒守衛愛護的恩德;第二是臨盆生產受盡苦楚的恩德;第三是生下孩子就忘記所有痛苦的恩德;第四是自己咽下苦澀,吐出甘甜給與愛兒的恩德;第五是迴施乾淨給與孩兒而自己將就污濕的恩德;第六是哺餵乳奶和撫養教育的恩德;第七是替孩兒洗濯屎尿不淨的恩德;第八是孩兒外出遠行,慈母在家掛心憶念的恩德;第九是對孩兒深深加以體諒撫恤的恩德;第十是終生直到究竟都沒有窮盡對孩兒憐愛愍念的恩德。

 

第一。懷胎守護恩。頌曰

累劫因緣重。今來托母胎。月逾生五臟。七七六精開。

體重如山岳。動止劫風災。羅衣都不掛。妝鏡惹塵埃。

 

第一、懷胎時守衛愛護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累世長劫造因結緣深重,今生才來寄托母親懷胎;

月又一月逾過才生五臟,再過七個七天六精才開。

胎兒體重壓力就像山岳,胎一動一止像壞劫風災;

母為胎兒羅衣都不想掛,化妝鏡台也惹蓋了塵埃。

 

第二。臨產受苦恩。頌曰

懷經十個月。難產將欲臨。朝朝如重病。日日似昏沈。

難將惶怖述。愁淚滿胸襟。含悲告親族。惟懼死來侵。

 

第二、臨盆生產受苦楚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母親懷胎經過滿十個月,苦難的生產即將要來臨;

早晨起床就像生了重病,天天神情悶重好似昏沉。

難將惶恐怖畏心情訴述,哀愁眼淚流滿胸前衣襟;

語調含悲告訴親族家人,惟獨懼怕死神奪兒來侵。

 

第三。生子忘憂恩。頌曰

慈母生兒日。五臟總張開。身心俱悶絕。血流似屠羊。

生已聞兒健。歡喜倍加常。喜定悲還至。痛苦徹心腸。

 

第三、生了兒子忘記憂苦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當慈母生產兒子的日子,五臟總都像要破裂撕開;

身體心神幾要悶絕而死,鮮血直流好似屠宰豬羊。

生下以後聽聞愛兒安健,心情歡喜更加倍於往常;

歡喜暫歇然而悲痛又到,難忍痛苦又在貫徹心腸。

 

第四。咽苦吐甘恩。頌曰

父母恩深重。顧憐沒失時。吐甘無稍息。咽苦不顰眉。

愛重情難忍。恩深復倍悲。但令孩兒飽。慈母不辭饑。

 

第四、咽下苦味吐出甘甜給與愛兒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父母恩德高深且又重大,照顧憐愛從不疏忽失時;

吐甘餵兒沒有稍作停息,自己嚥下苦澀從不皺眉。

愛重為兒心情愁苦難忍,恩情深憂心又加倍傷悲;

但望能令孩兒吃飽滿足,慈母不辭自願挨餓受饑。

 

第五。迴乾就濕恩。頌曰

母願身投濕。將兒移就乾。兩乳充饑渴。羅袖掩風寒。

恩憐恆廢枕。寵弄纔能歡。但令孩兒穩。慈母不求安。

 

第五、迴兒於乾自己就濕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母親甘願自身投於污濕,而將愛兒移就於淨且乾;

兩個母乳專為兒充饑渴,輕羅衣袖用來掩兒風寒。

恩愛憐惜痡`廢枕不眠,寵愛逗弄纔能感到心歡;

但願能令孩兒獲得安穩,慈母總不為己尋求平安。

 

第六。哺乳養育恩。頌曰

慈母像大地。嚴父配於天。覆載恩同等。父娘恩亦然。

不憎無怒目。不嫌手足攣。誕腹親生子。終日惜兼憐。

 

第六、哺餵乳奶撫養教育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慈母讓兒依靠就像大地,嚴父養育兒女可配於天;

天覆地載養育萬物恩同,父母養兒恩德也是同然。

不厭醜陋更無怨恨怒目,不棄孩兒手足罹患痙攣,

對從母腹誕生親生子女,好壞都是整天珍惜愛憐。

 

第七。洗滌不淨恩。頌曰

本是芙蓉質。精神健且豐。眉分新柳碧。臉色奪蓮紅。

恩深摧玉貌。洗濯損盤龍。只為憐男女。慈母改顏容。

 

第七、洗濯兒屎尿不淨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母體本來就像荷花芙蓉,精神氣色原本健壯且豐;

兩眉分開就像新柳翠碧,紅顏臉色勝奪蓮花粉紅。

對兒恩愛深深摧殘玉貌,洗濯不淨損傷手盤五龍;

只為憐愛男孩以及女兒,慈母手粗臉皺改變顏容。

 

第八。遠行憶念恩。頌曰

死別誠難忍。生離實亦傷。子出關山外。母憶在他鄉。

日夜心相隨。流淚數千行。如猿泣愛子。寸寸斷肝腸。

 

第八、兒女遠行深重憶念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死亡永別母心誠屬難忍,在生離家著實亦感悲傷;

兒子遠行度出關隘山外,母憶掛念擔心遙遠他鄉。

日夜母心相隨離家遊子,其心擔憂流淚已數千行;

如同猿猴哭泣離別愛子,傷心難過寸寸哭斷肝腸。

 

第九。深加體恤恩。頌曰

父母恩情重。恩深報實難。子苦願代受。兒勞母不安。

聞道遠行去。憐兒夜臥寒。男女暫辛苦。長使母心酸。

 

第九、深加體貼和撫恤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父母對兒恩情極其重大,恩德深重報恩實在困難;

子受苦難父母願代替受,孩兒辛勞母心疼惜不安。

聽聞子女就要遠行出去,憐愛兒心夜臥深覺孤寒;

男孩女兒短暫受到辛苦,就會長時使令父母心酸。

 

第十。究竟憐愍恩。頌曰

父母恩深重。恩憐無歇時。起坐心相逐。近遙意與隨。

母年一百歲。常憂八十兒。欲知恩愛斷。命盡始分離。

 

第十、究竟無窮憐愍的恩德,偈頌說:

 

父母恩德高深且又重大,給兒恩惠憐愛無停歇時;

起立坐下母心都相跟逐,接近或是遙遠掛念共隨。

老母年齡即使已一百歲,仍然常常擔憂八十歲兒;

想知對兒恩愛何時斷絕,命盡死了恩愛心才分離。」

 

佛告阿難。我觀眾生。雖紹人品。心行愚蒙。不思爹娘。有大恩德。不生恭敬。忘恩背義。無有仁慈。不孝不順。阿娘懷子。十月之中。起坐不安。如擎重擔。飲食不下。如長病人。月滿生時。受諸痛苦。須臾產出。恐已無常。如殺豬羊。血流遍地。受如是苦。生得兒身。咽苦吐甘。抱持養育。洗濯不淨。不憚劬勞。忍寒忍熱。不辭辛苦。乾處兒臥。濕處母眠。三年之中。飲母白血。嬰孩童子。

 

佛陀又告訴阿難尊者說:「我觀察到很多眾生,雖然傳承了做為人子的品格,良心善行卻受愚癡蒙蔽,不思念父母爹娘,於生育兒女有大恩德,不產生恭敬父母的心,忘了父母的恩德又違背了人子的道義,沒有仁愛慈悲的心腸,忤逆不孝不順從父母。做母親的阿娘懷孕生子,在十個月懷胎的期間中,起立坐下都感到不安,像擎負著重擔,三餐飲食也吃不下,就像患了長期疾病的人。十月期滿臨盆生產的時候,受盡諸般的痛苦,在片刻的須臾間已產出嬰兒,心又恐懼無常死神又要來侵奪。這時就像宰殺了豬羊,母體血流遍滿地面。受了像這樣的苦楚,才生產得到孩兒身體,從此自己吞嚥苦澀而吐出甘味來餵食愛兒,懷抱扶持養育嬰兒。為兒洗濯屎尿等不乾淨的穢物,不憚畏辛勞。自己忍受著寒冷忍受著炎熱,不推辭任何辛苦。乾淨的地方讓愛兒睡臥,尿濕污穢的地方慈母自己躺著睡眠。哺乳餵奶的三年期間中,孩子都是喝飲母體白色鮮血的乳汁。

 

乃至成年。教導禮義。婚嫁營謀。備求資業。攜荷艱辛。懃苦百倍。不言恩惠。

 

從嬰孩撫養成少年的童子,乃至成年壯大,教導處世的禮節義理,為兒女完成婚姻嫁娶,幫助孩子經營事業謀生,多方謀求資財和業務,提攜子女並荷負重擔是非常艱難辛苦,雖然殷懃受苦幾百倍,也不說起自己對兒女的恩惠。

 

男女有病。父母驚憂。憂極生病。視同常事。子若病除。母病方愈。如斯養育。願早成人。及其長成。反為不孝。尊親與言。不知順從。應對無禮。惡眼相視。

 

男孩女兒有了病,父母心奡N驚慌擔憂,常為兒女擔憂至極而生病,卻把自己的病視同很平常的事情。子女如果病患除去好了,父母因為擔憂所引起的病也才痊癒好了起來。像這樣辛苦的養育,但願兒女早日長大成人。可是有些兒女等到他們長大成人,不但不報答父母恩德反而忤逆不孝,本應受到尊敬的父母雙親對他說話,都不知道應該順從父母的意思,面對父母應答對話毫無禮貌,甚至用兇惡的眼光相向仇視。

 

欺凌伯叔。打罵兄弟。毀辱親情。無有禮義。雖曾從學。不遵範訓。父母教令。多不依從。兄弟共言。每相違戾。出入來往。不啟尊堂。言行高傲。擅意為事。父母訓罰。伯叔語非。童幼憐愍。尊人遮護。漸漸成長。狠戾不調。不伏虧違。反生瞋恨。棄諸親友。朋附惡人。習久成性。認非為是。

 

在家族中欺負凌辱上輩的伯父叔,打罵同胞的兄弟,毀傷侮辱親族情誼,言行絲毫沒有禮貌仁義。雖然曾經從老師讀書學習,可是不遵守規範訓誨;父母的教訓命令,多不依照所說順從去做;兄弟共同勸勉,每每相互違逆敵對,出外入內朋友來往,都不會啟稟告知父母。言語行為自傲自大,擅出主意胡作非為。從小做錯受父母教訓處罰,或伯父叔父說他的不對,由於孩童年幼使人憐愛愍惜,長輩們就遮掩袒護他,孩子漸漸成年長大,成了兇狠暴戾而不能調伏,不承認自己所犯下虧心違法的罪行,反而心生瞋怒怨恨,棄絕那些親人益友,而去交結依附歹徒惡人做朋友,習慣久了成了惡性,顛倒是非認為非法犯罪是應該。

 

或被人誘。逃往他鄉。違背爹娘。離家別眷。或因經紀。或為政行。荏苒因循。便為婚娶。由斯留礙。久不還家。或在他鄉。不能謹慎。被人謀害。橫事鉤牽。枉被刑責。牢獄枷鎖。或遭病患。厄難縈纏。囚苦饑羸。無人看待。被人嫌賤。委棄街衢。因此命終。無人救治。膨脹爛壞。日暴風吹。白骨飄零。寄他鄉土。便與親族。歡會長乖。違背慈恩。不知二老。永懷憂念。或因啼泣。眼暗目盲。或因悲哀。氣咽成病。或緣憶子。衰變死亡。作鬼抱魂。不曾割捨。

 

或者被人拐騙誘惑,逃往遙遠的他鄉,違別背棄自己的爹娘父母而不顧,離了家人別了眷屬。或者因為經商買賣,或為官府政事遠行,時光荏苒而過因循耽誤未歸,便不經父母同意在外結婚娶妻,由於這樣停留在外阻礙歸程,長久不能還家照顧父母。或在他鄉異國,自己不能夠小心謹慎,被壞人用計謀陷害,橫禍官事鉤纏牽連,被官府冤枉而用刑責罰,或被關入牢獄用木枷套住頸項,用手銬腳鐐鎖住手腳。或遭遇到疾病禍患,被災厄苦難縈繫纏身,成了囚犯被人拘禁受苦饑餓消瘦羸弱,沒有親人看顧招待,或被人嫌他穢賤,拋棄於街頭馬路,因此直到命終氣絕,都沒有親人去救助治療,而且死在野外,身體膨脹臭爛腐壞,一直受到太陽曝晒雨打風吹,終於白骨飄零沒有人收埋,寄魂他鄉異土,便和親人家族永遠長別乖違,而且違背辜負父母慈愛養育的恩德和寄望。在外不知道父母二位老人在家,對遊子永遠懷著擔憂和思念。父母或因思念子女長期啼哭悲泣,眼睛漸暗而目盲失明;或因傷心悲哀過度,悶氣嗚咽而成疾病;或緣於憶念愛子,萬念俱灰無心事業而家道衰落導致災變而死亡,雖然死了做鬼,也都仍然不曾割斷捨棄愛兒之心。

 

或復聞子。不崇學業。朋逐異端。無賴粗頑。好習無益。鬥打竊盜。觸犯鄉閭。飲酒樗蒲。姦非過失。帶累兄弟。惱亂爹娘。晨去暮還。不問尊親。動止寒溫。晦朔朝暮。永乖扶侍。安床薦枕。並不知聞。參問起居。從此間斷。父母年邁。形貌衰羸。羞恥見人。忍受欺抑。

 

或又聽聞兒子,不崇尚學問事業,追隨壞朋友惹生異端,成了無賴的遊民,粗野頑劣,喜好學習有害無益的壞事,整天鬥爭打架偷竊或做搶劫的強盜,觸惱侵犯鄉里百姓,飲酒賭博,作奸犯科為非作歹,犯了很多罪惡過失,連帶的拖累了同胞兄弟,惱怒擾亂了爹娘父母的心。早晨出去遊蕩,暮晚半夜才歸還,從不關心過問父母雙親他們的起居行動或寒凍溫暖。月尾月初朝晨暮晚,永遠乖違了做為人子扶持侍奉年老雙親的義務。父母安眠的床舖草蓆枕頭,也都不去過問瞭知關懷,然而參謁問候父母的飲食起居,從此間斷消失。父母年邁老病,形體容貌衰老消瘦羸弱,家中出了不孝子,父母羞恥不敢出門見人,而忍受著旁人的恥笑指責與欺負。

 

或有父孤母寡。獨守空堂。猶若客人。寄居他舍。寒凍飢渴。曾不知聞。晝夜常啼。自嗟自歎。應奉甘旨。供養尊親。若輩妄人。了無是事。每作羞慚。畏人怪笑。

 

或有的母親已死父守寡或父已死母孤單,孤獨寂寞的守著空堂冷室,猶如不認識的外來客人,寄居在別人的屋舍,受著寒冷冰凍饑餓口渴,兒女都不曾去聽聞瞭知過問。可憐的老人於白天夜晚常常悲傷啼哭,自己感慨命不好而獨自嘆息。兒女本應奉上甘旨美味,供給侍養父母雙親,可是像這輩妄動不孝的人,到頭終了卻沒做半件孝順事。父母為此每每想起就羞恥慚愧而感嘆,畏懼別人責怪恥笑而不敢見人。

 

或持財食。供養妻兒。忘厥疲勞。無避羞恥。妻妾約束。每事依從。尊長瞋呵。全無畏懼。

 

有的拿著錢財美食,供給養育自己的妻子兒女,忘了所有的疲倦辛勞,但卻冷落父母,沒有畏避被人羞罵恥笑不孝的心。妻子美妾所約束的話,大小每一件事情都必定依照順從;而對父母或長輩的瞋怒呵責,完全沒有一點畏懼尊重。

 

或復是女。適配他人。未嫁之時。咸皆孝順。婚嫁已訖。不孝遂增。父母微瞋。即生怨恨。夫婿打罵。忍受甘心。異姓他宗。情深眷重。自家骨肉。卻以為疏。或隨夫婿。外郡他鄉。離別爹娘。無心戀慕。斷絕消息。音信不通。遂使爹娘。懸腸掛肚。刻不能安。宛若倒懸。每思見面。如渴思漿。慈念後人。無有休息。父母恩德。無量無邊。不孝之愆。卒難陳報。

 

或者又有女兒,嫁到夫家,在還未嫁出去的時候,都很孝順親生父母;結婚嫁出去以後,不孝之心遂而增加。父母稍微瞋怒責罵,女兒心塈Y刻產生怨恨;做她丈夫的女婿再怎麼打罵她,她卻能忍受甘心。對丈夫家不同姓氏的別家宗親,眷屬情愛深重,而對自己老家親生父母骨肉,卻疏遠忘掉。有的女兒或跟隨她的夫婿,住到遙遠的外郡他鄉,離別了親生的父母爹娘,卻毫無依戀思慕親生父母,從此斷絕了消息,一點寄音書信都不通報。遂使父母爹娘,日夜思念而懸腸掛肚,每一時刻都不能夠安下心來,那日子的難過就像身體被顛倒懸掛著。每天思念想要見面,就像喉嚨乾渴在思念水漿。父母慈心思念兒女,永遠沒有休止停息。父母的大恩大德,無法計量沒有邊際;兒女不孝的罪愆,到最終都很難陳述報告得了。」

 

爾時。大眾聞佛所說父母重恩。舉身投地。搥胸自撲。身毛孔中。悉皆流血。悶絕躄地。良久乃蘇。高聲唱言。苦哉。苦哉。痛哉。痛哉。我等今者深是罪人。從來未覺。冥若夜游。今悟知非。心膽俱碎。惟願世尊哀愍救援。云何報得父母深恩。

 

那時候,大眾弟子聽聞了佛陀所說父母的深重恩德,感動得舉起全身投伏地面,有的用手搥著胸部自己撲打自責,身體的毛孔堙A都流出了鮮血,悶絕暈倒於地,腳跛不能行動,過了很久才甦醒,於是高聲喊叫說:「苦惱呀!苦惱呀!痛心呀!痛心呀!我們今天都是罪孽深重的人了!從來未曾發覺父母恩德,心媟M暗得像一個夜遊的人;今天才覺悟了知過去不孝的錯誤,痛苦難過得心臟肝膽都要碎裂。唯一祈願世尊哀憐愍念拯救援助我們,指示我們怎樣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呢?」

 

爾時。如來即以八種深重梵音。告諸大眾。汝等當知。我今為汝分別解說。假使有人。左肩擔父。右肩擔母。研皮至骨。穿骨至髓。遶須彌山。經百千劫。血流沒踝。猶不能報父母深恩。

 

這時候,如來就用極好的聲音、柔美的聲音、和氣安適的聲音、尊貴智慧的聲音、不帶女人音的聲音、不誤言的聲音、深遠宏亮的聲音、不啞竭的聲音等八種佛所證得深遠隆重的清淨梵音,告訴諸位大眾弟子說:「你們應當知道,我今天就為你們分門別類來解說:假使有一個人,左邊的肩膀上挑擔著父親,右邊的肩膀上又挑擔著母親,兩肩重擔研破皮肉以至見骨,甚至磨穿肩骨見到骨髓,繞著須彌山行走,這樣經過幾百幾千個長劫時間,即使血流滿地,淹沒了腳跟足踝,還是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。

 

假使有人。遭飢饉劫。為於爹娘。盡其己身。臠割碎壞。猶如微塵。經百千劫。猶不能報父母深恩。

 

假使有一個人,遭遇到荒年受著饑饉挨餓的災劫,惟恐爹娘父母餓死,將自己全身切割成碎塊的肉醬,就像微細塵埃那麼細碎來讓父母充饑,像這樣經過幾百幾千個長劫時間,還是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。

 

假使有人。為於爹娘。手執利刀。剜其眼睛。獻於如來。經百千劫。猶不能報父母深恩。

 

假使有一個人,想要布施供佛為父母爹娘求福添壽,手堸鶖鳥U利的刀劍,剜挖自己的眼睛,奉獻給如來,生生世世都這樣做,經過了幾百幾千個長劫時間,還是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。

 

假使有人。為於爹娘。亦以利刀。割其心肝。血流遍地。不辭痛苦。經百千劫。猶不能報父母深恩。

 

假使有一個人,為了自己的父母爹娘,也用銳利的刀刃,割下他自己的心臟肝臟,鮮血流出遍滿地上,都不會畏怯推辭痛苦,生生世世都這樣做,經過了幾百幾千個長劫時間,還是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。

 

假使有人。為於爹娘。百千刀戟。一時刺身。於自身中。左右出入。經百千劫。猶不能報父母深恩。

 

假使有一個人,為了自己的父母爹娘,受到百千把刀劍或槍戟,同一時刻刺進身體,並在自己的身體堙A從左右兩邊出入刺殺,這樣經過幾百幾千個長劫時間,還是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。

 

假使有人。為於爹娘。打骨出髓。經百千劫。猶不能報父母深恩。

 

假使有一個人,為了自己的父母爹娘,打斷筋骨流出骨髓,生生世世都這樣做,經過幾百幾千個長劫時間,還是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。

 

假使有人。為於爹娘。吞熱鐵丸。經百千劫。遍身焦爛。猶不能報父母深恩。

 

假使有一個人,為了自己的父母爹娘,吞下燒熱的鐵丸,經過了幾百幾千個長劫時間,遍滿全身都燒焦腐爛,還是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。」

 

爾時。大眾聞佛所說父母恩德。垂淚悲泣。痛割於心。諦思無計。同發聲言。深生慚愧。共白佛言。世尊。我等今者深是罪人。云何報得父母深恩。

 

這時候,大眾弟子聽聞了佛陀所說父母的大恩大德,都垂下眼淚悲傷的哭泣,痛心疾首就像利刀割心。詳細思考都想不出報答父母深恩的好計策,於是共同發出聲音說話,心堬`深的生起慚愧心,大家共同稟白佛陀說:「世上最尊的聖者!我們今天都是不孝罪很深的人,究竟要怎樣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呢?」

 

佛告弟子。欲得報恩。為於父母書寫此經。為於父母讀誦此經。為於父母懺悔罪愆。。為於父母供養三寶。為於父母受持齋戒。為於父母布施修福。若能如是。則得名為孝順之子。不做此行。是地獄人。

 

佛陀告訴弟子們說:「想要報答得了父母的深恩,應該為自己父母書寫這一本經典,為父母讀誦這一本經典,在佛前為父母懺悔一切罪愆,為父母去佛寺奉獻供養代表佛教的佛陀、佛法、僧眾等三寶,為父母皈依素食持齋受戒,為父母布施行善救濟孤苦貧困,來修增父母福壽。如果能夠像這樣去做,就可以叫做孝順的子女;不做這些善行的人,就是不孝子,將來必定是墮地獄的人。」

 

佛告阿難。不孝之人。身壞命終。墮於阿鼻無間地獄。此大地獄。縱廣八萬由旬。四面鐵城。周圍羅網。其地亦鐵。盛火洞然。猛烈火燒。雷奔電爍。烊銅鐵汁。澆灌罪人。銅狗鐵蛇。恆吐煙火。焚燒煮炙。脂膏焦燃。苦痛哀哉。難堪難忍。鉤竿槍槊。鐵鏘鐵串。鐵槌鐵戟。劍樹刀輪。如雨如雲。空中而下。或斬或刺。苦罰罪人。歷劫受殃。無時暫歇。又令更入餘諸地獄。頭戴火盆。鐵車碾身。縱橫駛過。腸肚分裂。骨肉焦爛。一日之中。千生萬死。受如是苦。皆因前身五逆不孝。故獲斯罪。

 

佛陀告訴阿難尊者說:「忤逆不孝父母的人,命終體壞時,就墮入阿鼻無間地獄去飽受苦刑。這一個大地獄,縱橫長廣有八萬由旬那麼大,四面圍著很高的鐵城,四周上面都圍著牢固的羅網。那地面上也是鐵質,盛大的猛火上下通徹的燃燒著,猛烈的火焰到處焚燒著,霹靂的雷聲遍人奔跑,閃電不斷的閃爍著。地獄堛漫]叉鬼烊化了銅鐵的紅汁、澆灌著受苦刑的罪人;銅狗鐵蛇一直不斷吐出煙和火,或焚燒或煮炙著罪人,使罪人身體的脂肪膏油焦爛而燃燒起來,苦痛哀哭,難以堪當難以忍受。半空中有掛鉤的大鉤竿,又有尖鎗長矛飛下來刺殺罪人、滿獄鐵聲鏗鏘,鐵器連串,鐵槌和尖槍鐵戟,劍樹和輪刀利器,滿空飛馳,多得像下雨又像雲霖,由空中射下來,或用刀斬或用矛刺,苦慘的刑罰著罪人,這樣經歷了很多長劫的時間還在受著苦刑的災殃,而且沒有片刻可以暫時休歇。接著又令這些罪人進入其餘的各種地獄繼續受苦刑,或頭上戴著燃燒的火盆,或用鐵車碾壓罪人的身體,或南北或東西縱橫碾壓而過,使罪人的腸肚都分開碎裂,骨頭和皮肉都燒焦腐爛,在一天的時間堙A就經過幾千萬次的苦刑,死去了,忽然經過風吹水淋而又甦醒活來。他們之所以會受到如此悽慘的苦刑,都是因為前生在世的時候犯了殺害父親、殺害母親、殺害證了阿羅漢果的聖者、破壞佛寺和合的僧眾、損傷佛身使佛流血等五種大逆不道和不孝,所以獲得這麼重的罪苦。」

 

爾時。大眾聞佛所說父母恩德。垂淚悲泣。告於如來。我等今者。云何報得父母深恩。

 

這時候,大眾弟子聽聞了佛陀所說父母的大恩大德,都垂下眼淚悲傷的哭泣,請示於如來說:「我們現今,應該怎樣才能報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呢?」

 

佛告弟子。欲得報恩。為於父母造此經典。是真報得父母恩也。能造一卷。得見一佛。能造十卷。得見十佛。能造百卷。得見百佛。能造千卷。得見千佛。能造萬卷。得見萬佛。是等善人。造經力故。是諸佛等。常來慈護。立使其人。生身父母。得生天上。受諸快樂。離地獄苦。

 

佛陀告訴弟子們說:「想要真正報答得了父母的大恩,最好就是為父母書寫印造這一部經典,這才真正能夠報答得了父母養育的大恩呀!能夠印造這部經典一本,就能遇見一位佛;能夠印造十本,就能遇見十位佛;能夠印造一百本,就能遇見一百位佛;能夠印造一千本,就能遇見一千位佛;能夠印造一萬本,就能遇見一萬位佛。這些孝順而善心的人,因為印造佛經所得功德力量的緣故,這些諸佛們,都會痡`來用慈光照護,立即使這些人和生育他們的父母,都能生到天上,享受著各種快樂,而脫離地獄的罪苦。」

 

爾時。阿難及諸大眾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侯羅伽、人非人等、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及諸小王。轉輪聖王。是諸大眾聞佛所言。身毛皆豎。悲泣哽咽。不能自裁。各發願言。我等從今盡未來際。寧碎此身猶如微塵。經百千劫。誓不違於如來聖教。寧以鐵鉤拔出其舌。長有由旬。鐵犁耕之。血流成河。經百千劫。誓不違於如來聖教。寧以百千刀輪。於自身中。自由出入。誓不違於如來聖教。寧以鐵網周匝纏身。經百千劫。誓不違於如來聖教。寧以剉碓斬碎其身百千萬段。皮肉筋骨悉皆零落。經百千劫。終不違於如來聖教。

 

這時候,阿難尊者以及諸位大眾弟子,乃至阿修羅、迦樓羅金翅鳥、歌神緊那羅、地龍摩侯羅伽、似人非人等、天神、龍眾、夜叉鬼、樂神乾闥婆,以及諸位小國王、轉輪聖王等等,這些廣大的群眾聽聞了佛陀所說的話,身體的毛髮都豎立起來,內心愧疚而悲傷哭泣哽咽,不能自止,於是在佛前各人發出誓願說:「我們從今天起以至窮盡未來時世的邊際,寧可粉碎這個身體就像微細塵埃那麼細碎,這樣經過幾百千個長劫時間,都立誓決不違背於如來神聖的教誨而不孝;寧可被鐵鉤拔出舌頭,拉得有一由旬那麼長,再被鐵犁在舌上耕犁,鮮血流成一條河,像這樣經過幾百千個長劫時間,也立誓決不違背於如來神聖的教誨而不孝,寧可被幾百千個轉動的刀輪,在自己的身體中自由出入刺砍,也立誓決不違背於如來神聖的教誨而不孝;寧可被鐵網從四周圍匝繞纏絞著身體,經過幾百千個長劫時間,也立誓不違背於如來神聖的教誨而不孝;寧可被剉刀斬磨搗碎身體成百千萬段,皮肉筋骨盡都零散脫落,像這樣經過幾百千個長劫時間,到最終仍然立誓決不違背於如來神聖的教誨而不孝。」

 

爾時。阿難從於坐中安詳而起。白佛言。世尊。此經當何名之。云何奉持。

 

這時候,阿難尊者從座位當中安祥的起立,請示佛陀說:「世尊!這一本經典應當用什麼名字來稱呼呢?應該怎樣去奉行和受持呢?」

 

佛告阿難。此經名為父母恩重難報經。以是名字。汝當奉持。

 

佛陀告訴阿難尊者說:「這一本經典名字叫做『父母恩重難報經』,就用這個名字,你們應當依照此經奉行和受持!」

 

爾時。大眾、天人、阿修羅等。聞佛所說。皆大歡喜。信受奉行。作禮而退。

 

這時候,大眾弟子們、天人以及阿修羅等天龍八部眾,聽聞了佛陀所說的話,都生起很大的歡喜心,信仰接受,遵奉實行,一一行禮而退去。